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十三章 火箭弹来袭(三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十三章 火箭弹来袭(三十四)

    “都他娘的给老子听好了,不想死的就往前爬!!”

    &bsp;只要手下爬,自己是万万不会爬的。

    &bsp;被小头目这么一催促,余下光头党众无可奈何,只能是强压心底恐惧,驱动双臂,以着极为不标准动作缓慢朝前爬行。

    &bsp;他们的举动全部收入山腰段成伍眼底。

    &bsp;在见了这一情况后,段成伍没有耽搁,他知道己方村里队员都被对面重机枪压制没法露头确认,所以他是团队唯一情报来源点。

    &bsp;所以……“老赵,注意,老鼠在朝你们爬行移动!!重复,老鼠们在朝你们爬行移动!”

    &bsp;话闭,段成伍慕的想起什么,探手在旁边煤球脑袋抚摸了两下。

    &bsp;刚才因为心忧华表以及村子状况,所以一直未有对煤球做回应。

    &bsp;时下华表已经确认生还,段成伍心境恢复如初赶紧是对适才关切自己的煤球给予回应。

    &bsp;“煤气,我没事儿,叫你担心了!华子他还活着,呵呵,他还活着!”

    &bsp;和狗说话,这事儿看起来似乎有些滑稽,尤其是在现在这样紧张时刻。

    &bsp;但于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而言,小煤球早就不是什么畜生或者宠物,他就是团队一员。

    &bsp;尽管没有人生,但队员对他一直是当做家人看待。

    &bsp;而小煤球也同样为团队做出了很多贡献。

    &bsp;旁的不说,就说这次上山,真是因为煤球的存在,叫山上人安心许多。

    &bsp;因为不管从任何角度看,狗的警觉都要高于人类。

    &bsp;夜晚有煤球在,等于无形提供了一个警报器。

    &bsp;被段成伍抚摸过后,煤球也是感受到了段成伍的变化。

    &bsp;他之前也是担心段成伍情绪,现在对方安定,他乖巧再次着头蹭蹭段成伍。

    &bsp;安抚完小煤球,段成伍转而将目光落在下方村落。

    &bsp;毕竟下面战况依然紧迫。

    &bsp;听得段成伍的警告,华表当下紧张起来。

    &bsp;这绝对不是啥好消息,对方这种远近结合的攻击方式给他们带来非常大威胁。

    &bsp;重机枪位!说到底还是重机枪位!

    &bsp;

    被重机枪压制没法还击,对方爬行就没法阻止。

    &bsp;怎么办?这是横在华表,也是众人面前的问题。

    &bsp;温泉鑫,毕大虎不管三七二十一,不露头,就把枪口冲外扫射。

    &bsp;但很显然,这样的射击没有任何意义,他们甚至不知道目标具体位置。

    &bsp;他们的射袭不过是种心理上的发泄和安慰。

    &bsp;不过胜利者联盟村内队员被重机枪压制的郁闷,这外面爬行状态光头党众也不舒坦。

    &bsp;毕竟,这枪弹是不长眼的,他可不会因为你是谁谁的人就拐弯避开。

    &bsp;所以虽然光头党众这些手下在向前爬行,但速度极为缓慢。

    &bsp;他们现在这么做,不过是忌惮后面手台男,被迫敷衍行事罢了。

    &bsp;“行了,小温,老毕,不要浪费子弹,停火吧!!”华表招呼一嗓,吩咐毕大虎,温泉鑫停火收枪。

    &bsp;可温泉鑫对此不太理解:“不是华子,咱就这么给他们压着打?”

    &bsp;华表没有废话,言简意赅道:“第一,你这样打没有准头!第二,胡乱开火会暴露我们位置!”

    &bsp;的确如此,重机枪压制下,温泉鑫所谓的还击也就是做做样子。

    &bsp;他连对方在什么位置都不清楚,就仅是把枪送入射击孔向外扣动扳机而已。

    &bsp;这样做法准头基本是不用想的,另外诚如华表所言还会徒增己方暴露可能。

    &bsp;因为本来对面重机枪还不清楚己方位置,这枪火一开,傻子也知道朝亮出打。

    &bsp;这不,华表这边提醒刚一结束,温泉鑫所在位置便是石块飞射,烟尘四起。

    &bsp;弄的本来还想说道点啥的温泉鑫连声都被冒出,就被突袭射来的子弹给打的狼狈缩身一动不敢动。

    &bsp;事实胜于雄辩,华表适才说法已经不需要给温泉鑫证明什么了,来袭的子弹依然说明一切。

    &bsp;“呸呸!华子,那你说咱现在该咋办啊!他娘的这么给对面压着不是办法啊!”被打到抬不起头的温泉鑫只能是求助于华表。

    &bsp;这个节骨眼没人再去想华表身体状况是否能够支撑指挥下去。

    &bsp;“手台呢?”

    &bsp;“在这儿!”

    &bsp;“拿来!”

    &bsp;接过老赵递过的手台,华表按下通话按钮:“成伍,我是华表收到请回话!!”

    &bsp;熟悉的声音落入耳际,段成伍握枪的右臂不由微微一抖。

    &bsp;虽然透过自己观察已经心下确定目标就是自己兄弟,但时下亲耳听到那熟悉动静实在是……

    &bsp;“华子,我是段成伍,应答以收到,你怎么样!?”关切询问一句。

    &bsp;耳边枪声着实刺耳,加上时不时有碎石崩落,华表垂着脑袋,呼喝道:“我没事儿,现在我需要你给我找个合适解决外面麻烦地点,速度点!!”

    &bsp;手台内同样是枪声大作,听罢华表不是特别清晰,但却异常棘手的呼喝,段成伍赶紧是举枪观察。

    &bsp;在对比墙外光头党众位置,以及敌方重火力打击覆盖方向,段成伍立马回复道:“八点钟方向,原来塔楼那边,适合侧面打击!”

    &bsp;“明白了!”

    &bsp;收声!华表,随即招呼:“小王你跟我走!剩下人留守阵地,待会等我口令行事!走,小王!”

    &bsp;交待完毕,华表便是吩咐王忠瑜行动。

    &bsp;见得华表又要冒险,老赵探手将之拉住:“华子,你这身子就别折腾了,交给我,我来解决。小王,你护送华子回屋休息!”

    &bsp;“好,华子,走吧!”没有任何犹豫,王忠瑜肯定回道。

    &bsp;这个决议队伍里没人会反对,大家都清楚华表情况。

    &bsp;只是华表本人:“不老赵,我需要你盯着这边,那边我去!”

    &bsp;“可是你这……”

    &bsp;“我说了我没事儿,还有……这里有谁比我枪法更好的嘛?”

    &bsp;一句话脱出,华表目光扫过左右。

    &bsp;被他凛冽目光对视,队员们都自残的垂下脑袋。

    &bsp;谁敢说比华表枪法好?显然没有人!

    &bsp;如果有,他们至于被对方高成这样吗?

    &bsp;说句不好听的,战斗能进行到现在,村子还能守住没有丢,要不是华表之前在塔楼,村长房与敌周旋,眼下村子恐怕早就……

    &bsp;“反击机会只有一次,都别废话了,按命令行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