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来了终于来了(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来了终于来了(四)

    “目标接近大转盘,目标已经抵达大转变,目标过了大转盘正在朝村落方向抵近……”华表一句接着一句,准确迅速将搞出观察道的情况与下方队友汇报。

    他就是大家的眼睛,他哦每一个消息无不牵动队员们的心。

    过了大转盘就意味着陌生车队已经进入到了己方队伍视野范围。

    老赵窝在墙角,探眼朝外看去。

    透过窥望孔熟悉的一幕再次出现,五辆集卡正雄武着身形朝村落这边靠近。

    不过呢,车队没有拐弯,而是径直向前,这个情况给了老赵一丝“侥幸”可能。

    他的心下不住在想,对方会不会正的就只是夜里行动的陌生车队呢?

    他们或许仅仅就是路过而已,并非是冲着己方村落来的。

    那么要证明这点最好的确定办法就是继续查看车队下一步动作。

    如果车队直接从村前过去,那么毫无疑问,老赵的心底“侥幸”是正确的。

    反之……就是大战序幕的开启。

    吸了口气,老赵目光紧盯外面车辆动向。

    手台内,华子的通报仍在准确无误从耳机内送达。

    所有人皆是凝神注意着车队行进方向。

    大地在五辆“巨兽”怒吼下颤动不止,一抹难以言表的压抑笼罩在胜利者守卫团队上空。s

    “吱呀”伴着一声扎耳的轮毂摩挲声,紧接集卡驻停特有的气压释放在郊野响起。

    五声“哀鸣”后,五个“巨兽”在其众人驱动下相继停了下来。

    而他们所停位置,不偏不倚,正是胜利者联盟村落正前方。

    换而言之,胜利者联盟团队最不愿看到的情况到底还是发生了。

    眼眸微微眯起,老赵的眉头“川”字尽显。

    无疑,他的“侥幸”没能“得逞”。

    华表的声音随即便是从手台中急促传出:“大家注意,目标车辆已经停下!重复目标车辆已经停下!地点就在我方村外乡路!”

    无需华表报告提醒,所有胜利者联盟队员全都透过窥望孔看的清楚。

    在见得外面车队驻停后,队员们几乎是下意识握紧了枪把,做好了战斗准备。

    “大家注意,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开枪!!”华表话音落下,林俊夫紧接冒出这么一句吩咐。

    这不是林俊夫心血来潮无聊为之,他这么做,无非出于两个原因。

    第一,老林还是希望能在等等,他想在更进一步确认对方身份。

    毕竟,对方虽然的确是车停己方村子跟前,但这并不一定就说明对方是要打击报复自己的末日救亡复兴会队伍。

    或许人家仅仅只是停下休息,或许是车辆出现问题抛锚暂时无法前行,亦或是看到这边村落出于好奇驻停观望。

    总之,老林觉着己方时下不应当以先入为主观念着急做出判断。

    不然,万一因为错误判断弄巧成拙和对方起了冲突,那岂不是白白给己方树立一个根本没必要对头?

    除此之外,现在开枪还射击一个准度,精度问题。

    己方队员射击什么水平老林还是清楚的,自己这边兄弟那打枪都是半吊子。

    尽管过去一段时间因为一些这样那样事情,胜利者联盟队员用枪次数上升,但即便如此,大家伙也仅仅是习惯了用枪,可轮到实际准头还是跟华表等职业军人没法比拟。

    所以在敌人身份没有切实确认,且进入到合理射击范围前,胡乱射击只会徒劳浪费己方弹药。

    而弹药是胜利者联盟团队目前抗击外敌必要物资储备。

    每一发都极为珍贵,容不得队伍随意浪费。

    老林把华子原本想说的东西全部一股脑脱出了,这倒省去了华表再行开口麻烦。

    他将全部精力解释投入到了前方车队上。

    “华子,怎么样,你那边能看清他们动作吗?”

    老赵焦促发问,华表未有回答,而是着拿望远镜朝车队驾驶座瞧望。

    因为只有那里有可能探查对方行动。

    可是夜色黑沉,加上对方车窗都贴有贴膜,令的华表根本没法窥探内里情况。

    “没办法,他们车子都贴了车模,我这边看不清里面情况。”如实把自己这边情况与下面回复。

    老赵听罢,紧接问道:“那他们有没有啥动作?有人下来吗?”

    “没有!目前暂时什么动静都没有!”华表如实汇报。

    听罢老赵拿过望远镜朝外望了望。

    果然,村前公路什么都没有。

    除了五辆呈纵队排列的集卡长龙外,压根连个鬼影都没有。

    可就在这个时候,老赵手台内华表声音慕的传来:“等一下!!”

    “怎么了?”

    “有情况!”

    “什么情况!?”

    短暂安静,老赵有些焦急重复:“喂!华子,什么情况啊?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华表自然是看到了一些情况,要不然他也不会这般紧蹙呼喝。

    着拿着望远镜,镜头中,华表发现车头位置有些颤动。

    毫无疑问,这动静肯定是内里人员搞出的。

    那么对方在干什么呢?

    华表蹙眉探身试图能进一步看清车体内部情况。

    可问题,该死的车膜就似是一堵高墙横在那里叫华表根本无从透过窥探。

    “华子,听到请回话,华子!”

    手台内老赵的催促仍在继续。

    只是此刻华表注意力全都在前方车辆车头位置,根本没功夫搭理老赵的询问。

    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对方听到了老赵的疑惑,华表发现对方车辆右侧车门被从内推开了。

    见得此点,他的精神为止一震,当下放下望远镜,撩过旁侧狙击步枪,在给老赵回了句:“对方开门后!”

    便是架枪探眼瞄了过去。

    枪口移转,华表将狙击镜简单调了调。

    聚焦完全后,华表目光微凝。

    这时,不出意外的,老赵询问紧随其后“有人下来吗?几个人?”

    照旧没有立刻回答,华表眼睛紧紧盯着狙击镜头的车头位置。

    在这儿,底下队员无法看到的事儿,他凭借居高零下优势,全然能够看到。

    现在想来,也得亏当初团队有先见之明提前整了个瞭望塔楼,否则时下遇到这样情况,还真就抓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