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 集卡阻击战(四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 集卡阻击战(四十)

    “呵呵,他们不动手挺好!想要比耐心咱就陪他,反正咱这上面什么都有,咱们耗得起!”

    尽管气色不是很好,但老林对这场战斗还是颇有信心的。

    “唉,赵叔,你太厉害了,我不是你对手!”再次是输给了老赵,连着三局,吴皆是输的体无完肤。

    对此,老赵轻笑一声:“小吴啊,这下棋讲求的是心境,棋下的好坏与否,棋艺是一反面,但是心绪却是另一方面。我能赢你不是我比你棋艺高,而是你这心绪……不太平和啊!”

    意有所指的话语。

    正所谓下棋关心,透过跟吴的几局对弈,老赵能明显从年轻人焦躁落子这一情况推断他的心境非常浮躁。

    “怎么,沉不住气了?还在为对面的事儿忧心?”老赵一边重新摆盘一边闲适问道。

    吴轻叹口气:“是啊赵叔,却是如此,他们那边迟迟不动作,虽然我心里也告诉自己人家那是心里战,但是……但是……唉。”

    又是叹了口气,吴是真想不通老赵是如何做到心如止水的。

    看他下棋稳定态度,似乎对外界事情真的一点不在乎不担心。

    这让吴相当纳闷。

    “好了子,听我说,啥也别想,他们不搞事儿不是挺好的,这样咱下咱的棋,他们爱咋咋地,来来,继续。”

    “啊!?还,还继续!?”哭丧个脸颊,吴看着桌上期盼面露苦涩。

    他这跟老赵对弈,虽说心态不平和影响了他的挥,但是抛开这点……吴是真的不觉自己有能力搞定老赵啊。

    毕竟他这个年纪的人,更愿意去玩撸啊撸,大三亿枪战,至于象棋……可以不可以换成昆特牌啊。

    而就在老赵这边热情招呼之际,其桌上手台又是滋滋身大作。

    一听这动静,老赵,吴二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停下手上动作。

    完了,目光移转落在手台之上,心也是随之紧张了起来。

    “为,老赵,在吗?”

    出人意料之外,手台传出人声并非对面男人,而是毕大虎。

    听得老毕声音,老赵,吴双双吐了口浊气。

    “我在,”老赵回道:“有什么事儿吗,老毕?”

    “是这样老赵,我跟老越商量,这对方半天不动手,我们这样干等着也不是个事儿啊。我们的意思,咱是不是可以趁着这机会,主动出击,直接过去把他那该死集卡给炸了。我看他后面还怎么跟咱嘚瑟!!”

    抛开老毕提议是否可行,有一点集卡对村子威胁程度毋庸置疑。

    如果现在能把外面集卡端了,炸了,那对对面男人还真是不小打击。

    毕大虎的话给老赵提了个醒。

    过去一段时间敌人迟迟未动,的确是给了他们行动机会。

    想到这儿,老赵回道:“别着急老赵,你先等一下,我这边马上给华子那边说下。”

    要想动作,先得确定外面状况是否可以实施这个计划。

    收声,老赵这边刚结束通话,吴便是从旁提醒:“赵叔,这档子事儿,咱怕是不好直接给华子喊话吧。”

    吴的提醒叫老赵意识到了问题。

    的确,要想趁着敌人不动作功夫反戈一击,,这自然要突然袭击才能达到效果。

    虽然就目前情况并不能表明对方可以听到己方呼喝声音。

    但是保险起见,要想顺利实施这个方案还是得尽可能隐秘。

    “可问题老林,华表那边手台都被打坏了,我们现在要跟他们采取其他联系方式……”头疼,相当的头疼。

    老赵摸着脑袋,这没有手台支持,双方间的沟通却是存在很大不便与麻烦。

    “我看要不这样赵叔,我去给华子递送手台你看如何?”

    闻言,老赵瞥眼落在吴身上,随即他便是用力摇了摇头:“不行!”

    “为什么啊赵叔!?”

    “很简单,在外面不知道什么地方就埋伏着狙击手,你这样出去太危险了。”

    老赵头脑还算清醒,他还没忘记那个差点要了老林性命家伙。

    “可小段不是说了,那个狙击手已经被解决了嘛!”吴不放弃道。

    老赵继续摇头:“小段是干了一个狙击手没错,可谁知道还有没有其它替补?老林已经中枪了,我不能在让你去冒险!”

    “可是老赵,现在的情况……”

    “好了小吴,这事儿没的商量,你不用再说了!”老赵很是果决的抬手终止谈话。

    他很少这般气势十足与人说话。

    但是现在,在这个问题上,老赵不容反驳。

    原因无他,刚才听到华表那边给出老林被枪击话语后,他的心都揪在了一起。

    也正是老林中枪,让老赵再次想起之前沈炼牺牲的场景。

    那种痛老赵不想再经历一次。

    如果要拿小吴的命去拼外面集卡,老赵宁愿继续等待,完了到时与畜生来上面对面较量。

    老赵的决绝让吴没有办法。

    他本就不似王强,温泉鑫那样较真。

    既然老赵这般决绝否定,他也就不在提及。

    不过年轻人不提,老赵心下却是还在思索。

    毕竟毕大虎提的这个提议的确是个不错建议。

    要是己方真能出去端掉最后集卡,对地方绝对是不小打击。

    只是要做这事儿,为了安全必须得跟华子那边确认下状况。

    否则盲目出击,风险太大。

    可要怎么给华表联系呢?

    思量了一会儿,老赵灵机一动,他慕的响起一件事儿来,当下拿起手台朗声征询:“李国,如果用你的无人机运送手台,可以负担的了吗?”

    是的,老赵灵机一动想到的东西就是利用无人机运送手台。

    无人机出去就算被打下来也无所谓。

    损失一架无人机总好过己方人员受伤。

    而且如果真的无人机出去被对方打下,那边更好佐证了地方还有狙击手这一情况。

    李国的回答随后传到:“老赵啊,这没问题。无人机可以负担!”

    “好!太好了!”激动难以抑制的着手拍了个掌。

    老赵马上给华表下达命令:“既然可以,那你马上给华子他们那边送个手台过去,我们需要跟他建立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