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七章 集卡阻击战(三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百二十七章 集卡阻击战(三十四)

    村里弟兄怎么样了?

    如果寻亲车队队员知晓村里状况,想来就不会再嘲弄魏大壮封建迷信。

    “好了,小温,你去休息吧,这里我来盯着。”给温泉鑫做了必要思想工作,老赵相信年轻人应该明白他的意思。

    既是如此,下面的事儿由他来做就可以了。

    只是温泉鑫性子岂是那么容易说服的:“赵叔,你去休息吧,这里我盯着。”

    不出意外的否定,温泉鑫现在对对方势力那是一肚子火气,怎么可能回去休息?

    老赵也是很无奈年轻人回答。

    只能在出声劝道:“小温你听我说……”

    刚准备把对付吴说辞再给温泉鑫来上一遍,不曾想后者压根不给赵云海继续机会,当下开口打断道:“赵叔你还是听我说吧,我知道你想告诉我,现在这档口要合理安排休息时间,不能跟敌人硬耗。对于这点嘛,你说的没错,我双手双脚赞成。既是如此,我们中最该休息的就该是你。你看华子,老林现在都在山上被狙击手压制,指望他们统领全局不靠谱吧。所以你的责任现在最大,多的我就不说了,道理我想你比我明白。该怎么做你自己个儿看着办吧。”

    原本是打算劝说年轻人,没曾想倒头来却是被年轻人劝了。

    这种事儿还真是……叫人无从预料啊。

    老赵哑口,他无言以对。

    温泉鑫说道的东西绝非找茬刁难,年轻人所提出的东西是很有道理的。

    旁的不说,现在局面还真就得靠老赵主持大局。

    华表,老林虽然还能活动,但受限高塔,无法了解内外情况的他们就是睁眼瞎。

    没有切实情报,他们也不可能做出任何靠谱决议。

    垂想了想,老赵最终点头应允了温泉鑫的提议:“好吧,听你的,我去休息!那这里就交给你了小温。”

    “放心吧老赵,你好好休息,有情况我立马通知你!”

    “成!”

    说完,老赵走了。

    温泉鑫抖擞精神着目看向外面。

    雨还在疯狂的下着,连绵的暴雨打在地面,撩拨着人的心弦,叫人很是烦躁。

    底下队员轮班休息了,塔楼的华表,林俊夫也靠在墙壁静等新一轮攻击到来。

    等了一段时间,华表借着沙袋缝隙再次朝外看去,结果依旧,郊野外空空如也,安静异常。

    五辆集卡照旧是安静躺在那儿。

    见得这般情景,华表松了口气,抽回身子。

    “怎,怎么样?外面情况怎么样?”林俊夫碍于手臂伤势不好乱动。

    华表落定后安抚道:“一切正常,什么问题都没有。”

    “那,那就好,哎哟!”身子稍微动弹一下,华表右臂便是被撕扯剧痛。

    “很痛吧?”抽着老林痛苦表情,华表面色严峻。

    再看对方不住流淌的血水,华表开口道:“老林,你这情况得赶快弹头取出来。”

    摇摇头,这个紧张局势,林俊夫已经给队伍添了很大麻烦,他可不想在因为自己让队伍为他操心:“不用,一颗弹头而已,不打紧的。”

    “不是打不打紧的问题,你这样下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华表站起身子朝楼道入口走去。

    探头往下一看,华表面色瞬间大变。

    该死的!受刚才两个坠落人弹轰击,现在的楼道已经安全毁坏。

    整个楼梯自中间断裂,饶是原本用来降的绳索时下也已不知所踪。

    两句被炸裂的丧尸尸体横七竖八散落在地,面对楼道这般糟糕状况,华表知道,自己想要把林俊夫运下塔楼,送回村长室救治的念头行不通了。

    “老林,塔楼通道被炸毁了,我没法送你下去。”面露忧色,老林如实与林俊夫说道。

    闻言,老林笑着摆摆手:“华子,我说了我没事儿,你真的不用为我操心。”

    没有理会老林的“丧气”,华表垂想了想:“这样吧老林,既然咱没法下去,那我就在这儿给你取子弹!”

    “华子,真的而不用,你不比为我麻烦。”

    “怎么老林?你这是不相信我的手艺吗?怕我治不好你?”故作恼怒状,华表肃然面庞质问道。

    老林无奈摇头:“这,你这是哪儿的话,华子,你,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既然不是这个意思那就别废话了!我来给你取子弹!!”

    说干就干,丢下这句话,华表便是立马操作起来。

    战地救治是每个侦察兵都必须学会的东西。

    这是根据他们任务需要决定的。

    而战地救治最大特点就是不受地域位置,材料器械限制的紧急救治。

    不过时下塔楼倒是并不缺医疗器械。

    华表很麻溜取过医疗箱将内里所需物件一一摆放好。

    完了清水洗手,究竟消毒,在将适才杀戮沾染血迹清理干净后,华表取过一次性手套带上。

    “华子,你真的没必要这么做,我,我……”

    “老林,你有那功夫絮叨,还是先调整下心情吧。我实话告诉你,咱这可没麻药,待会取弹的时候怕是会非常疼。”

    埋头一边操作,一边给老林提醒。

    给自己做好彻底消毒后,华表开始着手揭开之前给老林绑缚的止血带。

    尽可能小心缓慢解开绷带,老林唇齿紧闭也是尽量配合不出声音。

    毫无疑问,饶是现在这解付绷带就已经是叫老林痛苦,待后面拿取子弹……后果可想而知。

    但林俊夫不是软虾米,他很坚强的耐受着右臂的痛苦。

    华表作为过来人,他自是清楚林俊夫目前所受的疼痛。

    可他也没办法,手头资源有限,除了手上动作轻缓,注意不去触碰老林尚处,其它……他也是实在没可能为其做什么了。

    将绷带彻底解除,内里早已血染一片。

    林俊夫取过清水给伤口冲洗一遍,将其上血水先行冲刷。

    完了,又是拿过酒精。

    倾倒前,华表没忘给老林提醒句:“这会很疼,你得忍着点!”

    点点头,老林没有多言,只是深提了口气,完了扭转过头。

    华表见状顿了几秒,然后开始第二轮酒精冲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