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十九章 援军到了(二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一十九章 援军到了(二十一)

    这非军人出身指挥最容易好大喜功,手台男也不例外,加上他又是那种特别自信人。

    这之前因为种种主客观因素被胜利者联盟团队压着他,着实是叫他憋着这股子气,后来呼叫援军又跑来了车里男人做监军,对他之前指挥百般否定。

    现在的手台男太需要一场胜利来为自己证明了。

    在这种思绪引领下,前方如此优势局面,很容易叫他心底滋生轻敌思想。

    不,准确来说,这手台男现在心底不是轻敌,因为从开始到现在他从来就没把对面胜利者联盟团队当回事儿。

    即便他被对面打到呼叫救援,但自始至终,手台男都将此败绩归结为命。

    只能说对面村里人命太好,老天帮他们,加上又遇到自己这边一帮不作为手下。

    但是现在……他确定自己距离胜利不远了。

    所以手台男再盘算,既然已经注定胜利,那为什么不把这胜利时间朝前推进点呢,或者说让这场战斗赢的再酣畅淋漓点?

    想到这里,手台男马上是将目光落在前面手下身上。

    皮卡已经驾好,货车也即将冲入村内,没必要再等了,现在可以发起总攻了。

    脑中不断给手台男提供这样暗示,对胜利深信不疑的手台男很快便是接受了潜意识的暗示。

    当下他豪气把枪一甩,喝令道:“全体都有,现在到了你们为团队争功时候了。我的意思很明确,有胆的吃肉,没胆的吃屎!!谁冲的猛,冲的狠,回头重赏。反之,谁要是给我在那当缩头乌龟,杀无赦!!好了,我命令,出发!!拿下村子!!”

    命令来的相当突然,手下们明显都有些呆愣。

    因为按照原计划,应该是等小货冲进村内他们再行行动。

    可眼下,这货车才行到路途一般,手台男妥妥把进攻时间提前了很多。

    不按套路出牌啊。

    见手下们都傻愣愣看着自己,手台男眉头一蹙:“都看个屁啊,听不懂人话!?我说进攻!!怎么着?都想挨枪子啊!?”

    这“挨枪子”三个字一出,那些还处呆愣的手下立马清醒了过来。

    当下纷纷是提着枪冲了出去。

    怕不怕!?怕!

    这刚冲出手下心理还是相当忌惮的。

    他们很担心对面村内墙壁后方会有子弹射出。

    毕竟,之前他们充分同伙就是这么被对面打死的。

    不过跑了十来秒,对面什么反应都没有,这让本来还有所顾忌的手下心态放轻松很多。

    几十秒后,他们彻底是撒欢起来。

    在他们看来,对面村里人已然是被己方重机枪压制的抬不起头来,根本没可能对他们射击。

    而更关键己方前冲的货车也已经抵达了村子边沿。

    温泉鑫望着即将进入村子的货车举枪就要射击。

    没办法,本来这茬事应该是外面王忠瑜,魏大壮的活儿。

    由他们负责正面吸引火力,完了自己跟老赵在村长房侧面寻找攻击机会,争取一举将货车炸飞。

    可是现在,皮卡的绕行打破了所有计划。

    从村口方向射袭子弹,完全把村内埋伏王忠瑜,魏大壮射击线路封死。

    他俩眼下趴在战壕都显危险,更不消说露头应敌了。

    不过温泉鑫这边刚准备扣扳机射击,却是被一旁老赵一把拉下枪口。

    “你干什么老赵!?疯了吗!?”也是难怪温泉鑫会发飙,毕竟老赵这没由来突然一拉是非常危险的。

    好在温泉鑫及时松开扳机,不然就老赵这一拉,枪开火后,难保不流弹乱飞打着自己人。

    没有理会温泉鑫的火气,老赵两眼紧盯窗外,完了淡漠回了句:“先别开火,看看情况再说!”

    墙破第二毕大虎已经提前放置了爆胎器。

    而目前小货冲袭方向就是墙破位置。

    所以几乎是可以百分百肯定,或者必将经过爆胎器。

    就小货现在全速冲击速度,老赵觉着对方轮胎被爆没有任何问题。

    运气好的话,或许己方不用出手,就能把小货里活人给报销咯。

    既是如此,为什么要开火暴露己方藏匿位置了。

    毕竟,段成伍刚才手台已经给发布过警报,对方大部队已经尾随跟进。

    现在留手忍一波,等敌方大部队冲入村内,刚好可以出其不意,反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战机瞬息万变,此刻段成伍就是想在继续实施自己打击计划,时间上也不允许了,因为小货车头进没入城墙以内。

    该死,货车进来了!!

    听得后方引擎大作,华表侧目一看,不由心弦一紧。

    情况的发展比他预想的要糟糕的多。

    不过随即……空气中慕的爆起两声炸响。

    驾驶室内司机本就出高度紧张状态,这两声炸响一起他登时懵逼。

    第一反应,自个儿不会是踩到啥雷了吧。

    不过很快他便感到车身方向偏转,等他试图稳住时,紧接又是两声爆响。

    不得不说毕大虎摆放爆胎器位置还真是有够鸡贼。

    为什么这么说呢!?他没放在城墙口头,而是放在破损城墙内围。

    如果放口头,司机前行路上很容发现。

    但在村内,因为破获犀利满地狼藉,这爆胎器搁地上很难发现。

    这也是为什么当爆炸声起时司机第一反应是踩雷了而不是爆胎。

    然实际呢,这还真不是毕大虎经验丰富有意为之的摆设。

    那当时纯粹是担心对面暗枪,不得已在村内摆放的。

    不过恰是这被迫举动,很好完成了华表交给他的任务。

    四胎连爆,加上又是在这种高度紧张战斗状态下,司机就算有天大本事也没可能挽救失控的车子。

    仅是慌乱打了把方向,之后车子便是偏转侧翻,完了划擦地面照着村长房就冲撞了过去。

    “妈的!!闪!老赵!!”望着照直冲自个儿屋子冲袭来的小货,温泉鑫高喝一句,完了分离朝旁闪躲。

    “哐!砰!咔嚓!”连串扎耳噪响,翻覆的小货犹若脱缰野马径直跟村长房来了次亲密接触。

    强劲冲击力直接是把本就不堪的村厂房墙壁开了孔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