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吴超死了(二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吴超死了(二十七)

    眼睛紧盯毕大虎眼睛,越贵山等待老伙计回答。

    上下扫了越贵山两眼,毕大虎无语回道:“我说老越,他华表那么说有他道理我承认,但是他现在在塔楼清楚我们情况吗!?他知道现在这里战局吗?他被压得头都没法露,他什么都不清楚!!我问你,我们现在在这儿躲着就能解决问题!?我们不招人这畜生,它们就会走了!?就算我们保持静默,他们没动静不动手,但你别忘了,在这些畜生后面可还有末日救亡复兴会那帮狗杂种呢。你觉着他们会放过咱们吗?他们会就此罢手吗!?”

    面对毕大虎咄咄逼人问题,越贵山哑口了。

    毫无疑问,末日救亡复兴会肯定是不会罢手的。

    不管己方怎么做,他们都肯定要拿下村子。

    这是板凳钉钉事情。

    见得越贵山闭口不言,毕大虎趁热打铁继续道:“这外面畜生对咱们威胁这么大,不早点解决那就是祸害。有它们在,我们这守着这阵地有个屁用!?老越你说这阵地重要是,我不否认,这地方是咱存在目前仅存能够狙击畜生前沿阵地,可有这畜生在,你告诉我,咱能干什么!?除了躲在这下面不能动弹外,我们能干什么!?难道我们守这阵地就是窝在下面不动作的吗?难道我们就一直给外面那俩货压着啥都不做吗?”

    一连串质问弄到越贵山没辙。

    是啊!这阵地就是守着狙击敌人的。

    现在改造丧尸不除,那他身上加特林就会一直压制己方不能动弹。

    如此结果,实际,阵地也就已经失去了意义。

    那么,华表之前的各种担忧其实也同样是没了意义。

    “老越,生死关头,别他娘的墨迹了,炸死那个狗日的,为了超子,也为村子,我们必须这么做!!你还犹豫个锤子啊!!”

    心知改造丧尸肩头加特林随时可能再次开火,所以毕大虎必须抓紧时间说服越贵山站在自己这边。

    望着毕大虎迥然的目光,越贵山心下有些混乱。

    要知道,这个距离炸畜生,能不能把畜生炸死,这越贵山没底。

    因为之前华表投掷手雷炸畜生场面他没见着,所以心里不确定实属正常。

    不过呢,这个距离能不能炸死改造丧尸他不确定,但给屋子外墙整个大洞那是妥妥没啥问题的。

    虽说这为了大局,做出牺牲在所难免,但这么做己方,乃至整个村子可就没有退路了啊。

    因为这手雷一旦丢出,爆破威力绝对给墙体造成损伤。

    如此一来,不说改造丧尸是否会完蛋,反正这前沿阵地他跟毕大虎肯定要弃守。

    这样的话,毕大虎此举实在是太过冒险。

    基本就属于不成功就成仁的举动。

    你说在这样情况,叫越贵山做这样抉择,他能不伤脑筋踌躇吗?

    可越贵山踟蹰,毕大虎可没功夫等待啊,见老伙计半天没准确答复,他双眸怒瞪,喝叫道:“老越,这他娘还有啥好犹豫的,我就问你一句,你想不想给超子报仇!?”

    “想!!”这回没有任何犹豫,越贵山果决回道。

    “想不就结了,还扯啥犊子,现在能解决那畜生的就只有手雷炸他,所以听我的直接干。炸了咱就推到里屋进行防御。”

    “那咱好歹也先把这里弹药转移下吧。”

    “没时间了,这样,你把东西带回去,我来炸他。”

    “不行,这太危险,要走一起走。”

    “一起走个屁啊,我说老越你今天咋了,能不墨迹嘛!我跟你说,别他娘墨迹了,听我的,你现在带装备走,我来炸他。再嗦,这货可又要开火了。”

    毕大虎说完拉开保险,目光肃然怼在越贵山身上。

    望着老伙计决绝目光,再看看外面凶恶砸击铁窗的改造丧尸,越贵山牙尖一咬:“好吧,我先走,不过你他娘给我注意,丢手雷时,朝后来点,别傻乎乎待窗口!!”

    “行了,知道了!我他妈有那么傻吗?在窗口丢,我炸自己啊!”

    事情既以说定,越贵山不再废话,立马操作。

    因为他跟越贵山都清楚,这畜生肩上加特林随时可能再次攻击。

    生死时速,争分夺秒,越贵山将地上枪械能上身的全部上身,这些可都是待会儿里屋阻击战的根本。

    现在有机会带那自然要多带。

    除了枪,越贵山没忘地上弹药箱,,一左一右,咯肢窝里各夹一个。

    搞定,越贵山便是提步要撤。

    毕大虎慕的将之拉住:“等一下!!”

    “干什么!?”停下脚步,越贵山征询问道。

    毕大虎直接上手撩开越贵山左臂腋下弹药箱,完了从内取出三个手雷揣进兜里:“不干什么,多拿两个。”

    见状,越贵山微微蹙眉:“你这什么意思!?我告诉你老毕,咱可说好了,丢完就撤的。你别他娘给老子来同归于尽那套!!”

    突然又拿三个手里搁兜里,毕大虎的举动很难不叫越贵山生疑。

    现在情况,要炸畜生,一枚手雷就足够了,他这又拿三枚摆明还有其它意图。

    对此,毕大虎白眼一翻,摆摆口袋:“啥同归于尽,老子他妈的可没活够,这些家伙是为了以防万一。行了,你就别絮叨了,赶紧撤!我这边完事儿就过去!”

    话闭,毕大虎不由分说推搡越贵山一把。

    考虑到时间紧迫,越贵山没有再行废话,在丢下句“你自己当心”后便是快步朝后冲了过去。

    见得越贵山背影彻底消失在屋内,毕大虎深提口气,完了抖擞精神回转过身。

    下面就是丢雷最后时刻了,诚如越贵山提醒的那样,这丢雷肯定不能站在窗口下进行。

    这么做风险太大。

    这雷爆之后,外墙肯定会被开个口子。

    先不说爆炸产生冲击力会对屋内人造成怎样伤害。

    光是后续可能冲进的畜生就不是越贵山能够应付的。

    所以毕大虎虽然复仇心切,但是脑子还是清楚的,他还没傻到去跟畜生硬来。

    赶紧是朝后退了几米,在确定自己能准确把手雷丢出窗外后,毕大虎这才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