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章 试探击杀(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九百章 试探击杀(一)

    想到就干,没啥好说的,有了计较的毕大虎从地上捡数个石块。

    完了朝左边墙壁用力丢去。

    “啪嗒!”石子撞墙出响动。

    毕大虎紧盯畜生动静,果然如他预想那样,在石子撞墙出响动后,原本头对自己的改造丧尸立刻是偏头望向右侧墙壁。

    再次从手里挑出个石子,这次毕大虎将之朝右边丢了过去。

    不出意外的,畜生再次循声而动偏侧脑袋。

    见状,毕大虎不由大喜,他紧接将手里石子朝上抛动。

    石子撞击天花板,改造丧尸立马仰头。

    完了石子自由落地跌落地面,改造丧尸也是紧接垂落目在地,并且朝向石子坠落出种种踩踏了一脚。

    成了!!

    如果说第一次丢出石子吸引畜生还只是巧合,那么这后面接二连三的砸击所验证的结果百分百论证了毕大虎对畜生行为准则的推断。

    对面这货现在的所有行为全是一种对声音的下意识反应。

    如果这个时候华表,段成伍在此房间的话,他们一定一眼就能判定面前改造丧尸真是身份。

    事实这些改造丧尸的本体其实就是他们早前遇到的“狂暴者”。

    既然已经得出畜生行动是靠声音驱动下意识反应,那么对毕大虎来说,他可就掌握了对付畜生最大优势。

    因为了解畜生行动方式,他就可以利用此点认为控制畜生行动。

    眼眸在屋里扫了一下。

    屋内右上越贵山躺在那儿,显然不适合把畜生吸引过去。

    左边呢,是里屋墙壁,若是把畜生引到这边不方便毕大虎执行下步想法。

    时下唯一比较靠谱引诱地点,就是屋右侧下方角落。

    确定好最终解决地的毕大虎,从手里掏出枚石子。

    随手朝右后侧一丢,石子稳稳击中地面。

    了罢,毕大虎目光紧盯改造丧尸。

    畜生没有叫他失望,声音这边刚刚响起,畜生那边目光便是先行移动过去。

    见得畜生脑袋一转,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毕大虎紧跟从手里再摸一颗石子,继续朝老地方丢了过去。

    然后又跟进丢了三四颗。

    这几颗后续石子丢出,畜生不在犹豫,开始移动脚步朝毕大虎设定陷阱移动。

    改造丧尸这边一动,毕大虎不由心底暗吐口气息。

    好险,就怕畜生不动,畜生这边只要动了脚步那么剩下就容易了。

    保持静默状态,毕大虎一动不动站在场上,任由畜生移动步伐。

    饶是从其身边经过,毕大虎都按捺心底想要移动念头始终是静默不动。

    只是偶尔丢出一枚石子,以帮助畜生朝目标地行动靠近,别整错了位置。

    场上气氛有些压抑,越贵山清楚看着自家兄弟在那边耍把戏。

    由于已经清楚毕大虎在干什么,所以越贵山不好出声。

    但是话虽不能出口,但他心下却还是满怀诧异。

    眼下他明白毕大虎是在利用石子搞出动静吸引畜生朝角落行径,但是对方要干什么,打算对畜生采取什么行动他那是一点概念都没有,这让他心理没底。

    想要问,但考虑到毕大虎适才警告的话语,越贵山还是乖乖闭嘴没有开口。

    他不想因为自己打乱自己兄弟计划部署,毕竟现在情况,他们的确继续解决屋里这个畜生。

    否则后果将会非常麻烦。

    在毕大虎循循善诱引导下,改造丧尸一点点挪动步伐朝目标方向移动。

    畜生因为身上装甲缘故,令的他行动度非常缓慢。

    不过没关系,事到如今,他就是龟爬毕大虎也会等他。

    功夫不负有心人啊,畜生在一番引导后,终于是顺利抵达了毕大虎预设埋伏地。

    畜生就位后,立刻是挥刀朝墙上劈砍。

    好家伙望着畜生这凶悍举动,毕大虎更加坚定自己心下推断。

    要知道现在在畜生面前除了光秃秃墙面,那可是什么东西都哦没有啊。

    畜生这么躁动挥刀很好说明他们行为是无意识条件反射举动。

    不过现在已经不是考虑这些时候了,毕大虎从兜里摸出之前从弹药箱额外拿取的手雷。

    这东西本来是毕大虎以防万一用的。

    没想道现在还真是有了用途。

    按照毕大虎思路,既然目前只有手雷能给畜生造成伤害,那索性就继续用这玩意去炸畜生。

    毕大虎相信,就算这畜生是铁打的,在被炸断了手脚……即便不似死也没法继续作乱。

    拉掉导火索,毕大虎极尽轻缓脚步朝越贵山尾随靠了过去。

    这是很关键步骤,毕大虎清楚,自己想要把此事办成,就必须出其不意。

    行动途中,毕大虎左手依然是在持续朝墙角丢掷石子。

    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把畜生注意力彻底钉死在墙角边上,以好让他安全靠上去,实施自己心下计划。

    事情的展还算顺利,毕大虎透过自己的现,巧妙利用石子巩固改造丧尸注意。

    无脑畜生毫无所举冲着猎物为他精心设定目标挥动双臂。

    顿挫砍刀一下接着一下抡劈在墙壁之上,碎石,粉尘被他折腾的四散飞射,弥漫呛人。

    尽管畜生凌辱的是面没有感觉,没有什么的屋墙,但饶是看着,都叫人心底寒。

    靠着手里石子撞击墙壁搞出动静吸引,毕大虎顺利考到了畜生身后。

    望着自己兄弟尾随道改造丧尸身后,越贵山额头不知不觉已然是被冷汗浸满。

    手里拿着手雷,见得毕大虎这个举动,越贵山大概猜到了自己兄弟要干什么。

    但是他还是不太确定对方具体想要如何操作。

    因为毫无疑问一点,手雷炸是目前唯一可以伤到畜生途径,也是唯一透过实战验证的方法。

    可正因为此,才叫越贵山心理没底。

    不论从何种角度看,毕大虎想要手雷炸畜生,在二人那样近距离,手雷一旦炸裂,他根本无处躲藏,肯定会被手雷冲击**及。

    或者说……自家兄弟心底根本就是做着跟畜生同归于尽想法!

    想到这儿越贵山不由大骇啊!

    先不说毕大虎这么做值不值,关键用这个法子未必就真能把畜生解决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