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 吴超死了(二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 吴超死了(二十)

    男人说的东西,对老赵而言,那就是一个屁。.

    但对面家伙显然不清楚胜利者联盟团队队伍构成。

    在他看来,这只队伍和他过往所遇到队伍一样,都是面和心不合的乌合之众。

    只要给予适当打击,然后晓以利诱便能轻松从内部将之瓦解。

    这档子事儿,男人不是第一次做,也非是第一次取得效果。

    所以他对自己上述话语成效性是很有信心的。

    他可不相信什么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胜利者联盟团队或许有个别人心性坚决,不为外力所动。

    但这样一只队伍,尤其还是处在末世之下,绝对不可能是铁板一块,他们当中肯定有人想要活命。

    那只要有这样人存在,自己的计策就能得手。

    只要对方队伍有一个人听取自己命令动手杀了人,俺么剩下人势必人人自危,这不信任情绪就会在众人心下滋长。

    到了那时,不是你想忠诚就能忠诚的。

    就算这么做最终没法达到兵不血刃拿下存在目的。

    似这样一个互相提防,人人自危的队伍,想要拿下还不手到擒来!?

    男人对自己这番说道话语当真是越来越满意。

    为了进一步达成自己目的。

    男人继续有意为之鼓动道:“呵呵,怎么,是着急了吗?也难怪,我吧你们上层最担心,最想掩藏的东西给抖出来了嘛。啊,对了,忘了问一句,你该不会就是我口里说的那些决策者之一吧?”

    明知故问的嗔怪,男人故作戏码道完,啧啧舌头:“哎哟,你要真是的……难怪你会这么着急啊,被我点破心思是不是觉着脸上无光啊。不过兄弟我真不是我说你,你说你们为了权利地位也没什么。男人嘛,在这末世大好局面,都想为自己野心做些事情。可你们为了自己一己私利把整个团队往火坑里推这就……你说你们当初如果接受我们提议加入我们末日救亡复兴会,现在还不是好好做你们的团队领?我们从来没有说要求加入我们势力的队伍重新换领导班子啊。你们现在的做法……多的我也不说了,道理我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如果你真是这支团队头面人物,如果你还想继续做你的头头,那我给你建议,放下武器,投降吧。为你下面兄弟考虑考虑吧。他们跟着你活到现在也不容易,不要再为了所谓权利执迷不悟,枉送自己性命了。”

    一阶段鼓捣队员反水,现在可好,这男人直接是拿管理层开刀了。

    只是男人那冠冕堂皇话说的着实叫人好像,尤其是最后那句“不要再为了所谓权利执迷不悟,枉送自己性命了”,时下谁才是那个为了权利执迷不悟的主?

    答案似乎不言而喻。

    贼喊捉贼,能不可笑?

    “哼哼!”轻笑一嗓,老赵随即反问:“你开出的条件还真是有人啊,可是我怎么知道放下武器后,你们会履行承诺,保证我的安全!?”

    反正自家兄弟都清楚自己情况,老赵并不担心自己这席话给引不必要猜想。

    “哈哈哈!这年头想要得到权利从来都是要冒险的。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我想老赵你这句话应该听过吧。”

    微微一愣,听得对方直唤自己姓名,不由是叫老赵微微有些愕然。

    不过转瞬,老赵便是释然了,因为对方知道自己姓氏并不奇怪,适才老毕飙斥责时就曾提到“老赵”两个字。

    没有回答,老赵静待对方后续高谈阔论。

    “你问我投降后,怎么保证你的人生安全……这个我没法给你保证。因为,我想我现在说什么,都没法大消你心中顾虑不是?不过呢,这种事你不妨综合考量下,一个问问自己,想不想活。二个,我们提出的简易符不符合你的实际需求。三个嘛,哼哼,对比下实际形势,如果不投降结果会怎样,你觉着顽抗到底就有出路吗?”

    最后一句才是重点,男人很聪明列出所谓的三点建议。

    其实每一条都在潜移默化告诉老赵:你除了投降归顺,没有其它路可走。

    “加入我们继续管理这个存在,继续挥你们效能,我们不会剥夺你们任何一个人生存权利,这样一个皆大欢喜局面难道不知道你冒个险吗?如果是我,哦,不,应该说任何一个有脑子的正常人都不会拒绝我这个完美提议。”

    好臭屁的说辞,男人一个“完美”脱出,叫的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觉着恶心。

    加入不杀人,还保留原有一切权利。

    客观来说,男人提出的这个建议当真是没话说,绝对诚意十足,对于眼下内忧外患的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而言,真的是吸引力很大。

    但还是那句话,提议是一方面,保证如何做到呢?

    一个没有保证的提议那就是不要脸的耍流氓。

    老赵不为所动淡漠追问:“呵呵,我看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吧,你也说了这次是来找场子为监狱那些废物报仇来的,既然这样,我都承认那件事儿是我们走的了,我们这投降后,你们还会放过我们?”

    按照正常桥段,这个时候,男人理应大人不记小人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满口答应放过所有人,以顺利促成此事达成,完成他那兵不血刃的阴谋构想。

    可偏偏的,这男人就没这么做。

    他给老赵的回答多少有些出人意料:“呵呵,我可总来没说过放过你们所有人。我说了,这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们下面一百多人被你们端了,这账如果不清算清楚,如何叫下面队伍服气!?如果我们就此揭过此事儿,对你们什么都不处理,我想你们也不会愿意接受介入这样一个无原则的势力吧。”

    “正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你们加入我们,我们给你们提供庇护这是我们应尽的义务。当我们下面队伍收到别的实力侵害我们站出来替他出头也是我们必须做的事儿,这就是原则,不容打破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