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 试探击杀(五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 试探击杀(五十)

    手台男这边一动作,手下哪里还敢在那杵着。

    旁的不说,就刚才他解决车上重伤兄弟决绝态度,眼下自个儿若是敢慢一点,那妥妥被崩。

    虽然那个隐藏塔楼狙击手叫人心忧,但是相较于近在咫尺的威胁,显然手台男更加恐怖。

    不敢耽搁,重机枪手赶紧是行动起来,拖着枪架准备调转方向。

    见得手下动了,手台男微眯的眼睛闪过几抹满意。

    “给我打,狠狠冲那塔楼招呼!!”手台男叫嚣咆哮。

    这次他想的清楚,不管怎样都得把塔楼给解决了。

    很明显,高点压制对他非常不利。

    只要把塔楼威胁解决,那余下的就都不成问题了。

    可是接下来一幕彻底是把手机男看傻眼了。

    就在他狠厉发泄下达攻击命令的时候,车上重机枪手突然跟犯病似的,脚底一软爬在了机枪架上。

    手台男开始只当是重机枪手滑到才搞成这狼狈模样,当下还吼了手下句:“喂!你搞什么啊,中午没吃饭吗?赶紧的给我起来!别在那装死。”

    但是几句话呼喝完毕,发下手下没有任何反应。

    这时旁边有人嘀咕:“大,大哥,他,他好像被,被干掉了!”

    闻言,手台男这才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问题,恼了半天机枪手不是装死,他又被对面狙击手打死了!

    血水顺着枪架缓缓滑落,那一抹抹混在在血水里的猩红无不昭显机枪手的命运。

    该死的!!

    手台男哪里会想到自己在那里呆愣墨迹功夫,恰恰给了华表再次瞄准出手机会。

    而华表也没有辜负尖刀连侦察兵身份,这两枪果断出击,不仅神准,而且极大削减了手台男的嚣张气焰,提振了己方战斗情绪。

    又死人了,手台男口齿气的痒痒,这种事儿实在是

    “给我上!他妈的你在那看什么,给我上!!”额从心头起,怒向胆边生,手台男目光怼向适才给自己提醒的手下厉声呵斥。

    听罢手台男吩咐,提醒手下傻眼了。

    如果可以,他真想扇自己几个大嘴巴子。

    你说自个儿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嘛,为啥非得嘀咕那一嗓子?

    他他妈的死了干老子屁事?现在可好,把老子也给连累了。

    “叫你上没听见啊!”

    “砰砰!!”手台男显然是被华表枪击弄到有些癫狂了,微抬的枪口冲着手下脚下连开数枪。

    子弹打在地面激起的水花吓大的手下连蹦又跳。

    面对手台男这种胁迫方式,手下还能怎么办?

    与之前重机枪手一样,在被手台男打死和华表狙击死两种情况下,他果断选择后者。

    可不等手下这边行动,他就见手台男所躲车体,突然玻璃破碎,然后本来还嚣张不可一世的手台男慕的缩身委蹲下来。

    与手台男相同动作的还有华表。

    适才他透过狙击镜捕捉到手台男“歇斯底里”的举动,手台男发飙行为给了华表狙击角度。

    虽然不是很明显,但华表还是敏锐捕捉了战机,打出了这枪。

    尽管华表枪是冲手台男打的,但子弹穿透玻璃整出的动静着实是把一众光头党帮众给吓了一跳。

    特别是被手台男训斥命令家伙,本来露出半个身子立马是撤步退了回去。

    说起来他还得感谢手台男的发飙,不然现在他怕是已经到下面去和同伙作伴了。

    这就是狙击手的厉害之处,别看华表只有一个人一杆枪。

    一个好的射手,凭借精准枪法,敏锐判断,往往能给几倍,甚至几十倍与自己敌人给予极大心理震慑。

    眼下华表还因为种种限制,没法彻底发挥狙击手能力。

    如果这实在山林,或者城市中央,华表有信心凭一己之力玩死这批狗杂种。

    但是现在为了村里弟兄他必须守在村内,而这无疑是大大拖累了他的行动。

    “大,大大大哥,你,你没事儿吧?”

    望着缩在车胎下方一动不敢动的手台男,被责令出去的手下支支吾吾小声征询。

    这是哪儿,我是谁,我在做什么?

    脑中慕的迸出这三个问题。

    紧接,耳中传来手下关切。

    手台男恍惚中渐渐是有点回过了神。

    雨点不停砸击脑袋,手台男缓侧过脑袋望向头顶上方。

    随即在自己适才所站位置窗棱之上,看到可指头打消弹孔。

    厚实钢板已经打穿,射袭的子弹早已不知去向,可是此刻手台男却是一点也乐不起来。

    原因很简单,要不是适才他畏惧软倒在地,恐怕

    兀自吞咽口吐沫,手台男心绪难平。

    直到旁边再次传来:“老大,你,你咋样啊”

    听得手下再次唤叫,手台男终于是从惊恐中走了出来。

    而走处后,一股莫名的怒气直冲脑顶。

    自个儿手下被杀也就算了,那毕竟是别人的命。

    可对面塔楼该死家伙居然把枪对准他,还想要他的命,这种事儿手台男就不能忍了。

    心道是:老子刚才给你们脸真当老子好欺负是吧,他妈的

    “打!打!给老子打!都别在这窝这了,你,你去给老子上机枪!!你,火箭筒呢?妈的!拿来给老子轰了那边塔楼!”

    “老子说话没听见吗,都给我动起来!!”

    两声吼喝,手台男站起身照着最近手下踹了一脚,完了冲天连开数枪。

    一听对面枪响,华表微蹙起眉头,他知道看来自个儿适才瞄准手台男的枪击落空了。

    否则,对面不可能有这动静。

    被手台那这么一呵斥,光头党众那边一阵混乱。

    两名被点名出去的党众面色难看。

    而另外点名家伙则是肩扛一具火箭筒,委顿身子,接着车体掩护,快步朝车体边缘跑。

    不得不说这个火箭筒射手还是很聪明的,他没似他那些个猪脑子同伙样直挺挺横冲直闯。

    不过客观来说不是火箭筒射手聪明,只能说华表机枪狙击打的光头党众心惊胆寒,人人自危。

    现在他们都怕那神准射手下一发子弹就射向自己。

    所以一个个行动都极为谨慎小心,没人敢随便露头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