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战前动员(上)-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八十三章 战前动员(上)

    又是到了正午时分,炙烤的温度,将厂长室蒸腾的雾气弥漫。

    幸存者们各个紧锁着眉头,他们正在就明天的抢收行动进行着仔细的商议。

    “那么……也就是说这次行动,并没有搜罗到多少物资咯?”

    林俊夫的问话令得在场一众皆是面露出苦涩的笑容,虽然他们也知道此般结局完全是受情势所迫,但任务的失败却是不争的事实。

    胡晓东非常遗憾的点了点头:“是的,林管,物资方面我们并没有带回多少。”

    早有所料的林俊夫并未表现的太过吃惊,相反他异常平静的安慰道:“没事!物资什么的都是身外之物,最重要的是各位兄弟能活着回来!只要人活着!其他东西咱还可以想办法再弄!”

    “是啊!林管说的没错,大家都已经尽力了!千万不要再因为此事而怨自在身呀!”适时的开口补充,尉泱也是看出了众人面颊上的懊丧之色。

    朝尉泱投去一抹赞许的眼神,林俊夫话题一转,言归正传道:“那镰刀有统计过带回了几把吗?”

    “这个~”下意识的看了胡晓东一眼,毕竟对方的情况唐小权可不清楚。

    “一把,如果算上大壮手上的,应该有3把。”胡晓东回答的极为干脆。

    对此,唐小权点头示以谢意,然后将己方的数字加上,正色言道:“镰刀数量目前有5把!”

    “5把……”兀自念叨了一遍,林俊夫不由轻蹙起了眉头:“这可就有点难办了呀!”

    至于林俊夫口中的“难办”指的是什么,不消他说明众人也都明白。

    毕竟镰刀是收割的工具,少了这玩意无疑会对收割的效率造成巨大的影响,尤其是在这末世之下,野外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可能意味着生死。

    所以……

    这确实是个问题啊!习惯性的把玩了两下刘海,唐小权一边思索,一边道:“实在不行,我们只能拿别的东西凑了。林管这厂子是做服装的,剪刀应该不少吧,我看要不就给余下的人每人配上一把,你看如何?”

    “呵呵,”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林俊夫抹了把脸上的汗水,继而有些为难道:“小唐啊,这个……怎么说呢,用剪刀肯定是没问题的,只是厂里面大都主要是小纱剪,那玩意剪剪线头,刮刮毛絮倒还可以。但剪稻杆就有点……”

    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旋即林俊夫又是想到了什么,赶紧补充了句:“哦,对了,裁剪房倒是有把剪面料的大剪子,那个可以拿去用。”

    很显然,唐小权并不清楚所谓的“小纱剪”为何物,但从林俊夫眉宇间所透的神色可以判定他的此般提议肯定是行不通的。

    再次俯首寻思了片刻,不管怎样,这抢收工具是必须要有的,不然仅靠徒手掐撵,那速度实在是太慢了。

    “要不,咱们找些铁片打磨一下吧,虽然用起来可能不那么顺手,但有终究是聊胜于无的。”

    事及于此,林俊夫也知别无他法,所以未做多少考虑当即点头应道:“好,这事待会咱们再办!”

    “嗯,另外,林管,为了安全起见,我个人建议最好给参加抢收的妇女普及一下丧尸的基本特点,尤其是如何防御击杀它们,毕竟……”

    耸了耸肩膀,唐小权不想在战前说不太吉利的话,所以仅用肢体语言表达了他的意思。

    “这个是自然!我已经考虑过了,今晚开个动员会,到时在会上我会把今天你们的遭遇和厂区目前所经历的危机和职工交待清楚,好让她们有个清楚的认识!”林俊夫表情严肃,看得的出他今晚是打算毫无保留的向众人兜底了。

    不过对此,唐小权却是有着其他看法:“等等,林管!或许现在还不是坦诚相告的时机!”

    “哦?”眉间下意识的一挑,林俊夫有些不理解的摸了摸掌中的杯壁,继而淡淡的问道:“为什么?”

    “很简单,我们不能打击职工的信心!没错,我们现在的确各方面物资都很紧缺,而且我相信这事即便你不说,职工也都知道!所以眼下最重要的是给他们重建信心,尤其是在明天行动伊始之际,我们无比将每一个参加抢收人员的心态调制最佳!”

    似是觉得年轻人讲的颇有道理,林俊夫兀自点头的同时,嘴中也是不忘追问道:“那你有什么具体的打算吗?”

    “有!我是这样考虑的,咱们晚上与其弄动员会,不如搞个庆祝会!”

    “庆祝会?”眉头不由蹙在了一起,这回不止是林俊夫,饶是一旁的其他幸存者也是不自禁在心底浮起了丝莫名。

    毫无疑问,他们很难理解,在这样一个物资紧缺,事关生死的紧张时刻,年轻人怎么会想起来搞什么庆祝会。

    只是唐小权有着自己的想法,他并未因众人投来的质疑目光而产生半点改变的念头,他兀自清咳了两声,然后平静道:“是的,我建议搞庆祝会!至于为什么,大家不妨想一下,一个人如果长久生活在有上顿没下顿这样无助的环境中,他的大脑,他的思想,他的精神状态会萎靡到什么样的状态!这样的人,别说是抢收,你现在就是叫他们去做最简单,最基本事情,他们怕也未必能够做的好!说句难听点,这里绝大多数职工已经对生不抱什么希望了,他们和外面的行尸走肉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了!”

    相当无理的话语,唐小权此版言论可以说非常没有礼貌。

    但是在他话闭之后,却是没有一个人对他进行反驳!

    是啊!哀莫大于心死,于人而言,心死了!那么一切也就都结束了!

    这是林俊夫一直后怕切一直不愿面对的问题,今天被年轻人当众提及,令他好似利箭穿心般震撼!

    “好吧,”轻吐了口长气,林俊夫稍事平复了下心情,然后略显颓然的淡淡道:“说吧,小唐,你打算怎么干?”

    “嗯,这样,目前职工尚不清楚我们此行究竟收获如何,所以咱们不妨就利用这个做些文章……”

    如此这般的将心下想法与众人一一道出,不多时关于所谓“庆祝会”的详细筹划细节便是众人的商讨下被拟定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