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 吴超死了(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 吴超死了(四)

    “哐唧!哐唧!”

    畜生本能对阻碍他前进的窗户拳打脚踢。

    听着窗口传来动静,老赵不由是将目光从床上昏迷温泉鑫收敛目光。

    吴超死了!尸体还在外面,时下老赵想法就是抓紧时间把吴超尸体抢救回来。

    虽然这样做并不能改变什么,但是身为老赵,在眼下这个节骨眼如果不做些什么,总觉着心理不安。

    入土为安!!人既已死,无论如何不能再让尸体遭殃了。

    想到这些,老赵立马是调转身子朝屋外行去。

    畜生搞出动静叫人烦躁。

    而相较于烦躁此刻更叫老赵心有余悸的是,畜生目前位置。

    细想之下,这畜生过来是因为己方火力打击凑上来的。

    也正是因为此叫得畜生眼下主攻目标是窗口。

    这大抵是不幸中的万幸。

    看看畜生现在攻击态势,如果说刚才己方实在屋门附近狙击他,那后果……

    毫无疑问,被畜生破窗总好过破门。

    窗破了,至少畜生进入速度会大大受限。

    而屋子正门被迫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那等于是彻底丧失村子二道方向,他跟温泉鑫性命也将岌岌可危。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考虑自己性命时候。

    老赵目光从窗口畜生躁狂举动移开,落在角落里一个身影上。

    此刻的吴超派在地上没有一点反应,背脊散落着石灰,碎石。

    地面砖石早已是被他流淌血水浸染。

    望着地上那血红的颜色,一股悲凉从老赵心中泛起。

    这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

    照旧是满心自责,在老赵看来,无论他有多少理由,也改变不了间接害死吴超这一事实。

    得把吴超拖回里屋,这是老赵眼下最切实想法。

    既然自己这边已经决定退回道里屋驻防,那就决不能把吴超留在外屋给畜生糟蹋。

    顾不得许多,老赵压低身子,尽量减少自己暴露机会。

    因为他清楚,这改造丧尸之所以能屡屡精准对他们实施打击,绝对末日救亡复兴会在畜生身上安插有“眼睛”。

    只是眼下老赵没法确定末日救亡复兴会给畜生安插的“眼睛”在哪里,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减少身子暴露机会,免得给畜生击杀自己机会。

    话虽这么说,可实际那会那么容易。

    改造丧尸眼下就杵在窗口,老赵只要露头势必被发现。

    而且更为主要一点,改造丧尸从上次开火后到现在一直没动静。

    换句话说,他老赵这个时候过去拖拽吴超尸体多半会遭到末日救亡复兴远程打击。

    而就在老赵这边苦恼伤神下一步怎么做时,空中突然想起手台呼叫声:“老赵,滋滋,发生什么了,滋滋,你们那儿,滋滋,刚,怎么回事儿。”

    也不知道是不是手台在适才战斗中受到的碰撞出了问题。

    总之时下老赵这边听来,电波干扰声很重。

    但即便如此,手台内里传出的询问他还是大概听明白了。

    无疑,从声音判断,这是塔楼华表发来的。

    身处塔楼的华表眼下最着急的莫过于老赵,温泉鑫,吴超所在的村长室了。

    要知道,这村长室对于整个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来说意义可是绝对不一般啊。

    往大了说,村长室是胜利者联盟团队从别墅转移到村落,第一处发展地点。

    也是他们实现自力更生,自主生活正式开始地方。

    另一方面,这村长室也是胜利者联盟团队在村里所有屋子构建最为坚固地方。

    所以不客气讲,村长室更像是胜利者联盟团队在村类一众象征。

    村长家如果被畜生攻破,那对村里队员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而眼下情况,华表虽然没法探头查看下面状态。

    可改造丧尸加特林大作噪响还是清楚道明了相关实际。

    更糟糕,华表还听到了老赵和温泉鑫的挣扎。

    虽然因为加特林噪响动静并不是十分清晰明白,但是华表还是从零星听得只言片语中的关键字感到深深不安与担忧。

    “喂!!老赵,收到请回话!!收到请回话!!”

    呼叫半天没有答复,搞不清状况的华表心底焦虑可想而知。

    莫说是华表,饶是目前神经状态堪忧林俊夫也未自己老伙计性命堪忧。

    “老,老赵他,他不会出啥事儿吧!?”

    林俊夫的提问,同样是华表时下想要知道事情。

    可惜……“不会有事儿,下面屋子咱们都有进行加固,畜生想要突破很难!!”

    为了不叫老林多做操心,华表好意给出句连他自己都难信服话语。

    言罢,华表拿起手台,按下通话按钮,再次焦促呼叫:“老赵,小温,小吴,你们那边现在情况如何,收到请回复!!重复!收到请回复!!”

    接连呼叫五六次,可手台内始终是没有回应。

    华表,林俊夫的心不由是低落了下来。

    尽管二人都不想把事情想的太遭,但现实情况……容不得他俩不忘坏方向琢磨啊。

    只是华表,林俊夫不清楚的是,在他们竭力呼叫之际,老赵这边也很尴尬。

    摆在老赵面前的事儿,手台位置他已经确认,距离他也就差不多二,三米距离。

    可问题,眼下情况,即便是只有两三米距离,对他来说都是一个难以逾越的鸿沟。

    老赵现在旁的不怕,最担心就是畜生肩头加特林,那玩意一旦开火,他这冒出去瞬间就会被打成骰子。

    老赵不能死,也不愿死。

    不说里屋温泉鑫昏迷需要他照顾不能死。

    另外山上还有自己女儿在等着自己,他老赵也不可以死。

    但不管怎么样,吴超的尸体必须救回来。

    年轻人已经遭受了太多,不能让他死后还被抛尸,最后落得被畜生蚕食悲剧。

    该怎么办呢!?这是横在老赵面前一个难题。

    如果能把畜生吸引到另外一间屋子或许是个不错选择。

    对,把他吸引到隔壁屋子。

    打定主意的老赵立马付诸行动。

    他深提口气,完了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个纵身越近,朝屋子对侧跃身而去。

    身影一闪而过,末日救亡复兴那般人有没有看到自己动作老赵不清楚。

    但是很显然,正忙着敲打窗户铁条,整打击乐创作的畜生显然没有察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