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 集卡阻击战(二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 集卡阻击战(二十八)

    毋庸置疑一点,华表眼下若是把手雷后撤,那么全力抵近的攀爬者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给他脸上来那么一下。

    所以这个方案不可取。

    那么唯一选择,只能是与畜生僵持。

    可那到底是个手雷啊,畜生这般来回蠕动折腾,一个不好,很可能就将手雷引爆。

    这一爆,华表死了倒也罢了,可若是把老林也给连累那可就……

    压根搞不清状况的攀爬者可不会理会自己嘴巴上正在和什么玩意纠缠。

    他晃动的脑袋,不断开合嘴巴。

    面对畜生这般执着举动,华表面色一凝,一个大胆念头袭上心头!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既然你这么想要这个,那老子就送给你!!

    手腕翻转,华表将横放抵挡攀爬者唇齿的手雷给偏转了方向,完了用力一推硬生生推进了畜生嘴里。

    得手后,华表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是抬脚照着畜生腹部一脚踹下。

    失控攀爬者登时身子腾跃而起。

    华表瞅准时间,跟进又是补了一脚,这一脚直接是把畜生踹到塔楼入口。

    没了支撑的攀爬者不出意外仰面后栽落下,紧接便是轰隆一声,一股巨浪从通道入口蓬勃而起,华表也是被这股能量波动波及,身子重重砸在墙壁。

    顾不得身上痛感,华表从地上爬了起来。

    完了探手把压在林俊夫身前攀爬者给倒拖离开。

    闹不明白怎么回事的攀爬者只是感到原本近在咫尺,唾手可得的肥美猎物,怎么突然之间便是远离了自己。

    他不放弃的探手抓挠,嘴巴也是不停开合,似乎这样就能啃食道猎物一般。

    只可惜华表不会再给畜生这个机会,待将攀爬者脱离老林身前后,华表用力把另外手掌手雷如法炮制蛮力怼进了畜生嘴里。

    完了,不由分说,给畜生退拽道通道入口,着力推了下去。

    “轰!”又是一股气浪袭来。

    这次华表躲闪及时,免除了被气浪席卷的风险。

    搞定这两只攀爬者后,两只手得以解放的华表,赶紧是从地上捡起95自动步,然后拉动枪栓,等待后续杀上的畜生。

    “老林,华子,你们那儿生什么了?你们怎么样?说句话啊!?”

    过去的一分多钟,对林俊夫,华表来说绝对称得上是生死时。

    而在他们全力和来袭攀爬者展开搏斗时候,下面老赵等一众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心情焦虑如热锅蚂蚁。

    大家都很紧张塔楼情况,两记爆炸更是叫不明所以屋内队员心急如焚。

    听出底下老赵呼喝的忧虑,华表粗喘两口气后,高声回道:“我,我们这儿被畜生偷袭了,不,不过没事儿,都解决了!!”

    话音刚落,塔楼顶上一个脑袋冒了出来。

    华表一直全神贯注,见得有异样冒出,没有任何犹豫,果断扣动扳机。

    “哒哒哒!”一个三连点,华表枪法可不是老赵等人能够比拟的。

    这通三连点下去,中弹攀爬者立马是眉心飙血,坠落而下。

    华表轻松解决来犯敌人。

    “刚爆炸是怎么回事儿?”

    “没事儿,意外事件!”

    “哒哒哒!”华表一边回答老赵疑问,一边狙击上来攀爬者。

    “老林,你怎么样!?”没功夫照顾林俊夫,华表只能是出声询问。

    老林面色虚弱,低沉嗓音道:“我,我没谁人,你,你不用管我。”

    现在老林确实没功夫管老林,因为攀爬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杀上来。

    而对此,华表没有丝毫办法。

    受狙击手威胁,他在塔楼原本高点优势,反而成了囚困他们的牢笼。

    这种情况,坦白讲是站前华表没有料到的。

    他忽略了地方也有狙击手这一可能。

    而眼下,他也是为自己的轻敌疏忽付出了惨痛代价。

    “老赵,问成伍,对面狙击手找到了没!”

    “小段,小段!狙击手找到了没?狙击手找到了吗?”老赵赶紧是按照华表吩咐,向段成伍征询。

    本来这是不应该做的事儿,毕竟,寻找狙击手本就是个麻烦事儿。

    要知道,一个好的狙击手从来都是伪装大师。

    如果说那么容易找到,那只能说对方水平太差。

    段成伍的回答不出意外:“还没有找到。”

    老赵听后,有些着急:“小段,现在华子那边状况很糟糕,你得快点把那该死家伙找出来解决掉,不然这样下去,我担心……”

    声音一哽,老赵不太想说出那最坏事情。

    可是这种事儿无需言语点名,大家心下也都心知肚明。

    远处狙击手的压制是造成华表,林俊夫目前绝境根本原因。

    只有早点解决,才能叫华表,林俊夫脱身。

    可问题,寻找狙击手这档子事儿岂是嘴巴说说那么简单。

    段成伍何尝不想立马把暗处敌人揪出来,完了挨个点名爆头。

    但事实情况……“老赵,你跟华子说,叫他想办法让对方开枪,现在对面有意影藏,我不好找寻!”

    “收到!明白了!”

    段成伍的要求,老赵确定是听得清楚明白。

    可这事儿是否要传达给华子却是叫老赵陷入了抉择。

    说,就意味着华子要冒险成为对方狙击目标。

    饶是华表战斗素质再怎么出色,可这枪弹是不长眼睛的。

    他可不会因为华表是军人,素质过硬就不要他性命。

    想想上次监狱一役,沈炼为了团队最后惨死场景……老赵实在不想在经历和目的这样惨剧生。

    可若是不说,华子他们窝在塔楼那样狭小空间,一直这么被动防御挨打,结果恐怕同样是凶多吉少。

    怎么办?这还真是一个叫人伤神问题。

    见老赵迟迟没有动作,温泉鑫很干脆道:“老赵,这事儿不如叫给我吧,我冲出去当靶子吸引那货注意!”

    “不行!”听得温泉鑫提议,老赵想也不想立刻给出否决回道。

    “为啥不行啊老赵,你刚也说了,咱现在再不把那该死的狙击手干掉,华子他们可就危险了!”

    没错,这样下去华子他们却是危险。

    可若是因为这个就让温泉鑫出去,那结果恐怕同样不容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