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集卡阻击战(三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集卡阻击战(三十三)

    “来,超子,吃点东西!”将手头东西分出一部分给吴超,老赵关切道:“怎么样,感觉如何?”

    接过水和食物,吴超随口回了句:“没什么,挺好的。”

    “胳膊情况……还受的住吗?”拍拍右臂,老赵继续。

    “哦,这里啊?没什么大碍,就是许久没参加战斗,这一时之间反应慢了些。呵呵。”挤出丝笑容,吴超有些无奈。

    “呵呵,没事儿就好,那什么,你去后面休息吧,等有事儿再叫你!”

    拍拍吴超肩膀,老赵示意后者进屋休息。

    吴超闻言,停下手上正在拆除包装动作:“我真没谁人老赵,我盯着没问题的。”

    点点头,老赵知道自己这些个弟兄脾气,笑着回道:“我当然知道你为问题,可是这战斗不是一会儿半会儿能解决的。我们要合理安排时间,要是都搁着守着,那岂不是正中了地方消耗我们精力下怀?听我的,回去休息,你要知道小吴,对你来说,现在休息本身就是在战斗。”

    休息是为了储备精力,精力充足了,战斗才会有干劲,才不容易出错,才更加易于贯彻团队指令。

    所以老赵说的“休息本身就是战斗这句话”并没什么毛病,相反还很贴切。

    听罢老赵这番说辞,吴超吐了口气。

    的确,诚如老赵所言,己方这么多人的确是没必要全部守在阵地。

    “那好吧老赵,我就去后面休息一下,如果有情况立刻通知我。”

    “那必须的。”老赵笑颜。

    从门口出来,老赵立马是感到温泉鑫所镇守屋子。

    到底后,老赵同样是把手里兀自给温泉鑫递了过去。

    “来,小温,吃点东西喝点水,补充一下。”

    见得老赵送来补给,温泉鑫点头应了声谢:“谢谢老赵。”

    “呵呵,你小子,这有啥好谢的。怎么,还在气呢?”年轻人面上好似杀人面容清晰可见,老赵笑着征询。

    用力扯开包装袋,温泉鑫撇撇嘴巴:“他娘的,老赵不是我说啊,就今天这事儿你不气?那帮狗日的玩意根本就是在耍我们。到现在连个人影都见不着,这说这仗打的什么玩意!”

    说完,温泉鑫发泄般用力咬了口手里面包,那架势就跟他咬的不是面包而是敌人血肉般。

    落在嘴里唇齿发出“咔咔”咀嚼声。

    瞧着温泉鑫这幅要把对方生吞活剥肃杀举动,老赵也是不由轻笑出声:“这就对了小温,你说的这些恰恰是他们的策略。他们不派人来攻击,就是知道开始就派人攻击势必会造成大量人员伤亡。而他们是什么人啊?他们是一帮有野心的混当!他们来攻击我们做什么?报复只是借口,给下面那些附庸团队看才是正题。所以这一仗他们必须胜,而且还得胜的漂亮!他们要让底下那些队伍看到他们的实力。也正是因为此,他们才不可能上来就派大军压境,对他们来说,死伤过多取得的胜利是毫无意义的。他们要的是以最少代价获得最后胜利。也只有这样才能彰显他们胜利者联盟的能力。”

    老赵耐心给温泉鑫解释。

    听罢老赵解释,温泉鑫撇撇嘴巴,不屑道:“这帮狗日玩意就会杀心机,这样能成事儿才见了鬼了!!”

    “好好,能不能成事儿咱不管,那跟咱们没关系。倒是你小温,还是那句话,保持冷静,千万别因为对方的行为让自己焦躁。那样做只会让你陷入地方陷阱,明白吗?”

    “明白赵叔,我也就骂骂过过嘴瘾,他那边这么整我们,我要不给他点颜色瞧瞧,心理憋屈啊。再说了,那货不是一直扯什么礼尚往来吗?既然他这么想要大礼,那咱也不能博了人家面子。这种事儿赵叔你不好做,那就我来做,反正老子对他早就不爽了!”

    点点头,老赵苦笑道:“行!行!只要你心态平和,怎样招呼他赵叔都不阻拦。但是有一条,就是别被自己情绪影响了判断,知道吗?”

    “唉,这我懂赵叔,我又不是强子,没那么莽撞!”

    听到“王强”二字,老赵不由一愣,随即再次苦笑。

    是啊,过去的王强的确是叫人头疼的存在,不过现在……也不知道强子他们怎样了。

    强子他们怎样了?

    王强所在的车队此刻正停在一处荒野路边过夜。

    车内队员大都已经睡下,这些时日他们路途还算顺畅,虽然路上也有遇到丧尸袭扰,但总体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儿。

    靠着末日战车的厚实皮甲,胜利者联盟外出寻亲小队并未遭到太大麻烦。

    至少不似家里弟兄那般,深处水深火热中。

    魏大壮杵在门板斜撇着嘴巴,旁边王强冷肃面容。

    他俩是今夜守夜队员。

    几个小时过去了魏大壮也是觉着有些疲惫。

    不过大个子此刻心里总觉着不太舒服。

    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跟旁边“木头”说道说道。

    “唉,强子。”

    “什么事儿?”

    “那个啥,我这两天老觉着心里不得劲。”

    “怎么说?怎么个不得劲法?”偏侧过头,王强暼了魏大壮一眼。

    搔搔脑袋,魏大壮有些烦躁道:“我也说不清啊,就是觉着心里七上八下的。前两天吧,我这右眼老是跳。我跟小胡说右眼跳灾,他数落我是封建迷信。唉,强子,这种事儿……说真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们这边路上倒是没啥事儿,我现在就担心,担心……唉,你知道我的意思吧?”

    考虑到后面话不吉利,魏大壮终究是忍住没有脱口。

    王强再次扭脸望向魏大壮。

    被对方这么盯看,魏大壮很是不舒坦。

    当下问道:“小王你看什么啊?”

    王强面无表情,完了还是保持木头人模样问了句叫魏大壮差点没喷饭的问题:“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无语!郁闷!魏大壮呆愣几秒,随即吐了口气:“得嘞强子,你当我啥也没说。”

    罢了,收回目光,仰头继续傻呆望向天花板。

    不知道村里弟兄怎么样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