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十章 援军到了(二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十章 援军到了(二十二)

    “妈的!真是该死!!”温泉鑫从墙角站起身,这刚才车辆冲袭撞墙差点是要了他的命。

    得开年轻反应足够快,要不然这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从地上将枪捡拾了起来,温泉鑫当先准备开口询问老赵情况。

    可是就在他将要发生脱口之际,突然听得车子一阵晃动,紧接车厢内踹出框框踹击声。

    见得这般情况,温泉鑫知道车里还有活人。

    他很自然举起k,作势就要击发,可就在这个时候,空气中传来男人低沉嗓音:“温,别开火!”

    声音不大,很是轻微,但温泉鑫还是听的真切。

    最关键,眼角撇动的人影分散了他的主意。

    本能调转枪头,这种情势紧张氛围下,稍微有点动静那都会叫人反应过大。

    转头瞬间,温泉鑫发现来人是赵云海,心头长吐口气,赶紧是将枪口下移,同时有些着脑:“老赵你疯了吗?我差点……”

    “嘘~”抬指顶在唇角,赵云海做了个禁声手势。

    他适才在温泉鑫猛力一推下避过一劫,起身后啥也没想,第一时间朝温泉鑫所在位置靠。

    一来,是担心温泉鑫安危,毕竟这货翻覆冲击速度太快,谁都没想到它会朝村长屋撞击。

    二来,赵云海同样担心温泉鑫没事儿后会对货车发起发泄式攻击。

    这样做本身并没啥毛病,打车里人本就应该,这些家伙既然有胆子朝村里冲,那他们就该做好被灭准备。

    只是这些家伙车辆翻覆哪不撞偏偏撞进村长屋,为了闪避车辆撞击,老赵跟温泉鑫都是临时做的闪躲。

    他们现在要对车辆攻击没有任何问题,但二人因为是临时闪躲,所以身前并没什么掩体。

    所以这个节骨眼己方开火,一次性杀光车内光头党尚且罢了。

    可车辆翻覆,车内是个啥情况,老赵,温泉鑫不得而知。

    这个节骨眼若是贸然开火,很容易暴露己方位置。

    完了,对方在车内随便扫两下还击……要知道他们可没车板铁皮保护。

    几乎可以肯定,对方一梭子下来他们必死无疑,瞬间就会成两具筛子。

    可如果不开枪,那么按照正常思路,货车内人肯定不会想到外面有活人。

    在经过此次撞击后,人在密闭空间首先想到不是杀人还击,而是逃离车子,以避免集火。

    所以最佳射击时间是等对方从车内走出,完了再将之一举歼灭。

    眼眸怼在老赵身上,温泉鑫很是恼火。

    年轻人不明白为什么老赵总是一次次阻止他对目标开火。

    这一次两次也就算了,可接二连三总是如此,兔子也会恼怒啊,更何况是憋了一肚子火急于为吴超发泄报仇的温泉鑫。

    老赵没有理会温泉鑫的怒视,他靠近两步,声与温泉鑫道:“等他们出来再开火不迟,走,先跟我去里屋掩蔽,动作慢点!”

    丢下这句话,老赵拉过温泉鑫胳膊就朝里屋闪。

    而这时的光头党们还在奋力和后车门做战斗。

    车体撞击翻覆,令的车锁变形无法打开。

    这对本就紧张的光头党众来无疑是巨大打击。

    当下便是有人控制不住情绪举枪朝门锁射击。

    “哒哒哒!”听得背后传来枪响,老赵赶紧是把温泉鑫朝门内一推,自己同时跃身闪进。

    还好,光头目标不是他俩,仅是变形门锁。

    子弹瞬间将门锁打坏,这时光头党头目抬脚再踹,终于门在他大力蹬踹下开了。

    有种重归天日的感觉,光头党没二话当先是从翻到车体爬了出去。

    这时就听身后羸弱声音传来:“大,大哥,救,救我!”

    光头党回头看了眼被车里重物压折腿的队员,面上浮起抹森冷。

    没有任何救助动作,他随即瞥眼望向车内其它歪倒车内手下:“还带喘气的跟老子杀出去,不然都得死这儿!”

    难得头目出这么爷们话,不过俗话的好旗帜不能乱立,这光头党最后一句“不然都得死这儿”无疑是给自个儿立了面大旗。

    道完的头目转身朝前移动,可就在这个时候,两柄黑洞洞枪口已然是在他适才扭脸废话时候探深了出来。

    老赵,温泉鑫双双侧身扣动扳机。

    “哒哒哒,哒哒哒。”两条火舌相继砰吐而出,目标那是直指反倒车厢。

    要知道此时老赵,温泉鑫距离车厢位置那是非常近。

    这个距离开火,又是朝密闭车厢射袭,三岁毛孩给他把枪,扣动扳机也能取得战果,更何况是两个成年人?

    头目根本毫无反应便是被密集弹幕打成了筛子,完了后倒栽下。

    &nbp;不过靠着他身先士卒阻挡,倒是替车内余下匪众挡了子弹。

    &nbp;这尚且在车内还没恢复的光头党众听得外面枪声一起,出于求生本能很自然是拿起手里家伙。

    &nbp;不管三七二之一,照着外面就是一通狂扫。

    &nbp;倒霉的头目栽地途中又是不可避免被自己后面弟兄给穿了前穿百孔。

    &nbp;现在可好,即便是华佗在世,怕是也很难拯救他。

    &nbp;头目栽倒后,车内射袭子弹开始在车外乱窜。

    &nbp;得亏老赵提前把温泉鑫推进里屋,依托墙壁阻挡,车内匪众打出子弹尽数是被墙壁阻挡。

    &nbp;不过枪响后,老赵便是示意温泉鑫各自回屋,保持静默。

    &nbp;匪众要打就给他们打,待得匪众手里子弹全都打光,枪声零落后,老赵这才架枪闪身高喝令道:“打!温!!”

    &nbp;等的就是这个时候,温泉鑫枪口探查,喝叫一嗓:“啊!”

    &nbp;“哒哒哒!哒哒哒!”刚才虽然不开枪,但是温泉鑫,赵云海在屋内可是没有闲着。

    &nbp;他俩耳朵一直仔细辨听车内动静。

    &nbp;靠着枪击声响,二人大概确认了目标位置。

    &nbp;现在出来,枪口全部下压,一通扫射完毕,老赵,温泉鑫马上撤离回屋,绝不停留。

    &nbp;回到屋内后,二人再次聆听外面动静。

    &nbp;没有还击,没有痛叫,车内光头党众似乎已经别全部肃清。

    &nbp;不过老赵不敢大意,再给温泉鑫递了个眼色后,二人卸下弹夹,重新换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