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三十五章 集卡阻击战(四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百三十五章 集卡阻击战(四十二)

    “大家都冷静点,我知道这段时间大家被压得憋屈不好受,但那就是敌人的一种战术策略。如果我们心态受影响,那才是真的受他们牵制。华子不让大家去外面炸车,是有他的理由根据的。你们视野受限可能看不清楚,但是从我们这里可以很清楚看到,咱村外的荒草丛因为之前轰炸,大火,已经被销毁的七七八八。现在虽说对方迟迟没有进攻,但是若就这么派人出去,没了荒草遮阳,这样过去风险太大。咳咳!”

    “老林!”见得老林咳嗽,华表不由脱口。

    老林随即把手一抬,示意自己没事儿,完了继续道:“别忘了之前的狙击手,我们现在没有理由证明,对方就没有狙击手埋伏我们。我相信大家应该都不想见到自己兄弟出事儿吧?所以,听一句劝,不要冲动,继续待在村里。我们只要守住村子,对方就拿我们没办法。咳咳,咳咳咳!”

    剧烈咳嗽。

    华子面上忧虑之色更重:“老林,你,你怎么样?”

    “我,我没事儿!”老林照旧摆手,示意自己好的很。

    不得不说,老林适才的劝说还是很靠谱的。

    听罢他的话,温泉鑫等人没在继续执意。

    他们虽然心里窝火想要搞事儿。

    但老林说道的荒草丛实际情况让他们识趣打消了念头。

    的确之前队伍出去,那恰恰是因为村前荒草丛存在。

    有了荒草丛,配合现在黑夜暴雨基本不用担心被敌人现。

    可眼下荒草丛因为爆炸,大火焚烧毁坏殆尽,在贸然出去,诚如老林,华子说道那样,己方就真成活靶子了。

    “老林啊,你现在情况到底怎么样?”老赵一直在注意林俊夫说话口气。

    之前因为沟通问题,老林始终没有答话,所有事儿都是交由华表处理。

    所以他并不清楚老林到底伤势如何,时下老林答话,一则让他心安,至少能说话就说明没大碍,不过与此同时,透过老林气息不稳说话语气,也是叫老赵听出了点异样。

    “我没事儿,现在还可以?”

    “你是手臂中弹?”老赵继续追问。

    “是的。”

    “弹头打穿了还是嵌在肉里?”这个问题之前吴中弹老徐就说过。

    如果子弹打穿那对身体伤害相对较小,反之如果嵌在肉里,那就比较棘手了。

    “没打穿,在肉里。”

    林俊夫没有搪塞,他如实回道。

    闻言,老赵心瞬间提到嗓子眼:“嵌在肉里!?那……那我们得想办法把你弄下来啊!那个华子……”

    一听林俊夫实际情况,老赵明显是慌乱了。

    听得自己老伙计这般急躁反应,林俊夫不由也是感到一丝暖流。

    此生能交老赵这个伙计,他老林也是值了。

    “没事儿老赵,你不用担心我,华子刚才已经给我做过处理了,嵌在肉里子弹也已经被取出来。我没事儿的,真的没事儿。”

    “子弹取出来了?老林这不是闹着玩的,你可别骗我!”老赵有些不太相信老赵话语。

    无奈之下,老林回道:“我的话你不行,华子的话你总该信吧,来,我让华子自己给你说。”

    没的办法的老林,只能是把说服希望交到华表身上。

    手台送到华表跟前,老林眼眸注视对方,期间意思相当明显。

    华表也不傻,当然名表老林眼神意思。

    另外,这个节骨眼也确实不易叫队员们为其它事情忧虑。

    他可不希望回头下面又为营救老林事情吵吵。

    现在情况不明,显然还是老实待在屋里以不变应万变为妙。

    所以华表不用老林多做劝说,当下直接道:“老赵啊,老林他这边情况还算稳定,我刚才已经给他把弹头取出来了,目前问题不大。”

    此音传出,队员们的心也算是落下来一点。

    既然华表说没事儿,那应该就没大事儿了。

    “没事儿?那就好。如果有事儿,华子你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我们去接老林回屋。”

    “好的!另外老赵,现在情况大家都待在屋里不要出来。对方后面肯定还有后手。”华表适时提醒。

    老赵当即肯定附和:“我知道,我们不会出去的!”

    通话结束,时下手台成功透过无人机给老林,华子他们送去,让塔楼,物资重新建立起了沟通渠道。

    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儿,对整个战局也起到了关键作用。

    至少后面再出现畜生突袭事情,他们楼上楼下还能保持联系。

    否则光是靠吼喝,在大战之时,恐怕就……

    撩起袖腕,华表看了眼时间。

    现在快要凌晨四点了。

    这眼瞅着天就要放亮,可敌人就似是消失一般,半天没有动静。

    “老林啊,你迷瞪一会儿吧,这里我盯着就好!”

    老林眼下很是虚弱,在他个人的确很像闭眼休息一觉。

    只是目前情势你叫他怎么安心睡去。

    再说了,现在局面他林俊夫有不可推卸责任,加上华表手掌也有伤势,于情于理,他都没道理这个节骨眼睡去。

    “我没事儿,精神好的很,华子,你忙活一整晚了,好好歇歇吧。”

    对此,华表很干脆回了句:“老林,你就别矫情了,看对方这样子,今晚应该是不会搞事儿了。你听我的迷瞪一会儿,别忘了,我刚可是给下面队员做保证了。回头你要是出事儿,你叫我怎么给他们解释?或者我现在送你下去?”

    华表这话真假老林无从知晓,但是从对方面色肃然表情看,老林知道华表不似开玩笑。

    这个节骨眼下去,那期间风险毋庸置疑,老林自觉已经给团队带来很大麻烦了,要是再叫队员们为他折腾,那可就……

    “行了行了华子,你别说了,我休息不就结了。这样,咱一个小时一班,轮着来,到点你叫我。”

    “好!没问题!”

    话是这么说,华表自身可没这个打算。

    尽管他刚才与林俊夫说今夜对方不会搞事儿,但他心下清楚,那不过是他劝说中年人休息托辞。

    论道实际……作为一名军人,是不会做那般无责任断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