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六十八章 火箭弹来袭(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九百六十八章 火箭弹来袭(十九)

    “大,大哥,这,这个火箭筒你,你知道我,我没用过,这么重任务给我,会不会……大哥你别误会,我,我说这些不是怕死,我只是……要是因为我耽误大哥大事……我就罪该万死了!”

    这嘴巴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

    还什么不怕死,不得不说这小个儿给自己找的理由还真是有够贴切。

    不过对此手台男的回复言简意赅:“没事儿,不会我可以教你,这火箭筒操作很简单,我保证你一学就会!”

    手台男多精明一人啊,他怎会听不出手下托辞。

    只是现在就这么个手下主动站出,他不好发作点破,不然他自己也没面子。

    而小个儿听了手台男说操作简单可以教授他操作方法……如果不是手台男握有实权不是他能动之人,他绝对当场飞脚跩手台男丫一个狗吃屎。

    简单!?既然操作简单,你他瞄自己怎么不上啊!

    可惜末世之下,枪杆子里出政权。

    手台男掌控的势力不是小个儿个人能够抗衡的。

    所以纵使他有千般愁,万般怨,他也得听后调遣,服从命令。

    “明,明白了,那,那就麻烦老大费心教我了!”

    多憋屈的回答啊!

    手台男听罢不耐烦摆摆手:“行了!别废话了,赶紧过去把火箭筒拿来!!”

    “干啊!一帮没种的废物!这他娘死两个就不敢出来了!”端着枪,紧盯重机枪阵位的温泉鑫骂咧一句。

    毕大虎朝地啐了口血沫附和道:“那帮混蛋要是够种能做出整丧尸攻击的**畜生做的事儿吗?”

    王忠瑜一如既往戏虐打趣一句:“呵呵,老毕,你这可抬举他们了,要我说,就他们?连狗都不如!”

    “好了好了,你们都省点力气,少说两句!”老赵叫停众人话语,虽说适才几次枪击,己方取得一定战果,但很显然整个大局还是己方出于劣势。

    老赵可不觉着对方是废物,至少作为指挥的手台男不是。

    他的战略战术已经是给己方带来了巨大损伤,所以现在远未到己方可以随便放松嘲笑对方时候。

    华表一动不动匍匐在屋顶掩体后面。

    毫无疑问,因为下面弟兄的参合,很好为他提供了遮掩。

    光头党众人是不少,可却没有一个发现他的存在,对方仅是认为死去的两同伙是被围墙后火力点击杀的。

    和老赵一样,华表现在也是满心忧虑。

    从战略层面说,己方依旧处在局对劣势。

    光头党想要拿下村子还是有很多办法的,他这个高点狙击位置也早晚会被敌方发现。

    “喂!对面的,被打懵逼了啊!有胆子再来啊!没那机枪就不会耍了还是咋滴!?不会打,就上来继续整啊,这半天连个头都不敢冒什么意思啊!?”

    温泉鑫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对面既然不出来,那他就嘴炮攻击,反正就是不能叫对方舒坦在车辆掩体后待着。

    毕大虎听罢温泉鑫戏虐立马跟进:“哈哈!就他们那怂逼样明显是被打怕了不敢出来嘛!我说就你们那点胆子还跑来学人抢地盘,听你老毕哥一句话,想活命趁早滚蛋,这样还能留个全尸!”

    毕大虎,温泉鑫一唱一和的说辞叫的手台男那是气的肺门都快炸了。

    以最快速度给小个儿讲解火箭筒使用方法,罢了也不管对方是否有听明白,手指对面气恼呵斥:“给我轰了它们!!”

    吩咐完小个儿,手台男不忘对余下手下同样叫喝:“对面讲的都听到了吧,人骂你们怂逼,你们要是还有点自尊就给它们点颜色瞧瞧!”

    “呸!看样子那帮混球是被咱打到吓尿了,一时半会估计是不敢出来了!”毕大虎再次朝地啐了口血沫,对面的久不反应叫毕大虎轻蔑同时,也是叫他有些上脑。

    毕竟,对面龟缩终归对他们不利。

    而就在前线众人用言语相激戏虐光头党众的时候,华表突然高喝一句:“rp!!“

    值此关键时刻,华表顾不得其它,什么隐蔽不隐蔽的都不重要,他占据高点视野比下面弟兄可要好很多。

    对面发射火箭弹这样打事儿,华表不可能坐视不理。

    而老赵反应是极快的,他没似温泉鑫他们那般言语相激,吴超的死叫他现在注意力特别集中,丝毫不敢有任何走神念想。

    这不听闻华表急促高喝,老赵也是第一时间瞅见了那在夜空中闪烁的红色尾焰。

    “快躲开!!”探手一推!!

    老赵着力将温泉鑫从墙壁推开。

    紧接就听轰隆一声巨响,赵云海整个人被气浪掀飞。

    烟雾缭绕,碎石乱溅,厚实墙壁在之前重机枪及自动武器双重洗礼下本就残破不堪。

    时下再被火箭弹正面击中,其瞬间被轰出个巨大缺口。

    被大力推开的温泉鑫趴在地上心有余悸,刚才若不是老赵及时给他这下,那他恐怕……后果不可想象啊。

    即便如此,炸裂弄出的恐怖动静还是讲温泉鑫脑袋混沌,耳朵嗡鸣。

    但是现在显然不是考虑这些时候,轰炸结束温泉鑫径直是从地上爬起,脑袋四下扫过:“老赵!!老赵你在哪儿?”

    不见老赵踪影!

    温泉鑫的心瞬间揪起。

    “老赵!老赵你他娘的答句话啊!”

    “卡拉卡拉!!”地面碎石拨动。

    温泉鑫听罢,迫不及待是朝碎石拨动地爬起,到位后拨弄几下,熟悉的脑袋叹了出来。

    不是外人!是老赵!

    见得老赵灰头土脸模样,温泉鑫不由是谈笑一声:“啊,呵呵,我他娘的就说你个老小子没那么容易死!”

    赶紧是搭手将压在老赵身上的碎石给清理干净。

    老赵虽然是侥幸避过了死劫,但是被石块击打,压埋也不是件舒坦事情。

    反正现在赵云海全身上下就没一块地方是完好的。

    要知道他的岁数摆在那儿,被石块这样连续打击对身体的窗口不言而喻。

    但是老赵起来后,压根没去在意自己身上状况。

    或许是因为对吴超死的愧疚,老赵起身后,立马是询问叫道:“老毕,小王呢?老毕,小王他们怎么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