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六十六章 吴超死了(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百六十六章 吴超死了(二)

    此刻的温泉鑫已然是被吴的惨死遮蔽了双眼。

    现在的他满心悲愤,除了复仇,其它什么都无所谓。

    只要能杀了面前畜生,温泉鑫根本无所谓自己将会如何,哪怕牺牲掉自己姓名他也在所不惜。

    “小温,我叫你趴下听到没有!?”老赵再次出声呼喝。

    可温泉鑫呢压根不予理会,他就跟没有听见老赵话语似的。

    他撕心裂肺的狂吼着,他狂吼的声音慎人心魄。

    温泉鑫似乎要用这种吼喝来宣泄他内心苦闷。

    至于老赵的吩咐他自然是听见了,但心底本能情绪自动屏蔽了老赵的命令。

    开玩笑,这个时候,温泉鑫怎么可能放弃战斗。

    吴绝对不能就这么平白无故死了,冤有头,债有主,作为吴的兄弟,温泉鑫必须替他报仇。

    更何况吴对温泉鑫来说,可不单单是朋友那么简单,对方还是他救命恩人。

    没有吴,温泉鑫早在监狱一众战役中就死了。

    端着枪,温泉鑫愤怒宣泄弹药。

    和吴一样,一梭子弹夹顷刻鞋楦完毕。

    见得温泉鑫没有停手意思,老赵知道不用强是不行了。

    温泉鑫什么性子他清楚,吴跟他什么关系他更清楚。

    这个时候指望年轻人主动挺火,说真的,老赵知道是在太难。

    当下趁着温泉鑫换弹节骨眼,老赵顾不得许多,掀过身上吴尸体,完了站起身子,冲到温泉鑫身前。

    然后不由分说,着手按在温泉鑫正在换弹的枪身上。

    “老赵,你干什么啊!?”

    蹙眉怒瞪老赵,对方的举动让温泉鑫恼火。

    “小温,我叫你趴下你为什么不听!?”刚才就是因为自己的迟疑害得吴惨死。

    如此情况,老赵绝对不容许生。

    所以一改以前的温雅模样,老赵近乎爆喝质问温泉鑫。

    老赵不喝还好,他这一喝,温泉鑫的火气也是蹭蹭上涨:“我为什么不听!?你他娘的问我为什么不听!?子刚才开枪时候你怎么不叫他趴下!?现在他死了,你叫我听了,你不觉着这他妈太好笑了吗!?”

    温泉鑫的回斥好似一把钢刀直插老赵胸口。

    疼!难以言表的痛。

    这种痛没法用言语形容。

    尽管老赵也知道吴的死和自己有脱不开原因,但时下被自家兄弟这般当面点名质问,老赵实在是……

    无言以对,无地自容,面对温泉鑫咄咄逼人目光,老赵当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别说作答,老赵甚至连直视温泉鑫勇气都没有。

    他理亏啊,深深的理亏。

    这件事儿,这辈子恐怕老赵都很难从自责愧疚中走出。

    “答不出来了!?打不出来就给我让开老赵,然给我杀了这狗日的,替子报仇!!”

    说话间,温泉鑫就要蛮力举枪再射。

    感受到年轻人手下加力的老赵,立马是从恍惚神情中回过神来。

    完了赶紧是同时加力继续朝枪身施压。

    角力间,温泉鑫语气不善火大道:“你干什么老赵,你他娘给我起开,让我杀了他给子报仇!”

    “你冷静点,别冲动,你觉着靠你手里家伙能把那货杀了吗?”老赵不避不让质问道。

    “能不能杀那是我的事儿,用不着你操心!你给我闪一边去!”说话同时,温泉鑫手上便是再次动作。

    两个男人就这么杵着一把枪角逐力量互不想让。

    在他们后方,改造丧尸兴奋的敲打打击乐。

    好家伙,突然又冒出两个肥美大餐,这对畜生诱惑力可想而知。

    他一双手臂不停敲打窗口铁栏。

    加错间,刺耳爆响时断时续。

    可是对于这些,温泉鑫,老赵充耳无闻,两个男人就那么你看我,我看你,仇视对方。

    “你起开老赵!别在这儿挡事儿!”

    “你给我把枪放下,别找死!”

    争吵间,手台再次响起,内里段成伍紧蹙提醒声再次传来:“规避,规避!度规避!畜生又要射击了!”

    透过远处观察,段成伍看到垂落的加特林又有抬头之势。

    这说明什么,毋庸置疑。

    段成伍不敢有半点耽搁,第一时间是给老赵,温泉鑫去警告。

    只是段成伍不知道的是,此刻的村长室早已乱成一锅粥。

    尽管他之前已经极尽可能的去给下面提醒汇报。

    但可惜终究还是没能引起下面队员注意。

    吴已经死了,这个消息暂时还未传出。

    听得段成伍来消息,老赵下意识侧目朝窗口撇了一眼。

    果不其然,畜生肩头的加特灵已经开始调头。

    见得这幕,老赵当下提高音调喝道:“别闹了小温,赶紧放下枪,趴下!不然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哼!得了吧,怕死你就走!老子要给子报仇!我要宰了这狗日的玩意!!”

    温泉鑫完全是被愤怒遮蔽为了双眼,以至于时下说话都毫无顾忌。

    而他这毫无顾忌话语就如同一枚钢针再次扎在老赵胸口。

    怕死你就走!!

    我怕死!?自己的行为在年轻人心下就是怕死!?

    这一刻老赵心下也是不由涌起了一股悲戚啊!

    吴的死他有责任这不假,他也不否认。

    但如果这样被人认定怕死,不作为,老赵不能答应。

    不过眼下不是计较这些时候,老赵到底还是抱有了一分理智。

    时至此刻,既然沟通无法解决实际问题,老赵就只能是用强了。

    “小温,得罪了!!”

    话音落下,老赵身形向前,右臂簕竹温泉鑫脖颈,然后跨步向前,右腿卡在温泉鑫左腿,顺势一别,双双向地面栽去。

    “老赵,你……”

    后面的话未有道出,温泉鑫整个人便是因为失去平衡,倒在向下。

    老赵在其中立拉扯下,同样是栽了下去。

    而几乎就在老赵擒拿摔跤得手同时,背脊一排呼啸子弹飞射而过。

    “哒哒哒哒哒哒!”

    石灰,碎石相继落下,老赵手抱脑袋,趴在地上,他把温泉鑫死死护在身下。

    绝对的千钧一啊,适才如果不是老赵当机立断把温泉鑫放倒。

    那么现在不止是温泉鑫,饶是老赵自己都得完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