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来了终于来了(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来了终于来了(五)

    华表那边迟迟不回复,老赵心下可是乱做一团乱麻。

    不止是老赵,时下下面驻防队员,心理都带着复杂情绪。

    毕竟,不知道的时候无所谓。

    现在既然华子已经给出了车辆门开这个消息,大家很自然着急想要知道结果。

    要知道,对方此行人数那可是直接关系战斗状况。

    “有一个人从车里下来了!”狙击镜内,华子终于是看到了一个活物。

    那一个男人,毫无疑问他应该就是车辆司机。

    只是叫华表奇怪的是,他为什么从侧门出来。

    而就在华表对此狐疑和之际,后方车辆也是6续有人从车内跳下。

    华表赶紧是移转枪口追踪看去,居然这些人皆是从车辆右侧车门跳下。

    “华子,听到请回话!华子,又听到我话吗?”

    老赵的催促近乎疯狂,无奈,华表只能是回了句:“对方现在有五个人从车里下来。”

    “五个人?”

    一听这话,老赵明显一愣。

    显然华表口中所报数字与老赵心下所想完全不同,准确来是差距太大。

    对方怎么可能只有五个人!?

    难道他们真的只是路过的车队?

    “他们有什么动作不?带着疑问,老赵征询。

    这个问题何尝不是华表现在想探知的。

    可是……

    等一下!!

    着枪探望的华表眼眸突然放亮。

    处在高处的他可以清楚看到车后一切。

    下车后的男人显得很焦急,其中一人拿着手台在进行联系。

    华表移动枪口试图在周遭寻找有没有其它异状。

    但是结果徒劳无功什么都没现。

    莫不是……此人就是在和车里人联系?

    可他们在联系什么呢?

    这个问题华表自然是无从知晓。

    除此之外,华表更关心的是这些人究竟是什么来路。

    对方究竟是末日救亡复兴会派来的杀手,还仅仅是路过的陌生人。

    这个问题是华表亟待搞清楚问题。

    因为这将直接关系队伍接下来应对策略。

    重新将狙击镜对准使用手台的男人。

    华子知道现在不能着急,他得等待对方进一步动作。

    可就在这观察等待期间,华表慕的现一个细节……对方光亮的头顶竟是没有一丝毛。

    明显是想到了什么,华表赶紧转动枪口,果不其然,诚如他心底料想推断的一样,余下四个男人尽皆和手台联系男人一样……全是没毛的秃瓢。

    光头党!!

    脑中瞬时冒出这个字眼!

    眼下情况,你叫华表不去朝这方面想也不可能啊。

    如果对方仅仅只是一人秃瓢那还的过去,可五个人全是……

    再加上己方三天前刚刚拒绝光头党提议,清缴令也是光头党给出的。

    所有一切综合联系起来,再看前面一众人员……

    “老赵!!”

    可算是回话了,老赵急不可耐:“现在什么情况?”

    华表深提口气,继而沉声脱口:“我这边有个情况要给你们一下。”

    “什么情况?”听华表语气不对,老赵预感到一丝不妙。

    华表随即回道:“对方下来五人全是光头!重复,对方下来五人全是光头!”

    光头!!这个两个词儿立刻成为队员们脑中重点思量在意东西。

    老赵几乎下是脱口问道:“是光头党!?华子你确定对方是光头党吗?”

    而老林则更是直接一拳砸在大腿,并暗骂一句:该死!!

    也难怪林俊夫这般火大,毕竟当初是他跟老赵方行光头汉子离开的。

    而且当时老林还费了好大心思,绕了一个大弯自以为是服了光头汉子,可结果……

    老林透过窥望孔,试图瞅瞅对面家伙究竟是些什么狗东西。

    可惜集卡厚重的车身将华表口中下来五人完美遮挡,老林压根见不到来人模样。

    “我目前没法百分百确定对方身份!!”短暂惊诧后,华表立刻恢复淡定。

    的确,从他现在看到的事儿,仅仅是对方五人是光头,但尚不能由此就武断做出对方就是光头党的结论。

    饶是华表心下已经有了这个结论,可他作为队伍非常重要观察哨,绝对不能讲自己情感和判断代入其中,不然那是要出大事儿的。

    旁的不,如果时下村外家伙不是光头党,而单纯是几个光头,那己方以光头党定义对方,并实施打击,岂不是弄巧成拙,给自己存在徒增不必要冲突?

    老林现在可没华表那么泰然心态,听罢华子的回答,他追问道:“那什么华子,除了那帮家伙还有其它人吗?”

    既然心下已经勒定对方就是光头党,那对方实际人数自然是成了老林时下最为关注的焦点。

    毕竟,这直接关系战役打及己方所要面对地方火力压力。

    “目前只有这五个!”华表狙击镜紧紧锁定拿手台的男人。

    他也是非常想知道对方在什么。

    “那他们现在在做什么?”背对车辆,无法看到对方实际的老林颇有些着急。

    华表继续如实汇报:“他们当中有人正在用手台跟人联系。”

    “跟谁联系?华子你清楚点?”老林显得相当焦切。

    能不焦切吗?大战在即,时下这种情况,尽早搞清对方情况,这直接关系能否取得战役先机。

    “不清楚!”简单回了三个字。

    这个问题华子也在纳闷。

    按理光头已经是拿着手台叽叽歪歪了半天了,这如果是车辆出了问题,或者看见对面有村子和车里人汇报那也该有所行动了。

    可看对方情形……压根什么事儿都没做,好似在那边闲聊。

    这很是奇怪,也不符合常理。

    这时,温泉鑫的话透过手台在耳畔响起:“喂,华子,你手里有**吧?”

    “嗯,是的!”照旧沉声应了句。

    “既然你那边有**,那啥也不了,干了他y的!!”简单明快,不计后果,这很附和温泉鑫个性。

    显然年轻人和华表一样已经是将对方当做了光头党处置。

    既是光头党,那就是敌人!

    既是敌人!那自当时开枪射击杀而后快!

    可是作为高点值守的华表能这么做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