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激斗尸犬群(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九十章 激斗尸犬群(一)

    左手持弓,右手勾弦,双脚自然分列。

    田间的情景胡晓东全然瞧在了眼里,他知道自己必须做些什么,否则王强必死无疑。

    兀自强压下内心的焦躁,胡晓东深吸了一口气,继而展臂举起了手中的弓箭。

    通过目测,他与尸犬间的距离约莫30多米,如果对方是一静止目标,那胡晓东倒还有足够的信心将之一箭了毕。但是现在……

    鉴于摇曳的稻穗,刺目的阳光以及尸犬的随时可能发动攻击影响,他知道自己没有百分百把握将对方一箭爆头。

    所以……

    头部自然转向,眼睛平视前方,胡晓东的两肩缓缓下垂,待其将箭与拉弦的前臂连成了一条直线后,他的瞄准也应时完成了。

    眼睛,准星,目标完美的连接成线,按理说这个时候理应松弦放箭,可胡晓东却是仍旧保持禁立不动的姿势,缘何?

    因为尸犬的种种迹象已经表明,它要发动攻击了。

    而他一旦发起攻击,那适才他所瞄射的轨迹势必会脱离目标。所以胡晓东果断的将弓箭朝前上方稍稍偏移了些许位移量,而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打算利用自己修正的提前量来与尸犬做一次对赌。

    毫无疑问,胡晓东的这次对赌,无疑是惊心动魄的,因为饶是他自己也很清楚,如果他赌错了,尸犬是决然不会再给它第二次拉弓放弦的机会。

    所以此次对赌的结果只有两种:要么尸犬中箭,救下王强;要么箭偏目标,王强遭殃。

    那么事态究竟会如何发展?

    随着撒放器的松开,利箭呼啸而出,与此同时,蛰伏许久的尸犬也好似是收到了攻击信号般前冲了出去。

    箭在空中如流星飞逝,划出一道流光;犬在地上同出膛的炮弹,扬起阵阵尘土。

    终于在某个时间点,两者交汇了,刚刚腾空而起的尸犬不偏不倚地被迎射而来的箭矢命中了腹部。

    毋庸置疑,箭矢命中腹部并不能给尸犬带来致命的伤害,但与胡晓东而言这一箭的目的已经达到!

    王强几乎是做好了必死的准备,虽然他在尸犬前扑的瞬间便是本能的朝侧边进行了翻滚躲闪,但他心理非常的清楚,要想在如此近的距离下,靠着翻滚完全躲避开尸犬的扑食,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而一旦被这异变的畜生割裂哪怕半点皮肤,他的这一生便也可以宣告结束了!

    为什么自己没有听兄弟的劝!

    为什么自己非要破坏规矩!

    为什么自己那么傲娇!

    生死存亡之际,王强终于是对自己适才的所作所为做出了反省,只可惜他的这番悔悟似乎晚了那么一点。

    眼眸中最后所呈现出的景像是一团巨大的黑影飞临了他的上空,唐小权根本无需去确那个黑影是什么,因为其厚重的粗喘已是很好的昭显了它的身份。

    完了,这是王强最为真实的感受,当其想到黄雅茹,老杜变异后的恐怖场面时,他的面色登时如死灰般无色。

    他很清楚到了这个骨眼,已是无人可以救他,死亡已经成了他无法逃避的现实。

    然而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做好赴死准备,等待尸抓划抓的时候……

    “砰,扑哧”耳际突然传来一阵草皮翻飞的声音。

    利箭在命中尸犬之后,其劲猛的势头并没有减弱,而是直接将尸犬庞大的躯体带离了寸许的距离。

    而正是这寸许的距离,保下了王强的小命。

    身处在死亡阴影下的王强并不清楚自己的头顶发生了什么,他几乎是本能的朝侧边看了一眼,而就是这一眼令的他……

    圆睁的瞳孔陡然间微缩,大概就在王强身旁不到10cm的距离,一道骇人的深痕擦着地表滑行而出。

    什么情况!这是王强脑海第一时间浮起的问题,可还未及他细想,身后兄弟的大喝却是犹若当头棒喝将他那失神慌乱的心给拉了回来。

    “别愣着了强子,快跑啊!”

    身体完全是出于本能的腾跃而起,快速分泌的肾上限素令得王强全身的神经都达到了顶峰的状态。

    而与此同时,适才中箭扑空的尸犬也快速地扭转了身形,当其瞧见猎物正起身逃走之时,他那双血红的双瞳登时是更显猩红了几分。

    黑红的血水顺着腹部滑淌而出,这无疑是间接刺激了畜生的血性,它待沉声咆哮了两声后,立刻如利箭般尾随而上。

    王强铭感的神经感受到了身后的敌情,尸犬那极具压迫感的步伐直接是令田间的稻穗发出了“沙沙”的响声。

    毫无疑问,两条腿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跑的过四条腿,更何况王强此时与尸犬的距离不过3米。

    饶是一直戒备的胡晓东也是没有料到尸犬的攻击竟会如此的迅速连贯,匆忙间他所射出的第二箭不出意外的偏离了目标。

    这还真是未脱离虎窝,又入狼穴啊!王强暗骂自己的背运的同时,脚步的频率也是提升到了最快。

    都说人在危机时刻会爆发出超乎想象的潜能,这话说的没错,但也仅是相对而言。

    至少于眼下的王强来说,虽然他已是跑出了平生最快的速度,但和身后紧追的尸犬相比,还是相去胜远。

    顶上的阳光在一次变的暗淡,王强下意识的就想回身,可就在他扭转之际,肩头突然被一股大力撞了一下,然后他便脚步踉跄的歪倒在了一边。

    这又是什么情况!重摔在地的王强,大脑一阵嗡鸣,他似是觉着天地都在旋转,大地都在摇颤,他试图想要搞清目前的状况,可混沌的意识仅是叫他隐隐听到了几许叫喊:

    “小唐!”

    “唐小权!”

    “唐小权?”熟悉的字眼不断在脑海中萦绕,王强用力地甩了两下脑袋,然后突然恍悟的惊叫道:“权子!权子怎么了!”

    顾不得身上的剧痛,王强奋力的扭脸望向一边,顷刻一尊骇然的黑影呈现在了他的眼眸之中,而待它移目向下,一口凉气登时倒吸进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