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七章 试探击杀(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九百一十七章 试探击杀(十八)

    普通丧尸杀再多都无法平息温泉鑫,赵云海心头怒火。

    眼瞅着场上畜生陆续倒下击毙,老赵额上眉头不降反增加。

    他们的目标毫无疑问是改造丧尸,畜生迟迟未有出现,这个情况叫老赵心理没底。

    “狗日的,还在等什么呢!?你他娘的不是想吃肉吗?来啊!到你温爷这儿来,他娘的老子就在这儿等着你,有胆你就过来啊!!”

    温泉鑫的吼喝还在继续,他完全没有老赵那些顾虑,想法。

    他的念头只有一个,找到改造丧尸,炸了丫的。

    还别说,靠着温泉鑫这孤注一掷,持续不懈的叫阵折腾,原本大作的链锯切割声消失不见了。

    虽然还能听见链锯启动动静,但是切割金属交错的噪响没了。

    这一情况,落在老赵耳里不由是让他精神大振。

    这说明,之前所做努力没有白费,他们的噪音攻势起到了效果。

    既是如此,老赵还有啥好犹豫的人,当下扯起嗓门随着温泉鑫一起鬼嚎。

    外面的吼喝,老毕,老越在屋里听得清楚。

    这让原本提心吊胆没着没落老毕心理安稳不少。

    之前老赵那边半天没有动静,毕大虎差点就要自己动手开干了。

    时下老赵那边枪声大作,吼喝震天也是叫他可以安稳待在屋内,不用动弹。

    当然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吼喝声中听到了温泉鑫声音。

    虽然温泉鑫之前有透过手台确认自己状态,但是当时他的声音听起来不太乐观。

    老毕,老越一度怀疑温泉鑫是不是受了枪声。

    也不该越贵山,毕大虎会有这份怀疑。

    要知道吴超就是被改造丧尸加特林打死的。

    加上老赵又有过故意隐瞒的情况,所以温泉鑫长时间没有说话,突然冒出确认状态难免不叫人生疑。

    不过现在这怀疑随着温泉鑫高亢有力,情绪亢奋的咒骂吼喝彻底打破了。

    能发出他那般喝叫的绝对不可能受了枪声。

    而时下外面温泉鑫所表现的一切都很符合正常状态他的表现。

    这也是叫一直心忧温泉鑫状态的越贵山,毕大虎稍稍安心。

    不管怎样,温泉鑫还活着,这才是最主要的。

    有了温泉鑫这般卖力吼喝吸引,改造丧尸终于是被吸引动了。

    里屋的迟迟没有动静,叫它原本高昂兴致慢慢减退。

    听着外面逐渐平缓的链条动静,老毕冲越贵点了点头,完了压低声音道:“老赵他们行动成功了,畜生被吸引开了。”

    能够感受到毕大虎的激动,老越唇角艰难撇出抹笑容,随即也是点头附和:“嗯,是啊。”

    看出越贵山神采上的萎靡,毕大虎这次响起自己老伙计还重伤在身。

    当下顺势朝其腿部看去,当瞧见那血染的裤腿后,心头不由是邹然一揪啊。

    不能在耽搁了,既然畜生已经有离开迹象,毕大虎确定,只要自己这边不弄出太大动静,畜生就不太可能再次折返。

    必须抓紧时间给越贵山处理伤口。

    先到就做,猫着腰,毕大虎跑回桌前,从上取过医疗箱子。

    完了回来径直开口:“老越,我现在就给你处理伤口。”

    越贵山看了眼毕大虎,完了有看看自己伤透,踟蹰了几秒最终没有拒绝。

    如果不死,那这伤腿还真的抓紧处理,越贵山可不希望自己下半辈子真的成为废人。

    那在这末世可就太惨了。

    着刀割开越贵山已经被血水染透的裤腿。

    由于长时间不处理,此事其裤腿不可避免和内里伤口粘连。

    饶是时下毕大虎动刀已经足够小心,但依然难免牵扯伤处叫的越贵山痛苦。

    “不好意n思啊,我这手糙了点。”见得越贵山面色难看,毕大虎不好意思说道。

    越贵山忍着痛挤出丝笑容:“没,没事儿,这,这我忍的住。”

    点点头,要处理伤口,这裤腿肯定得切割清理干净。

    所以不敢越贵山是否能够忍受,毕大虎也必须急需。

    刀一点点割裂裤腿布料,越贵山额头汗水就跟是开了闸似的不停滴落。

    之前林俊夫仅仅是小臂中了一弹就痛的死去活来。

    越贵山那是直接被改造丧尸加特林扫中,他所受的打击可想而知。

    不过不管怎样,最后老毕还是顺利将越贵山腿上裤腿布料给尽数切开。

    待撕裂布料后,老越的伤腿彻底是暴露在老毕视野之下。

    血红一片,老毕的眼睛似乎都被瞬间布上了抹红光。

    这实在是在可怕了,老毕几乎无法分辨越贵山腿上枪伤在何处。

    自伤口流淌出的血水已经完全把伤口掩盖。

    触目惊心,这是毕大虎脑中付出的词汇。

    他下意识倒吸了口冷气,然后抬眉看了眼越贵山。

    老伙计此刻目光也是擎着几抹无奈和悲伤。

    也难怪,相信任谁看到自己赖以生存的小腿伤成这样,想来都没法坦然面对吧。

    尤其还是在末世,尽管不是医生,也没有相关医疗方面知识,但是见了自己伤腿内部真实状况,越贵山脑中唯一念想就是:自己的左腿完了。

    被加特林打成这样想在恢复那是痴人说梦。

    闭上眼睛,越贵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毕大虎,此刻他的心情十分复杂。

    他真的很想就此死去,因为拖着一条残疾废腿在末世生活对他自己与队里同伴都是一种累赘。

    越贵山是个要强的人,他不愿成为别人的累赘,更不想这么窝囊的活着。

    可死这档子事儿岂是那么容易做到的,死也是要有勇气的。

    而一个人若是连死的勇气都有,又有什么理由不坚强活下去呢?

    毕大虎不清楚越贵山心下在想什么,但透过老伙计紧闭的面色他知道,老伙计心理肯定不好受。

    废话,任谁遇到越贵山这情况都不会好受,除非他是疯子。

    所以“兄弟,放心吧,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抛弃你。其它弟兄也不会。你要振作,男人嘛,伤口是荣耀,没啥大不了的,相信我,你一定会好起来的!!”鼓励一句,只是这些话能起多大作用,坦白讲毕大虎心理一点底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