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三章 试探击杀(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九百零三章 试探击杀(四)

    “兄弟,好意我心领了。一 看书   ·1kanshu·不过你真的没必要那么做!我这条腿你看到了,就算今天命大活下来也是个残疾,与其这样还不如让我给村子做些贡献。而你……你必须活下来,替我守护村子,明白吗!?”

    越贵山的话说的很动静,落在耳里,有点遗言味道。

    但毕大虎听罢当即骂道:“我去你妈的!!老子明白个屁!你要是心里真有存在,那就别说丧气话,活下来,跟老子一起战斗!”

    越贵山心下也想啊,可问题目前场上局势,你叫越贵山怎么做到这点?

    “老毕,别争了,你赶紧闪,再等咱们都得交待在这里,赶紧的,给我个手雷!!”畜生枪口越抬越高,越贵山焦促催到。

    毕大虎充耳不闻,仅是道了句:“你给我闭嘴!!”

    完了,松开拖拽越贵山脖颈,全力奔跃向前。

    “老毕你……”越贵山到底是晚了一步,等他发现毕大虎前冲举动,第一时间探手想要抓挠。

    可惜,最终是握住一把空气。

    跃身而出的毕大虎,蛮力撞击在畜生身上。

    然后,发狠的爆喝:“啊!?”

    伴着这声嘶力竭喝叫,毕大虎环抱畜生身子一起向后退去。

    由于他来势猛,行动突然,加上又是畜生提步节骨眼。

    他这一撞,没两步便是把畜生放倒在了地上。

    到底途中,畜生肩头加特林当下砰吐火舌。

    “哒哒哒哒哒哒!!”

    望着火光四射的加特林枪口,越贵山不敢多做其它,身体本能后仰倒下,然后环抱护住。 壹看 书 w ww ·1ka nshu·

    没两秒,便是听见人身撞击地面响动。

    毕大虎,改造丧尸双双坠地。

    畜生肩头的加特林还在肆意宣泄火舌。

    枪击弄出的爆响叫的毕大虎耳膜震荡。

    难以计数的碎石砖块自盯上天花板落下。

    压在畜生身上的毕大虎完全承担了这些“垃圾”的砸击。

    他的背脊之前战斗本就受过伤,现在被这些“垃圾”一砸,登时是生疼不已。

    但是现在毕大虎可顾不得身上伤势。

    生死绝境下,他强忍伤痛从地方爬起。

    此时畜生肩头加特林已经停止砰吐。

    毕大虎扭脸看了眼身后,相较于自己身上伤势,他更关心自己弟兄现在状况。

    “老越,你怎么样!?”喝声响彻天地。

    越贵山狼狈从废墟摇动探出,看了眼前方,见毕大虎站立在地,心弦登时松了几分,当下回道:“我,我没事儿,还活着!!”

    “老越,老越,你怎么样了!?”适才近距离接触,畜生肩头加特林枪击动静震的毕大虎出现短暂失聪。

    对此,搞不清状况越贵山心忧重复:“老毕,你怎么了?我没事儿呀!我没事儿!!”

    用力摇动脑袋,毕大虎手捂耳朵用力挤压了两下。

    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失聪了,不过看了眼地上畜生,毕大虎哪里还估计得了自己耳朵状况,赶紧是撤步朝越贵山所在位置跑了过去。

    到了位置,就见越贵山在那“手舞足蹈”,嘴巴连动。

    耳朵失聪的毕大虎很干脆回道:“我耳朵听不见,咱们先走!!”

    丢下这句话,毕大虎再次拖住越贵山腋下,完了朝后拖拽。

    畜生从地上爬起需要时间,这是他带越贵山去安全地方最佳时机。

    分秒不能耽搁,毕大虎强忍身上灼烧般疼痛,拖着越贵山向后挪动。

    前方畜生渐渐从地上起来。

    好在外屋距离里屋距离不是很远,再通过门后,毕大虎,立马是将门板关上。

    虽然这闪门早就被打的千疮百孔,但时下,怎么说都是个防御物。

    用来组织畜生总是可以的。

    关好破门,毕大虎又带着越贵山拖了一段距离,之后将其送入屋内。

    用力大喘了几口气息,毕大虎现在累的当真是上气不接下气。

    这绝对是他这辈子消耗最大的一次。

    这倒不是说做的事儿本身有多消耗体力,主要是……在那样生死压迫紧张态势下,人的精神高度紧张,加上身体战斗造成的伤痛,己方结合起来,那种消耗可就非同一般了。

    但不管怎么说,己方总算是进到里屋了。

    “老越,你,你感觉怎么样!?”

    喘了几口气,毕大虎询问一句。

    越贵山现在那是丝毫没好到哪儿去,他的伤腿在这番拖拽中,因为摩擦,磕碰,疼的他几欲昏厥。

    但即便如此,整个途中越贵山也是紧咬牙关没有哼唧一声。

    “我……还成!但是,外面那个……”

    “喂喂,老毕,收到请回话,收到请回话!”

    “老毕你们那边什么情况!?”

    “这他娘急死人了,老毕,老越,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屋内手台陆续传来众人呼叫。

    事实在过去几分钟时间里,越贵山之前搁在屋内手台就一直没停过。

    他俩半天没有答复,可是把外面其它弟兄给急坏了。

    尤其是后来毕大虎两次手雷炸裂搞出的动静,更是叫众人心提到嗓子眼。

    老赵拿这手台一直是处在恍惚状态中。

    他是众人中唯一没有开口询问的人,即便他心乱如麻,但却始终未曾开口问出一句。

    他就那么怔怔坐在登上,握着手台,似个雕塑,似个木头人。

    “老毕,赶紧给大家报个平安!!”越贵山手指桌上手台,勉励吩咐。

    己方搞出的这一系列事儿肯定是叫大家担心很长时间了。

    越贵山担心因为己方所处处境,再把别的弟兄给带进坑里。

    他们已经落得这个局面了,不能再叫剩下弟兄跟着遇险了。

    点点头,这次毕大虎没在纠结。

    祸是他惹出的,理应由他去解决。

    来到桌案前,越贵山着手取过手台,完了果决按下通话按钮回复道:“我是毕大虎!我们还活着!!”

    简单一句话,落在众人耳里难以用语言表达众人心思。

    还活着,他们还活着!

    老赵心陡然距离跳动了起来。

    他的唇角微微蠕动了两下,似是想要说话,但最终鼓动的喉头还是听了下来。

    老赵吞咽口吐沫,到底没有开口。

    现在这个局面,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