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 火箭弹来袭(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 火箭弹来袭(十)

    段成伍正在这边焦灼煎熬之际,身边手台突然响起:“小段,现在山下情况怎么样呀?刚才怎么……滋滋。”

    受雨水影响,电波干扰严重,不过这并不妨碍段成伍推断手台所道内容。

    询问是山顶尉泱发来的。

    这次小妮子没在受赵丽娜“影响”,她是自信发出询问的,当然这询问肯定也是山上所有人想法。

    突然爆起的炸裂叫山顶男女老少心弦都为之一揪。

    大家都很着急搞清山下发生了什么。

    这个节骨眼,段成伍哪有什么心思去回答尉泱的提问。

    他自己都没法旅顺平复自己的心情,段成伍试图用沉默不予理睬来“逃避”,但尉泱在半天没有得到回复消息后不放弃继续追问:“小段,小段,收到请回话!小段你那边情况如何?”

    不出意外收到尉泱链接。

    无奈的段成伍为了顾全大局只能是取过手台应道:“尉泱我是段成伍,有事儿请说?”

    “你那出了什么问题,刚才呼叫你怎么……滋滋滋。”

    “电波干扰严重,你稍等,等我调整位置找到合适地点再行通话,完毕!”说完,段成伍放下手台。

    雨水顺着从天而降透过树叶怕打在其两旁。

    雨水的冰冷好似段成伍此刻心境一样,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给尉泱回答。

    前方塔楼的状况很明显华表,老林生还几率微乎其微。

    所以……

    段成伍的话同样因为电波干扰而变得断续不连贯。

    不过大概意思还是叫几人听的明白。

    段成伍的回答无疑说叫人沮丧的。

    可现实情况又容不得尉泱等人怀疑,毕竟时下她们街道通讯的确是不太顺畅。

    没得办法,为了不干扰段成伍正常埋伏,尉泱只能是强压想要探求真相心思。

    得到老赵命令吩咐王忠瑜没有多言,立马是冒着枪弹从阵位撤下。

    见得王忠瑜行动,老赵赶紧是高声提醒:“当心点小王,压低身子,别被流弹打中!”

    “知道!”随口应了句,王忠瑜尽可能让自己贴着墙体疑沙袋组成战壕移动。

    “好了小温,我已经安排小王过去了,你冷静点行吗!”

    “你放开我!快点从我身上离开!!”情绪还处激动不喝做转台,对此老赵实在是没得办法,他现在除了靠身子重压温泉鑫已经别无选择了。

    他清楚如果这时候起身放归年轻人自由,他绝对会不受控玩命朝塔楼奔。

    到那时再想控制……说实话,很难!

    所以既然温泉鑫这么不合作,老赵只能继续与他周旋。

    “大壮,盯着点前面动静,有情况通知我!!”

    现在阵线唯一能指望的就剩毕大虎一个了,想想场上局面老赵心理就五味杂陈啊。

    开展之初队伍虽然人少但好歹也有十来个,可现在死的死,伤的伤,剩下人员还因为这样那样原因心态失衡不受控制。

    虽然眼下村子尚未失手,但在老赵心下已然是有种独木难支,力不从心感觉。

    塔楼被炸,华表,老林两个老伙计一死,对于老赵来说,等于所有带队重担都落在老赵肩上了。

    可老赵到底只是生活主管啊,面对眼下这个局面你要他一个人怎么抗?

    靠剩下几个弟兄?老赵连弟兄们是否愿意听从他命令都没得信心,你叫他如何还有带领弟兄坚持打下去的念头?

    对手太强了,对面时下一颗颗射袭子弹那就像是一把把插在老赵胸口的尖刀,每一把都在瓦解他的抵抗意志。

    心真的好累,老赵真的有种想要放弃的念头,身边发生的一切似乎都不太真实。

    但那不断在耳边萦绕的枪弹声音,又是不断在提醒告诫老赵他不能放弃。

    这是战场,这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战斗,老徐走时把家交给了他,华子,老林三人,现在华表,老林双双罹难,作为最后剩下的指挥老赵不能逃避。

    华表强行给林俊夫检查了臂膀伤势,结果还算乐观,导致老林手臂血染的原因并非是原先枪伤,那是坠地后磕碰划擦血口导致不可避免状况。

    不过尽管伤口和枪伤无关,但这并不意味老林就高枕无忧。

    在末世没有什么伤口是可以随便忽视的,况且老林这伤口究竟是被什么硬物划伤都是未知数,加上他本身枪伤身体就虚弱,这时候最容易被细菌感染。

    而末世一旦感染出现并发症,那基本就离死亡不远了。

    仰头看天,华表还真是看到了天际。

    被轰掉塔顶的塔楼此刻雨水淅淅沥沥砸在华表脸上。

    塔顶眼下无疑是没法再用了,失去高点的塔楼也已毫无意义。

    更关键,老林的伤势需要紧急处理,而目前塔楼内一片狼藉,那些存放的物资储备全都虽这砖石落下深埋。

    华表可没功夫一点点翻找医疗箱,他得抓紧时间带老林出去。

    “能站起来吗?老林?”不确定林俊夫有没有伤着腿脚。

    华表关切征询。

    林俊夫点点头,咬着牙回复:“可,可以,没问题。”

    “好!来,搭着我手,咱们离开这鬼地方!”

    说着话,华表探出手臂递到老林跟前。

    老林拉住用力周身一阵难以遏制的疼痛。

    此时此刻,老林觉着自己就跟是被车辆急速撞击过一般,五脏六腑翻江倒海,这大抵是他这辈子最为惨烈的一次,那感觉当真是生不如死。

    “趁着点老林!”感受到老林身子不自主抖动,华表清楚对方此刻身体状况堪忧。

    其实何止是老林?饶是华表自己情况也不容乐观啊。

    他刚才落地同样是遭罪不浅,只不过身为职业军人,他们的耐受力相对而言比普通人强。

    来到门口,华表探手撤去铁门门削。

    只是不曾想,开门瞬间,黑洞洞枪口应时对上他的脑门。

    “嘿,是我,是我小王!别,别紧张!”华表的反应无疑很快,在发现举枪之人是王忠瑜后,立马是高举手臂表明身份。

    而王忠瑜呢,也是及时收住手里枪械,他火急火燎赶到仓库,没想到开门会有人影冒出,他本能反应就是丧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