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 集卡阻击战(二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 集卡阻击战(二十二)

    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 集卡阻击战(二十二)

    华表沉着狙击着,攀爬者们还是不顾一切的向前冲袭。

    靠着后续力量补充,他们再次汇集形成强大攻势。

    见得畜生又集结起来兵力,华表‘射’击同时,高喝叫道:“老林,准备干!!”

    “明白!”早就就为的老林手持手雷,他同样是瞅见畜生聚集地点。

    当下高举在空,正准备投掷,突然只觉小臂一疼,接着“哎哟”一声,手雷掉了。

    “怎么了,老林!?”等华表闻声侧目的时候,林俊夫已经是手抱小臂栽倒在地上。

    不等华表得到进一步确认,塔楼下方轰隆一声巨响,令的整个塔楼都为止颤动。

    糟糕!!

    什么情况不言而喻,老林适才脱手的手雷不便不已落在了己方阵地这边。

    赶紧是探头朝下看了眼,华表双瞳登时畏缩。

    事情的发展比之心理想的还要糟糕。

    老林脱手的手雷不禁落在了己方阵地,而且还把己方城墙给炸开了个缺口。

    这一情况在眼下局面是非常糟糕的,顾不得许多,华表赶紧是委身查探老林:“你怎么样,老林?”

    话音落下,华表眼眸瞥了眼老林手捂伤口处,这一看立马是瞅见自老林指尖流淌出的红‘色’液体。

    “你中枪了!?”相较于老林中枪这一事实,更加华表惊愕的是,这枪击是从何来的?

    难道是底下队员误伤?

    华表这边脑中刚刚浮起了个推断,手台里便是传来老赵急切询问:“你们那儿出了什么谁人?怎么手雷丢到自己这边了?”

    正埋头应对外面攀爬者的老赵,哪里注意塔楼情况。

    等他注意到时,老林那颗脱手的手雷已经是给己方围墙开了个大口。

    “老林中枪了,你们怎么样?有没有人受伤?”

    “什么!?老林中枪了!?”左右看看,老赵第一反应和华表一样是不是己方有人脱手。

    华表站起身,探头朝下看去,碎裂的墙壁砖石散落一地。

    老林面‘色’紧绷,吃力摩挲牙齿问道:“那,那,有没有伤到什么人?”

    手臂的疼痛叫老林现在说话都先吃力。

    可时下老林最担心的还是自己刚才中枪脱手的手雷是否有危机己方队员生命。

    如果有,老林怕是这辈子都没法原谅自己。

    “你们那边有人受伤吗?谁受伤了言语一声!”

    华表四下探寻!

    “没事儿!”

    “我也没事!”

    手台队员一个接一个报平安,老林听见这些心底稍安。

    可就在这时,突然地上碎屑跌落,老林诧异抬起脑袋,就见华表委顿在地。

    “你……你怎么了华子?”

    松开手,华表掌中手台跌落在地。

    随即丝丝鲜血流淌而出。

    “华子,你这……”

    “我没事儿!”咬着牙,华表靠在墙壁,随即高喝一嗓:“老赵!”

    雨幕中华表的吼喝清晰可闻。

    只是对方这般喝叫叫赵云海有点意外。

    毕竟,放着手台不用,通过吼喝来进行沟通,先不说这法子靠不靠谱,关键眼下这节骨眼,这般喝叫不是无形给外面畜生提供声音源头吗。

    所以,老赵还是用手台招呼了句:“在,华子,老林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他是怎么中枪的?”

    没有回答!

    当然没有回答,华表这边手台都被打爆了怎么可能听到老赵那边询问。

    彼此间都是静待十来秒。

    未能获得答复的华表,老赵几乎同一时间高喝对方名字。

    “老赵!”

    “华子!”

    “你那边什么情况,怎么不回话?”

    “我手台被打爆了!!”

    “什么!?你手台被打爆了!?”此言一出,老赵心底一沉啊。

    再联系华表之前手台里说的老林中枪,老赵浮起一抹不详感觉:“这到底什么情况?”

    华表强忍疼感朗声道:“听着,我们附近可能有狙击手,你们赶紧放弃阵地,回屋应对!!”

    是否有狙击手,对于这点华表已经可以百分百确定。

    因为如果说第一次老林中弹还可能是己方队员擦枪走火造成。

    那第二次,他这手台打爆,显然不可能是己方队员做的。

    下面人,不可能两次瞄准塔楼上方实施打击。

    唯一解释就是有狙击手再行狙击。

    听罢华表的吩咐,老赵眉头紧蹙。

    现在离开等于是把放弃城墙。

    就在老赵犹豫时候,温泉鑫大喝吼道:“华子,我们现在怎么能撤,我们撤了你们怎么办?我现在过来帮你!!”

    “不用!这边我跟老林能应付!你们赶紧会屋子,免得被那狙击手挨个点名!!”

    “那老林呢,他中枪呢怎么办?”

    眼望老林,华表到现在都还没来得及询问老林伤势。

    “老林,给我看看你的伤!”

    华表示意老林把手拿开。

    老林挤出丝笑容:“我,我没事儿,就被蚊子叮了一下。”

    话虽这么说,但老林面上惨白神采还是昭显了他的痛苦。

    子弹穿进了小臂,不过比吴超倒霉的是,这枚子弹潜在老赵‘肉’中。

    见罢,华表深提口气:“你这需要手术!可是……”

    可是现在情况,华表这边哪有功夫给老赵手术啊!

    “怎么样?能撑住吗?”

    老林咧嘴笑笑:“我看起来有那么没用吗?当然能撑住!”

    “好!那老林你就撑一下!”说完,华表高喝:“老林没事儿,有我看着,你们赶紧进屋按照咱们站前安排的进入各自房间,依托房屋与畜生展开战斗!”

    “好!明白了老林!!”时不可待,这个节骨眼不是犹豫时候。

    因为就在他们这边高声‘交’谈的时候,原本被压制的攀爬者们,已经再次冲了上来。

    “撤!大家速度撤!”

    虽然心忧塔楼老林状况,但为了大局,老赵只能遵照华表有意思,招呼大家回屋作战。

    没办法前有丧尸大军‘逼’近,暗处又有不明狙击手狙杀,加上城墙已被老林丢弃手雷豁开了大口,继续留守风险太大。

    与其这样被对手玩死,还不如主动退让,进入房间与对方展开“巷战”。

    “大家速度快!小心狙击手!”老赵一边招呼,一边提醒。

    华表这时又是紧接吩咐:“老赵,我手台坏了,你跟小段说,叫他把老鼠揪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