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来了终于来了(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来了终于来了(七)

    段成伍那边给出的推断叫队员们惶恐。

    要知道他们原本计划就是利用村外地点开阔,敌人无处躲藏。

    如此其冲锋之际,己方就可肆意扫射,削减敌人有生数量。

    可若是按照段成伍的那样,对方整一溜车队弄个前沿防御阵地,那对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而言……绝对不是啥好消息。

    “华子,对方车辆到位了吗?是朝我们这边来的吗?”

    明知道这是句废话,但老赵还是脱口问了出来。

    “还没到位,不过肯定是朝咱这儿来的没错!!”华表的回答不出意外。

    老赵这边也是已经可以肉眼看到对方疾驰的车身。

    该死的!!

    这帮家伙明显是汲取了上次监狱一众攻击失败教训。

    面对这样对手,老赵原本心下就不怎么乐观的心绪此刻更添了几分阴霾。

    对方人多可怕吗?可怕!

    但是透过有利地形,老赵尚且认为己方可以与之周旋。

    对方武器装备好可怕吗?同样可怕!

    但再好的武器也得有适合人用才可以。

    老赵不相信对方能找到那么多善用武器的家伙,可己方队伍无论是华表,还是段成伍那军事素质都是没话的。

    可时下这些都不是老赵担心的,时下最叫老赵点心且难以心安的事情是……既然对方能搞出目前的阵仗,明对方这次指挥不是一般人。

    正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敌人真正可怕的地方,不在于他们有多少人,有多少精良武器,而是他们背后指挥的家伙。

    而就眼下看到的情况……此人明显是个善于总结成败得失的存在。

    而这样的人无疑是非常可怕与难对付的。

    要不怎么上兵伐谋呢?

    老赵他们这边本来还指着利用环境地理优势最大限度打击消减对手,可现在看来……对方怕是没那么简单对付的主。

    “吱呀!!”

    面包急刹产生的噪响在午夜郊野是那般慎人。

    “老赵,车停了!车停了!”旁侧吴杵了杵赵云海腰际。

    老赵闻言,赶紧是抬眸前往,果然一辆面包车正引擎开动,停在集卡后面。

    “华子,现在什么情况,他们这波一共来了多少人?”

    华表眼睛不动,眉宇间都透着浓浓的不解。

    因为……

    “他们,没有人下来!”

    “什么!?”愕然一愣,老赵觉着思维有些跟不上华表进度,或者根本就是自己听错了。

    所以带着愕然与质疑,老赵紧接再问:“你什么华子,他们……没人下来!?”

    “是的,没人下来!”

    “那,那他们在做什么!?”一辆车子老远开来,半天没人下。

    再联系之前五辆集卡情况,老赵现在是愈看不懂对面车队行事意图。

    也难怪,对方的做法确实是有那么点诡异及不符合常理。

    而就在老赵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对方接下来行动无疑是更加叫人不可理喻。

    “他们现在在登车!”华表后续话语跟进传到。

    老赵听罢回眸与旁侧吴对视一眼,后者眸中同样闪烁着莫名与差异。

    “这帮混球究竟想干什么?来了又不动手,整这么大阵仗吓唬人啊!?”温泉鑫不爽喝骂一句。

    不过华表思路还是非常清楚的,他确定对方弄这五辆车子停村子门口肯定会是摆阵势吓唬人。

    可问题,他们留下车子,人都离开是什么意思呢?

    此问该如何解释呢?

    华表思量之际,对方车辆开始动了。

    面包正在原地调头!

    林俊夫见得此幕赶紧是手台叮嘱:“大家都注意了!他们可能是要来咱们村子!!”

    想到唯一靠谱解释。

    对方既然是过来停在了村外,那肯定是注意到了这边存在情况。

    那么按照正常队伍思路,见到一处村落肯定要去搜刮探查一下。

    这是人之常情,也是末世生存必须。

    如此,先行派一个先遣队进入自然最为合理。

    再联系对方抛下集卡登上面包,老林直觉认为,对方肯定是集卡装有贵重物资,他们担心村落有诈,物资落入他手,所有就选择更为方便便捷的面包车代步前进。

    如此即便真的遭遇袭击,也可以最快度撤离村落。

    对!一定是这个样子!老林信心满满的心下推量。

    而老赵那边则是紧跟补充了句:“大家都保持冷家,没有命令千万不要开枪!!我们放他们过来!”

    这是和对方接触的最好机会!

    不管他们是不是光头党,也不管他们是什么目的,只要他们过来,那己方便是掌握了主动。

    老赵思路很简单,先放对方进到村子,完了将之控住,如此不管他们如何翻天,也都在己方火力控制下。

    只可惜老赵,老林想法虽好,事实展却……

    “他们掉头了!”吴的话将老赵从思量中拉回到现实。

    抬眼望去,果然!诚如吴道的那样,面包车原地转圜掉了个头。

    “他们这是要……”话音刚刚落下,郊野便是传来一阵引擎的爆鸣。

    紧接面包便是伴着连串声嘶力竭的“嘶吼”一溜烟朝来时方向飞奔而去。

    五个光头走了!?他们就这么搭乘面包走了!

    面对眼前这一情况,几乎所有村内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都傻眼了。

    这什么套路!?

    望着狙击镜中停在村口五辆孤零零的集卡,华表眉头紧蹙。

    不多时,手台内里便是“热闹”了起来。

    “喂喂喂,这帮家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啊!他们就他娘这么走了!?”温泉鑫无法理解对面五人的动作。

    不止是他,整个村内现在谁也无法理解此事儿。

    “他们为啥要把车子留下?不会是打算用这玩意封堵咱前面村路吧。”毕大虎的推断倒是有几分意思。

    不过越贵山果决给是否定意见:“我看不是这么事儿,他们正要堵,整一辆就足够了,干啥得弄五辆?”

    “也是啊,奶奶个熊的,这么一,这五辆车他们就丢着了?”毕大虎感到有些无语。

    心道是,对方就算家业再大,也不至于随随便便就丢弃五辆能开的集卡吧。

    “会不会是车里装了爆炸物!?”王忠瑜久未开口,这一开口便是语出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