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通讯基本靠吼-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七十四章 通讯基本靠吼

    尸犬坠到地面,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剧大的冲击力直接是叫它折了一条狗腿。

    僧白的腿骨戳破皮肉,穿透而出,这若搁在一般狗的身上,怕是早就疼的一命呜呼了。

    可丧尸犬却丝毫没有因为透骨的伤痛而表现出任何的颓丧,相反它“坚强”的站起来了,一双红瞳死死地盯着楼顶上方那个令它陷入如此惨境的猎物。

    王强心有余悸地粗喘着劲气,虽然顺利的摆脱了尸犬,爬上了楼顶,但适才的种种还是叫他难以平静。

    背脊早已被汉水浸湿,一双手臂也在脱困后不可抑止地颤抖起来。

    “md,这畜生还他娘的敢瞪老子!日你姥姥的,我,我……”返身四下搜寻了一番,很快王强便是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一块大石子。

    没有二话,王强伸手撩起石子,继而咆哮出声“去死吧!狗日的!”

    带着愤怒的火焰,石子疾射而出,不偏不依正好落在了尸犬所待的地方。

    虽然后者及时闪身避开,但其跛足的右腿还是令其四足不稳地栽在了地上。

    见得对手吃瘪,王强很是满足的肆意放声大笑,全然是望却了自己眼下所处的危险境地。

    只不过他忘了,有人却是始终垫在心上,现实的逼迫令的唐小权一双剑眉紧紧地蹙在一起。

    怎么办?唐小权苦苦的思索着。

    毫无疑问,从楼顶跳落已是不太现实的事情,先不说你能否完好的跳落下去,饶是命大,你有幸顺利的落到了地面,但那围拢于栏的尸群也绝对不会给你任何“生的可能”。

    更何况院落内还有只虎视眈眈的丧尸犬正伺机等待着复仇的机会。

    一法不通,唐小权只能将目光移向了楼顶的通道,从这个通道倒是可以爬到楼底,对此他也已经进行过确认。

    但问题是,犬吠的缘故,同样是叫的楼栋的正门聚集了大批的丧尸,所以饶是己方现在据此进到屋内,也还是没法逃出尸群掌控的牢笼。

    眼下看来只剩一个的办法了,唐小权的目光不自主的望向了远方:

    不知道第二小组现在怎么样了!

    因为早前考虑到二组要深入村子的腹地,所以临行时幸存者将持有的两部手机,一部交由了二组,一部交由的三组。

    可令唐小权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原以为自己所处的二组不会遭遇太多危险的他,最后却落得如此腹背受敌的惨境。

    这真是不得不说世事无常,造化弄人啊!

    没有对讲机,己方便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而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所谓的救援也无就从谈起。

    心下的焦躁令得唐小权觉着头顶的烈日愈发的炙热了,丝丝汗珠也是随着他那凌乱繁杂的心情缓缓滴落。

    怎么办?怎么办?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就好似夏夜的萤火虫,不断在唐小权的脑海里萦绕,或许是时候盘点下之前搜集的物资了,不管怎么说眼下的情势虽然险恶,但己方只要不贸然下去,那纵使楼底的丧尸破栏而入,它们也绝对没法触碰到己方分毫。

    毕竟丧尸的攀爬能力已经丧失,所以它们没可能上到楼顶,反倒是那只跛腿的尸犬……

    眉头不由微微一皱,唐小权下意识地走到了楼顶的盖口,虽然尚不确定这受伤的尸犬是否还具备冲击的能力,但安全起见,他觉着还是站在那儿为其增加一些负重较为妥当。

    搞定了楼板,唐小权便又回归了本质。

    没错,丧尸现在的确是无法攻击己方,但物资的限制也注定了己方不可能永远待在楼顶不出去。

    除此之外,更为严重的是,再过几个小时,正午的骄阳就要到来。

    而到了那时,己方一众必然不可避免地将要暴露在这毫无遮挡之物的乡村野外。

    要知道,你人可以几天不吃饭,但几天不喝水可就……

    轻则中暑昏迷,重则痉挛死亡。

    虽然唐小权不是专职的医生,但对因缺水而引发的可能症状,他还是略知一二的。

    下意识望了眼身上那因紧张,燥热而疯涌不止的汗水,唐小权的脸颊不由浮起了一丝忧虑。

    毋庸置疑,眼下的情况,不论己方是跳下去拼杀,还是窝在楼顶待援,死亡似乎都成了不可回避的现实。

    这多少让唐小权感到有些颓丧,而就在他这厢为着己方命运堪忧之际,他的好兄弟王强却是突然跟着了魔般甩开膀子仰天鬼嚎了起来:“胡哥!胡哥!”

    心几乎瞬间便是揪到了一起,唐小权赶忙是冲了过去,一把将兄弟拉离了墙垣,继而怒瞪着双眼质问道“喂!强子!你干嘛!疯了吗!你难道还嫌底下畜生不够多嘛!你这么喊……”

    “啪!”一声脆响,王强并没有给唐小权把话说完的机会,他一掌弹开了前者的手臂,然后毫无所谓地冷笑道:“哼哼,你认为楼底下再多点畜生会有什么改变吗?”

    怔怔的望着王强,一时之间,唐小权竟是无言已对。

    是啊!诚如自己兄弟所言,楼下的丧尸再多些又会有什么改变呢?己方出不去终究还是出不去,如若真要找出什么不同,恐怕就得数骇人的嘶吼会平添几分吧。

    见得唐小权没有回话,王强便也不再理会,他兀自行到了墙头,然后继续声嘶力竭的呼喊了起来。

    或许强子的法子还真是己方最后的选择呢,唐小权细细的思量着。

    喊的确会引来丧尸,但这却是能提高己方被救的几率。

    换而言之,到了最后就算被丧尸包围在此处,至少己方的呼喝也能为胡哥的行动带去一些便利。

    如此,即便是死也算死的其所了!

    面露出一丝惆怅的枉然,唐小权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

    很显然从内心而言,他并不想死!但很多时候现实的残酷却又逼得你不得不直面死亡!

    也罢!也罢!想明白的唐小权不再顾虑,他提步走到了墙边,然后深提了口气,继而大喝出口:

    “胡哥!你能听到我们说话吗?我们被困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