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四十八章 改造丧尸(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百四十八章 改造丧尸(七)

    当然咯,对于这些东西,华表心理自然清楚。

    他也从未想过能靠着静默避过丧尸打击。

    和丧尸一战,那是在所难免的。

    他之所以让队伍保持静默,只是想尽可能拖延时间,逼迫对方尽快把后手显露出来。

    不然似现在这样挤牙膏似的进攻方式,对队员精神压力大不说,对己方弹药消耗也是不得不算计事情。

    华表希望能够尽可能多的叫对手把后手使出,然后统一打击丧尸,最大限度节约弹药,真正做到高效杀敌。

    可是事态的展显然是不容许他这法子继续了。

    现在的情况,不是他逼迫对手使出后手,而是攀爬围攻塔楼的丧尸大队让村内队员不得不出手援助。

    事情已经展到这个局面,华表知道多说无益,事态已经无法改变。

    不过下面队员攻击没法阻止,段成伍那边还是有必要在提醒一下。

    如果段成伍支援性开火被现,那对山上女人儿童可就是巨大麻烦了。

    适才敌方狙击手被解决,对方一定会寻找己方攻击点。

    华表可不希望因为自己这边麻烦连累段成伍。

    一旦他开枪被对方锁定,对方肯定会对后山采取报复性打击行动。

    到时后上出了问题,那己方可真就大乱了。

    绝对不能让这一情况出现。

    手台按下,华表果决吩咐道:“成伍!你听好了,无论如何,你都不要开枪!!记住你的任务,就是保护山上家人,不管我们这边遇到什么麻烦,危机,你都不要出手!!”

    不容辩驳的口气,华表的声音透过手台传到己方队员耳中。

    老赵听罢,立马明白华表这般强调意思,当下附和出声:“没错华子,这里有我们在,你就别出手了。确保山上人员安全之你的任务!”

    望着狙击镜里的紧张事态,段成伍额上眉头紧蹙。

    这个时候你叫他眼睁睁看着己方队员在村里陷入水火而无所作为,这种事儿……

    你说他如果手里没有家伙也就算了,可问题他手里端侧**不是烧火棍。

    加上他地形优势,想要开火狙杀丧尸是很容易办到事情。

    他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决心,可是自身所背负任务叫他不能开火。

    开火就意味着暴露,暴露就以为这死亡。

    和华表处境一样,他段成伍可以为了队伍不顾性命牺牲自己,但山上队员们性命他段成伍不能不管不顾啊。

    手捏手里**,纵使心底如何想法,为了大局,段成伍最终还是拿起手台回了简单两个字:“明白!!”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虽然华表算不得段成伍的上司长,但是对方的话是有道理。

    既然有道理,身为军人段成伍便是没道理拒绝。

    得到段成伍肯定答复,华表紧张心绪稍稍松了些。

    至少就目前来说,暂时不用担心段成伍暴露而是后山队伍陷入危机。

    “华子担心!”

    “砰!枪声响起,林俊夫枪打尸脑,被爆头畜生应时在地。

    只是老林这般出手也仅仅是解决一只畜生,他吼喝原因是另外一只丧尸正悄然无息朝华表摸了过去。

    调转枪口已经来不及救援了。

    听到身后林俊夫呼喝的怀抱立马是从通话中回过神来。

    不用抬头确认,脑顶变暗的天空已经很好说明了问题。

    没有任何犹豫以及多余动作,华表探手向上,完了跟之前对付畜生手法一样抓住畜生衣襟完了向下拉扯。

    拉扯之后畜生显然也是有所防备,弄的华表脚下失控不禁向后栽去。

    见得这一幕,老林心惊不已啊,他本能调转枪口对准尸身。

    可如此近距离,华表又和丧尸纠缠在一起,老林虽然试图用枪爆头丧尸解华表之危。

    但这种情况,老林对自己枪法没有信心,更重要,他担心万一打偏那可就会伤到华表,闹不好直接能误杀华表。

    筹措局促间,老林错过了最佳狙击时间。

    背脊在畜生下落重压下,华表与塔楼地板来了次亲密接触。

    放倒华表的攀爬者无疑是早早做好了攻击准备。

    畜生丝毫不受这突然坠空影响,对他来说面前畜生才是他最重要攻击目标。

    张开泛黄的唇口,攀爬者借势朝华表攻去。

    老林在旁不由是惊呼脱口:“华子!!”

    面前畜生口牙清晰可见,无疑只要给他华表来上一下,他这辈子就算是完犊子了。

    但是华表怎么可能会给畜生这个机会,尽管现在情况对他很不利,尽管事突然让他来不及做过多规避动作。

    但华表到底不是一般人,他的能力,反应力以及应对紧急危机的思维意识绝对不是吃素的。

    这不畜生重压叫他后仰栽地,情急之下,华表抬膝顶在畜生腹部,完了,就势一顶,两腿伸展开来。

    被顶的攀爬者,眼瞅着大餐就要道口,可就在即将着口那一瞬,他整个人被华表蓄势顶起的双腿给倒踹了出去。

    空中一个翻滚,畜生在空中做了个翻转,完了重摔在地。

    得手后的华表,上身登时一松,不过他顾不得松气,当下眼眸后望,但见被踹飞畜生竟然是半挂在入口。

    这可是难得机会啊,华表可不会错过这难得“补刀”机会。

    当先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翻越而起。

    起身后,华表没有任何犹豫,返身来到入口处。

    被华表送出的攀爬者,此刻两只手挂在入口边缘,由于下方没有可供他受力的受力点,所以使得畜生即便具备攀爬能力此刻也没向上继续。

    望着倒悬凌空徒劳挣扎,意图上来的攀爬者,华表目光一凝,着脚照着畜生两只罪恶双手怒踏而下。

    这对畜生双手不知道沾染了多少幸存者的血,尤其适才华表自己都差点搭在里面。

    所以对于这畜生,华表心头火气也是极大。

    脚掌用力碾压,畜生虽然不知疼痛,不惧华表这般碾压,但是别忘了,畜生在丧尸毒株侵袭下,这相关批复骨骼都以催化。

    几乎是简单碾压揉搓,华表便是能清楚感到脚下畜生骨头碎裂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