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 集卡阻击战(三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 集卡阻击战(三十八)

    男人如此自信,委实是叫老赵无语。.

    他实在不知道对方从哪儿来的信心,认为他会想和他做朋友。

    不过既然是说鬼话,老赵自是顺势接茬:“朋友!?呵呵,做朋友当然可以,可要做朋友最起码得互相认识一下吧。到现在你也不告诉我你是谁,要干什么,甚至连过来露脸见面胆子都没有,你说这事儿……这是做朋友应有态度吗?”

    老赵顺势攻击。

    男人随即笑道:“啊哈哈,说的好,见面!?这肯定是会见得,不过见面这种事儿自然不能乱来,那得讲究时机。现在这个局面咱们见面很多事怕是都不好沟通。我这人不喜欢做那种没把握事情。交朋友也是一样,再没切实能和你成为朋友前,我是不会跟你们见面的。”

    “哼,那这说了半天,咱不是对牛弹琴,你这大半夜来电不会就为了说这些废话吧?你知道,我这边可正梦里跟周公畅谈人生呢,你这没正事儿把我吵醒,似乎不和朋友知道吧。”

    言下之意,老赵在有意讥讽对方。

    你那边劳神劳力折腾怎么对付我们。

    我们这边弟兄可都在屋里休息的happy。

    老赵确定,男人周围肯定有手下在,他说这些挤兑话就是给男人那些手下听的。

    毕竟这大半夜,是人都会困。

    更何况,对方队伍这段日子守在村外定然不是一天两天了。

    胜利者联盟团队这边精神压力大,他们也绝对不好受。

    老赵说道上述东西就为刺激敌方队员。

    “啊,你可真是好兴致,今晚这么刺激你居然还有心情睡觉,唉,看来还是我送的大礼不够隆重啊。不过不要紧,我这人有一个特点,就是不喜欢叫人失望。既然之前送的大礼不和你心意,我一定会想办法改变这一情况。”

    还是意有所指的威胁。

    想办法,改变情况……男人模棱两可的话却是显而易见表明了他要搞事儿的态度。

    “是吗?你还真是够意思啊?跟你说了我对你大礼不敢兴,你还这么执着。也罢,既然你执意要送,那拜托能不能快点,你这晚上不困,我这边人可没功夫等你啊。”

    “呵呵,难道你不知道太过容易得到的东西,往往映像都不深刻吗?我现在要给你的,一定是能叫你映像深刻的大礼。所以不要着急,好戏都在后面,我保证一定不会叫你失望的。”

    细听男人的话,便是能感到深深的恶意。

    老赵什么人,他怎会听不出对方那所谓“映像深刻大礼”暗含意思?

    很明显,对方扯那些,目的就是想告诉己方,这村子他一定是要打下来的。

    不仅要打下来,而且要把胜利者联盟团队打服,打怕,打到永生难忘。

    所以综合男人上述威胁,老赵可以断定,男人现在肯定在筹备大招。

    接下来敌方怕是要招呼杀手锏了!!

    额头不由是沁出了几抹冷汗。

    老赵心理立刻是想到了外面第五辆集卡。

    前面四辆集卡给队伍带来的麻烦已经很清楚了,那后面那辆……

    答案似乎可以预见。

    “这该死混蛋,当婊子还立牌坊,真是恶心!”通话结束,吴暗骂一句。

    对于男人的恶心,这是胜利者联盟团队有目共睹的。

    老赵看了眼吴,面露一丝苦涩笑容。

    完了拿起手台:“大家都听见刚对面男人说话了吧。小段,李国!!”

    “在!”

    “你们盯好外面,现任何问题及时通报!!”

    不管男人要搞什么大事儿,他既然来了这通电话,就等于是向己方了宣战书。

    而就胜利者联盟目前状态,他们已经被逼到村内。

    换句话说,他们已然是没有退路。

    华表将塔楼内枪支全部收归一处,完了给所有枪支一一检查了一遍。

    该换弹的换弹,该上膛的上膛。

    塔楼目前有狙击一把,ak3只,95两只,92三只,手雷十来个,弹夹十来个,子弹数百。

    这就是华表眼下手里有掌握的所有武器弹药数量。

    当初整这么多,其目的就是为了能在塔楼坚持足够久时间。

    毕竟,上下距离太远,如果战斗在考虑物资补给,显然不合时宜,风险也越大。

    只是华表没想到的是,战斗才刚刚开始没多久,他跟老林便是被对方狙击手压制在了塔楼内。

    不过眼下好在塔楼内弹药补给虫族,队伍应付起来问题也不是很大。

    这样局面总得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

    确保所有武器都处在随时可以击状态。

    完了,华表挪动身子,来到沙袋缝隙处。

    毫无疑问,如果叫华表去预判男人口中所说的后续大礼会是什么。

    那村外公里所停的集卡就是他认为最大可能。

    五辆集卡依然是安静的停在道路中央。

    和来时不同,前四辆集卡在远程操控下已经被打开。

    华表现在有些后悔,当时为什么不究竟撇手雷给车子炸了。

    虽然那样存在一定危险,但总的来说肯定要好过现在被动挨打。

    而正因为自个儿当时的放纵,令的己方本就不多的战略优势全部没了。

    华表基本可以断定,自己埋设在村外荒草丛内的诡雷已经被畜生消耗殆尽。

    破损的城墙也起不到任何防御作用,反而成了屋内队员阻击障碍。

    更重要,男人那边迟迟未动展开的心里战术更加是叫人心忐忑。

    华表能够想象现在队员对敌人下一波攻击是处在一种怎样状态。

    毫不客气讲,男人这通电话一方面是明确告诉他还有后手,同时他也是要透过这个混乱己方队员战斗状态。

    华表现在旁的不担心,因为担心没用,该来的终归会来。

    他现在最担心是对方迟迟不动作,就跟你耗时间。

    这样的话,对整个队伍战斗气势和意志无疑会产生极大影响。

    眼下每托一秒,便是意味队员心太焦躁一分。

    这种情况一时半会或许没什么大碍,但长久来看,绝对是非常大的隐患。

    对此华表觉着自己很有必要要给队员们强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