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集卡阻击战(三十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集卡阻击战(三十五)

    只要活在这世上,那就肯定少不了磕磕碰碰。

    相信大家也都有过摔伤之类情况,那酒精消毒的酸爽感觉相信大家都有体会。

    眼下的林俊夫就十分酸爽,那酒精触碰伤口的刺疼叫他额上冷汗直冒。

    酒精来回冲袭几遍,老林又取出碘伏蘸着棉签用止血钳给伤口附近灼烧消毒。

    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确保伤口周围赶紧,已经被细菌感染。

    这年头,受伤不不可怕,可怕是伤后被病毒感染。

    在这样缺医少药的年代,伤口一点被感染,那便是离死不远了。

    这种事儿华表不敢百分百确定能够避免,但他得利用现有资源尽量去做。

    待得伤口仔细清理后,华表抬头看了眼老林。

    “呵呵,看我做什么吗?是不是要动手了?”见得华表面色紧绷,林俊夫惨白脸上浮起抹不太自然笑容。

    点了点头,华表干脆应了声:“是的。”

    “会很痛!”华表如实道。

    林俊夫同样点点头:“我知道,没事儿,你动手吧。”

    华表落目医疗箱看了眼,完了取过一个纱布,递到华表面前:“这个放嘴里,或许会好点。”

    闻言,林俊夫惨笑一声,罢了看了眼华表递过的纱布,随即放下手里枪,取过,折叠塞入口中。

    之后,重新着枪在手,嘴中呜陇一声:“来吧!”

    “好!你撑住!老林!”

    接下来有取弹有多痛,作为有过切身体会的华表太过了解了。

    给适才清理伤口止血钳消毒一遍,完了华表又打开火机灼烧钳头。

    双重清理了罢后,他来回吐息了两次。

    之后,华表抬起华表伤臂,经过清洗后的伤口此刻清晰可见。

    食指大小的孔洞直入老林皮下。

    左手将老林胳膊架道自己肩膀,右手着拿的止血钳探入道伤口之中。

    钳子接触伤口刹那,老林整张脸便是骤然一缩。

    可以想象,那种疼痛是何等叫人难以忍受,在老林看来那一霎那自己小臂就似是被电击了一般,完了转瞬,这电击便是透过神经传导道身体各处。

    好在事前华表给他准备了一块纱布咬在嘴里,否则就刚才那下,老林非得叫出声来。

    可是这电击仅仅只是开始,随着华表钳子的继续探入,老林觉着自己的灵魂都被“摧残”了。

    痛,难以言表的痛,老林发誓这绝对是他这辈子经历最痛的痛楚了。

    他的身子不住颤抖,脑门冷汗跟开了闸的龙头不断沁出,落下,几乎瞬间便是给他洗了个面。

    然而,这种痛苦并没有因为他的煎熬而立马结束。

    华表还在他的伤口内里“袭扰”着。

    华表在寻找弹头位置。

    他能感受到老林身子反应,他了解这种疼,他也希望能快点取出弹头帮减少老林受折磨时间,可问题是……这种事儿急不得啊。

    “老林,撑着点,就快了!”除了言语上安危几句,华表也没其它可以帮助老林的。

    华表说了什么,老林压根没有入耳。

    眼下他整个人都处在极度痛苦中,止血钳每一次深入蠕动对林俊夫而言都是一次深入骨髓的打击。

    终于,华表在一番搜索后,不负众望找到了弹头。

    随即他着钳一夹,稳稳将弹头抽拉出了老林臂腕。

    “搞定了!”子弹抽离老林臂腕的刹那,华表也是长吐了口气。

    林俊夫身子重重仰靠在墙壁,嘴里纱布掉落而下。

    华表望去,整个纱布表面早就在老林唇齿摩挲下破碎不堪,其上斑斑血迹清晰可见。

    抬头看去,但见老林下唇破皮渗血,不用说,这些都是适才林俊夫抵抗疼痛强忍留下的“后果”。

    由衷佩服男人的坚强,这年头被治疗枪声的人不少,但是似老林这般在这样恶劣条件下治疗枪声,且一声不吭的绝对屈指可数。

    “老林是个爷们,你做的很好!”华表脱口赞许一句。

    老林凄惨挤出丝笑容:“弹,弹头取出来了?”

    “是的,取出来了,在这儿!”将折磨林俊夫要死要活的弹头递到其面前,华表回道。

    抬眉看了眼,止血钳前端一颗带血的弹头就在林俊夫的眸前。

    就这么小小一个铁疙瘩,可是把他折腾的死去活来。

    “要留个纪念吗?”林俊夫问道。

    林俊夫无颜笑道:“留它做什么?”

    华表耸耸肩:“也没什么,只是一种习惯,我们这些当兵的习惯把身上弹丸收起来。呵呵,这也算是成长经历吧。”

    听罢华表说辞,老林想了想,抬起手:“那好吧,听你的,我就留它做个纪念!”

    弹头送到老林手上。

    华表重新把之前做过的清洗流程再做了一遍。

    罢了,取过新的止血带给老林场上。

    之后开口道:“弹头是取出来了,但是老林伤口还需要缝合。你先休息下,回头看看情况再说。”

    枪伤最大问题解决了,但伤口不缝合还是存在很大问题的。

    不过看时下老林精神状态,华表寻思还是给对方休息调整下。

    另外,他还是希望能把林俊夫转移回屋子。

    毕竟,这塔楼目前状况……还是太过危险。

    老林这个伤员待在上面终归不太安全。

    “我,我没事儿。”还是这么句话,林俊夫气息越发糟糕。

    也难怪,适才的连翻折腾委实是叫他消耗够呛。

    “华,华子,你,你别光顾着我,你,你的手情况怎么样?”

    华表忙前忙后操持林俊夫伤势,可他自己……别忘了,他的手掌那也是被狙击人穿了窟窿的。

    可就是这样,刚才他愣是用这只伤手给林俊夫清洗,取弹。

    “我这……呵呵,没事儿的。子弹穿过去了,小意思!”

    是不是小意思没人清楚,但是从华表轻描淡写的表情还真是看不出他有任何不适之感。

    “刚刚消耗那么大,喝点水补充下体液!”

    取过矿泉水,华表给老林拧开递去一**。

    完了自个儿也是打开倒灌入肚。

    整个取弹过程并未花费太多时间,前后加起来也就十五分钟样子。

    而这十五钟老天爷还算赏脸,至少华表操持中途没有遇到什么突发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