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六十五章 火箭弹来袭(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九百六十五章 火箭弹来袭(十六)

    “喂!华子,等一下,你打算怎么干!?”探手拽住华表,老赵关切问道。

    华表没有多言,只重复道了句:“你们盯好前面,剩下我想办法解决。”

    说实话,华表目前还真没百分百把握能够干掉对面重机枪手。

    各方面劣势与限制叫他没法彻底发挥自己身为侦察兵的特点。

    但作为男人,作为一名侦察兵,在这个关键节点,在这个弟兄们无措,做需要人站出来的时候,华表知道自己必须表态。

    这就是一个男人应有的担当。

    丢下这句话,华表便是在众人瞩目中猫腰后撤。

    他回到武器房内,从内重新取了把**。

    之前那把在适才火箭弹轰击下早已不知去向。

    时间紧迫,华表也没功夫多做寻找。

    回房取好枪械,华表立刻是朝村长室跑去。

    到底后,枪背肩上,完了顺着竹梯上爬。

    华表现在想法很简单,在己方现有条件下想要跟敌人正面刚不可能,唯一能够解决对方重机枪手法子还是得利用高点进行狙击。

    塔楼没了,这是华表目前能想到除了后山之外,唯一具备高点优势地方。

    过往,为了预防可能爆发危机,华表,老徐那是对村子周遭都进行过排查。

    所以对相关地理位置都比较了解。

    现阶段如果还有什么可以很好解决对方地方,那无疑就是村长室房顶了。

    上到房顶,华表猫腰进入阵地。

    同样是为了应对突发事件,这村内房顶一样是有堆彻沙包。

    里三层外三层的沙袋在屋顶垒落一个沟壑。

    华表进入后,立刻是匍匐趴下,将枪架好。

    诚如华表料想的那样,这在房顶视野明显要比在下方好很多。

    虽说没法和塔楼想比,但就眼下局面,这已经是很不错了。

    敌方还在肆意宣泄着手里家伙,光头党众显然没有注意到华表行踪。

    这给了华表偷袭机会!

    没有着急出手,华表清楚这难得机会必须精准把握。

    仔细权衡了下两个机枪阵位点位置,华表最终决定先行搞定右边那台。

    原因无他,视野位置比较合适。

    华表不徐不缓调整射击角度,一切了罢,果决勾动扳机。

    “砰!”

    雨幕炸开一道裂口,紧接一枚弹丸飞射而出。

    一发了罢同时,华表已经是推弹入堂。

    下一秒,那个正整着机枪打的欢快的重机枪手前方挡板火光迸射,可是着实吓了他一跳。

    没有打中!!

    华表的第一击脱吧了!

    对此,华表倒是丝毫不感到奇怪,准确来说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这把枪是从仓库刚刚取出,按照常理,枪械使用前都需要进行校准修整,**亦是如此。

    一把**要想这真做到百步穿杨,射手都要经过演过试射调整准头的。

    但是眼下现实状况显然不容许华表去做这样试射调校。

    不过不要紧,既然没法进行试射调校,那华表就把实战当做调校手段。

    他并没想过能做到一击必杀,这第一枪本来就是用作调校修整弹道用的。

    打中了,那叫走运。

    打不中也没什么,华表这提早退弹入堂的准备可就是用作后续补充射击的。

    按照常理,一名合格狙击手在错综复杂战斗,一击不中,应该立刻改换阵地。

    可是在华表而言,他可没这个条件。

    现在能够给他提供良好射击视野,并且可以有所保障的射击阵位就只有这个位置了。

    所以他不能换,至少现在不能换。

    子弹打在钢板迸射火花,华表看的清楚。

    当下,他就此修正调整枪口,紧接再射。

    整个间隔过程不超过五秒,端是迅捷到了极点。

    而反观光头党众那边,重机枪射手那是完全被华表射出的子弹给吓到了。

    虽然之前也时常有自动武器打来子弹在枪前护板噼里啪啦作响。

    但是似眼下这样,离他脑袋这么近还是首次。

    那枪击钢板发出噪响瞬间,重机枪射手真是以为自己要死了。

    不过结果嘛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没被打死的重机枪射转怒为喜,不过这被惊吓造成的损失他自然得冲对面家伙找回来。

    只是他这丝庆幸刚刚浮起,紧接一枚子弹无情穿过雨幕朝他袭来。

    这次,重机枪射手没再好运,直接命中其脑壳中央,继而穿颅而过,强劲冲势打在后面车身,又给车版开了孔洞。

    身子抖了两下,重机枪射手软瘫倒下。

    正兀自架枪射击的另外一名重机枪射手只听得旁边哐当一声。

    侧目一看,吓了一跳。

    这好好一个人咋就倒了。

    不止是他,那些个窝在车子后面,为了奖励而努力“奋斗”的光头党众也是愕然于重机枪手的倒下。

    原以为塔楼上狙击手被搞定,他们就可万事无忧,毕竟这么远距离,对方枪法都飘忽不定。

    加上有重火力压制,他们能开火就已经是不容易事情,打中更是难上加难。

    但没想到,又有人被打死。

    这叫本来已经没了顾虑的光头党众,再次心忧起来。

    这刚刚被手台男言语相激利诱的动力勇气也瞬间被打蔫浇灭。

    不过这些家伙显然没有注意到华表踪迹,他们本能反应重机枪手是被对面零星扫射子弹打中。

    说白了,就是胜利者联盟走了狗屎运。

    对方的大意给了华表再次射袭机会。

    之前塔楼的轰炸,以及王忠瑜的“炸死虚假讯息”这一刻起到了很大作用。

    正因为之前营造的假象,叫光头党众放松了警惕。

    犹若荒野劣势的孤狼,华表调转枪口,动作缓慢的叫人根本无法探查房顶有人。

    加上雨幕,夜色双重遮阳,给华表提供了天然保护色。

    镜头里另外一名重机枪手脑袋渐显在华表眸前狙击镜中。

    微调镜头,华表面色如距。

    对方因为同伙的毙亡正在肆意发泄扫射子弹。

    华表知道这个时候的重机枪手心底一定非常恐惧,别看死的是他同伙,但这种死亡带来的压迫与恐惧不亚于杀了对方。

    别着急!下一个就是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