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章 援军到了(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章 援军到了(二)

    几十辆车快速冲过阵地,完了成圆形停下。

    现在,整个对方阵地例外三层防御。

    段成伍在上看的眉头直蹙。

    四台重机枪分列两边,现在就算下面队员出动无人侦察机想一次性给报销都没那么容易。

    最关键,透过高处观察,段成伍发现车队中一辆黑色车子格外显眼。

    因为其它车子全都是直接进入阵地排开架势,唯独那辆黑色车子绕后,进入了最初集卡阵地后方。

    看来那黑色车子不一般啊。

    直觉告诉段成伍,黑色车内多半坐着光头党较为重要人物。

    要不然那辆车子不可能绕后行驶。

    必须把这一消息告诉下方队友,拿起手台,段成伍当下汇报:“老赵,华子,车队一辆改装黑色轿车进入了集卡阵地,我怀疑车上可能坐有重要人物。”

    “收到!”段成伍说的事儿,华表同样有观察到。

    作为侦察兵一员,这个细节性变化他还是及时捕捉到了。

    不过现在不管对面是否来了什么新的“大人物”,对于华表他们来说都不重要。

    因为他们现在更该关心的是那前排支援车队怎么对付。

    十多辆车大部分都经过改装,虽然只是加固了钢板,撞锥等物,但对眼下村子防御构建,无疑是巨大威胁。

    车子停罢后,内里陆续有人影活动。

    看着那些从车内出来的武装人员,华表很是伤神。

    他预计出来也就三十来人,但事实结果他似乎有些低估对方实力了。

    目测之下,华表估计对面现在少说得有五十人。

    五十对六,简单的数学大小比对。

    这五十人如果冲锋,华表自认己方靠着手里武器还有一战之力。

    可很显然,看对方指挥性格,明显不是那种冒进的角色。

    战斗打了这么久,他一共也就排除两组二十人队伍。

    所以几乎可以肯定,对面不可能做大规模冲锋。

    现在华表就担心,对面回头架着这些改装车对阵地进行冲洗。

    从望远镜观察道情况看,那些改装车钢板很厚,无疑都是经过特殊加固的。

    若是对方采取车辆冲锋己方自动武器很难对车内人员造成伤害。

    而手雷这种武器加起来也只有6枚,这种数字,连对方车辆总数一对一都不够,何谈跟人家抗衡?

    人员,武器,车辆,所有一切都处于绝对下风。

    不客气说,现在的胜利者联盟团队状况比之第一轮战役还要糟糕。

    如果说对面光头党众是得到了强有力的后援。

    那胜利者联盟团队这边就是无人可用,无限可守,甚至连手头弹药都极为紧缺。

    下车后的敌方匪众不出意外依托车体做掩护。

    他们没有着急进攻。

    而对面不动作,只有六人的胜利者团灭团队自然不可能率先发起攻击。

    现在的光头党与胜利者联盟团队而言还这就是老虎的屁股。

    不过不管他是谁的屁股,华表他知道自己这边都不可避免要去摸一摸了。

    手台男无疑是时下整个场上最激动一个。

    等了几个小时,终于是把队伍派来了。

    车队以抵达,他马上麻溜是去集卡后面。

    透过手台男这个举动基本可以断定段成伍之前判断是正确的,那辆黑色改装轿车内里所坐人物看来不一般。

    没有任何悬念的直奔黑色轿车跑去。

    到位后,手台男毕恭毕敬敲了敲门。

    随即,车子放下一丝小缝。

    车里人未有下车,显得有些神秘。

    心高气傲的手台男对此没有任何不爽,当下笑颜道:“您怎么来了!?”

    一个“您”字表露了太多讯息,车内人身份已经不言而喻。

    “噗”伴着一记砰吐声,一缕白烟自车窗内直喷弯腰说话手台男脸上。

    被浓烟熏了一脸的手台男面色稍变,不过他似乎很是惧怕车内人,转瞬便是恢复如初。

    “我怎么来了!?你他妈也好意思问老子!!要不是你办事不利,需要老子过来吗!?”

    劈头盖脸一通谩骂,车里人声音谈吐相当粗鲁。

    被骂的手台男局促朝后退了几步,然后和自然把失败责任朝手下身上推:“这,这是没办法的事儿,都,都是下面那些人他太废物。本来,本来我已经掌控了场上局势,但,但是没想到”

    “够了!!别他妈给老子找借口!还下面人太废物,下面人废物你这个带队干什么吃的!?你不会调整吗?妈的,开战前拍着胸脯说拿下存在没问题,只要两个小时就能搞定。可现在呢?你妈的四个小时过去了,你拿下了吗?我他妈都不知道你怎么有脸联系援兵的!老子要是你就自己拿枪报销了!我看不是下面人废物,是你这个带队的没脑子垃圾!!”

    这也就是手下们不在现场,如果在现场估计都要敲锣打鼓,手舞足蹈了。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他们被手台男骂咧很久了,过程中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现在可好,车里人过来,终于有人能替他们出气了。

    正如自己训斥手下一样,手台男被车里人骂咧的同样不敢回嘴。

    这大抵就是这些团队的特点,等价压制明显。

    高一位就是天,高一位就能决定你的生死。

    “是是,您批评的在理,主,主要原因在我。不过您放心,这,这次一定不会再出问题了。有了您带来这些兵源补充,拿下对面我有百分百把握。”手台男信心满满做着保证。

    车里人冷哼一声,显得颇为不屑:“哼,上次你他妈也是这么保证的,可结果呢?啊!?”

    一句话把手台男揶的无言以对。

    “那,那个意外,都是意外。这,这次,有,有您坐镇,我相信下面弟兄一定会全力以赴。另外,之前的话,我这边虽然情况不过对面已经被我强势攻势打的不行了,他们现在就是强弩之末,拿下他们易如反掌!”绕了一圈,又给自个儿脸上抹金。

    听罢后,车里人不耐烦回道:“去去去,别他妈给老子说这些没用的。老子要看的是结果,结果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