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试探击杀(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试探击杀(八)

    改造丧尸这巴掌扇的端是清脆响亮。

    他肩上加特林宣泄的子弹直接是给毕大虎,越贵山躲避屋内墙壁做了一幅画。

    “该死的!”感受这脑顶不断坠落各种碎石灰尘木屑,毕大虎很是恼火!!

    如果刚才自己果断一点,如果刚才不跟越贵山纠结废话。

    或许现在畜生已经被自己炸死解决了。

    就算没解决,至少也不会给里屋带来这么大破坏。

    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发生的事儿也没法挽回。

    事已至此,毕大虎也只能顺其自然走一步算一步了。

    待得畜生枪声了罢,毕大虎赶紧是站起身子。

    完了不由分说继续拖拽越贵山。

    不管怎么说,先把对方挪到相对厚实的墙后,以免在门前被畜生枪击波及。

    搞定越贵山后,毕大虎有马不停蹄来到门旁五斗橱旁。

    这五斗橱是提前就放在门边摆放好的。

    这些也是根据老徐指示特别打造的。

    五斗橱比门板要略微款些。

    厨子主题是木材,除此之外,厨体两面都装有钢板。

    基本每间屋子门后都有类似家具,指示根据屋子存在意义不同,这些家具的防御程度不同。

    而毕大虎,越贵山所在屋子,是定好作为最后防御阵地的存在。

    所以内里家居也是经过特殊处理的。

    说白了,这些家具本身并非用来生活用,他单纯就是关键时刻拿来做封堵用的。

    将镶嵌钢板的家具给推到门后,毕大虎随即打开橱柜门。

    此刻橱柜门内四排各层空空如也什么东西也没有。

    之所以内里没有摆放东西,就是为了关键时刻方便移动。

    不然若是满载重物,那是比影响移动效率。

    而生死时速下,分秒都事关生死。

    光靠木板和钢板打造的简易柜子,说实话,对付普通丧尸或许足够,但面对外面改造丧尸疯狂进攻态势,毕大虎心理没一点底。

    他跟畜生实际交手过,他非常清楚对方攻击力的强横。

    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正因为毕大虎也跟其它丧尸交过手,所以才叫他更畏惧改造丧尸。

    如果跟改造丧尸攻击力做比的话,那过往遇到哪些畜生根本屁都不算。

    更不消说,对方肩头还有个人为远程控制的加特林机枪。

    毕大虎不确定自己堵门的钢板是否可以抵挡畜生枪击。

    所以保险起见,他打开门后,赶紧是朝内搬添沙袋。

    这些东西同样是在站前特别准备的。

    由此也不难看出,胜利者联盟团队早就做好将此物作为最后防御的准备。

    趁着畜生下一**家到来前,毕大虎那是拼了老命朝橱柜内搬运塞添沙袋。

    没办法,时下越贵山腿部重伤,整个屋内能做这件事儿的只有他自己。

    而现在他没多往橱柜内塞添一个沙袋,后面畜生枪击再起时他们威胁就小一分。

    “喂,老毕,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了?你不要做啥事儿啊!?”

    改造丧尸加特林枪声一起,华表的心便是提到了嗓子眼。

    他是真的担心毕大虎他们出事。

    如果汉子不停劝告执意行事,丢了自己性命不说,还将令的整个存在防御体系彻底陷入无法挽回的被动。

    正忙着跟畜生争分夺秒的毕大虎此刻哪有功夫去给华表做回复。

    他现在多往厨子里塞一个沙袋那都是性命保证。

    毕大虎这边搬运沙袋折腾不轻,畜生那边同样没有闲着。

    因为毕大虎在屋里搞出动静实在不小,所以畜生不出意外被吸引在外面破拆方面。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越贵山既定想法顺利实现了。

    他们的确成功把畜生钉在了外面。

    待将橱柜堆彻严实后,毕大虎闪身去到墙边。

    连翻高强度搬运也是叫他累的不清。

    “呼哧,呼哧~”大口喘着粗气,毕大虎嗓子干裂都快冒出烟来。

    不过这个时候他可不敢跑去拿水喝。

    撩过桌上手台,毕大虎赶紧回道:“没事儿,我们没事儿!!”

    有些不太耐烦,这是可以理解事情。

    毕竟现在毕大虎所面临的问题相当棘手。

    在他身边,越贵山重伤在身需要照顾。

    而屋外畜生有咄咄逼人随时可能破门进入。

    面对这种内外交困局面,相信任何人心理装填都不问题。

    更不消说,还有个人不停在你旁边聒噪询问“怎么样”了。

    即便这个人是出于对你性命关切,恐怕你也很难保持较为平和态度。

    “听着老毕,我知道你那边情况很紧张,但为了大局你一定要保持冷静,不要冲动,明白吗?你千万别去跟畜生拼命,否则……”

    “行了华子,我说你真他娘的啰嗦,我也告诉你,现在很冷静,我一点也不冲动。刚才如果不是你废话,现在老子早他娘的把那货解决了!!眼下我就是想也没可能了,老子被他堵屋里了懂吗!?”

    近乎咆哮的怒火,汗流浃背的毕大虎很是烦躁。

    “华子,别,别说了。大,大虎他情绪不太稳定。你这样,很,很容易叫他更加激化。你说了那么多,我,我想他也应该清楚该怎么做了。”

    听出手台内毕大虎情绪暴躁,华表规劝华表不要追击太狠。

    毕竟,过犹不及。

    特别是这个时候,人的心里防线是很脆弱的。

    并非所有人都能像华表,段成伍这些尖刀连战士样遇事冷静。

    毕大虎说到底都只是个普普通通农家出来的打工者。

    他们心理素质远没有华表需要的那般强大。

    所以华表这般逼问,尽管出发点是好的,但结果很可能适得其反。

    诚如林俊夫说的那样,该说的他华表已经说了,并且说了很多遍。

    山高皇帝远,说的这些东西毕大虎听进去则罢,真要是拒绝接受,你华表扯再多也是白搭。

    与其这样,还不如止口,免得叫对方心烦,激化情绪,反而不利于事态控制。

    听了华表的规劝,华表深吸了两口气。

    他也是意识到自己可能过于着急了。

    可现实情况容不得他不急啊,这毕大虎如果头脑发热在冒险形势,那整个存在可就……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