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十二章 援军到了(二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十二章 援军到了(二十四)

    听罢段成伍的通报,老赵,温泉鑫赶紧是提枪架好位置。

    这对面大部队杀到,外面王忠瑜,毕大虎此刻完全是被重机枪阵位压制,能够狙击冲击部队的只有他们和远处监控屋内老林,老越两个重伤员。

    情势非常紧迫。

    华表两只眉毛紧蹙在一起,他必须得想法搞定外面重机枪手了!!

    手雷!!

    从胸口摸出手雷,这是解决外面重机枪阵地最佳方法。

    用枪打,先不说重机枪前有护板阻挡,光是车辆机动移动,就是个难题。

    毫无疑问,华表只有一次射袭机会,如果他出手不中,那自己在墙后躲避这一事实就会暴露,重机枪射手是绝对不会容许他这样一个威胁在他近处的。

    所以几乎可以百分百确定,对方会对其采取灭杀射击。

    鉴于此点,华表只能是使用手雷对其击杀。

    手雷是范围爆炸,投掷后也不易被察觉,等对方反应过来想要逃跑已经晚了。

    想到就做,这个节骨眼,华表可没时间多做考虑。

    不过就在准备动手最后关头,华表突然脑中灵关一闪,他慕的响起个有些冒险的鬼主意。

    将手雷重新是放进怀里,完了着目地上,随意扫了两眼,弯腰从地拾起块砖石。

    砖石不大,掌心刚好完全握下。

    这块砖石给人感觉就跟手雷没啥区别,至少如果用来丢掷,旁人是没多少时间去辨识反应的。

    而华表的就是打算用这砖石假做手雷向外投掷。

    华表这般做法理由很简单,有手雷炸皮卡固然是好,可这么近距离,炸了皮卡在爆炸威力波及下,村口城墙也势必遭到破坏。

    这是很要命一件事儿。

    毕竟,现在地方选择从村口进攻,后面势必还会继续以此作为攻击点。

    既是如此,保证己方防御工事完成是很有必要的。

    那么时下如果可能在不破坏城墙情况下搞定重机枪阵位自然是首选。

    另外,更为重要一点,华表适才是不想就这么毁了外面皮卡。

    难道有辆重机枪车距离自己这边这般近,要知道从被对面火力压制开始,华表就不止一次在想如果己方能有辆重机枪车该多好。

    现在机会来了,这外面皮卡如果计划实施的好,他是完全有能力将之拿下。

    既然有能力拿下,那为什么还要选择给他炸毁呢。

    己方要是有个重机枪阵位坐镇那战斗力绝对蹭蹭上涨啊!

    等待!华表在等外面皮卡子弹打光!

    射手没有叫华表失望,在他卖力发泄下,重机枪子弹很快打光。

    打光弹夹的射手马上是开始给弹药箱装填弹药。

    这么近距离,华表在墙后根本不用探查便是能清楚听见对方拆除弹连动静。

    意识到机会来临的华表没有丝毫犹豫,果决闪身探出,用力将手里抓快高抛从大门顶上丢出。

    同时还不忘有意喝叫一声:“炸死你个狗娘养的!!”

    配合华表这声喝叫,手雷在划过一道弧线后,稳稳落在车厢后方。

    石块高空坠击砸落车板,发出“哐当”响动。

    这声音说实在不算太大,但在紧张交火双方可就不是一般动静了。

    尤其华表适才还有意整了句喝骂。

    两声相继落入射手耳里,他本能反应就是手里。

    出于人类自身求生本能,重机枪射手想都未想,纵身跃出了车尾,驾驶员见射手跳车,马上是跟进开门跳车。

    段成伍在山腰目睹了这一系列过程,他也是一脑门子的雾水,他不明白这重机枪射手换弹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跳车。

    难道是手雷!?可是车辆并未有任何爆炸事情发生呀!

    这些都是叫他相当惊奇。

    不过很快段成伍便是从自己兄弟动作大概了解了相关情况。

    这听得外面射手跳车后,华表马上是架枪在射击孔。

    对于如此近的目标,华表这样职业军人解决起来易如反掌。

    根本毫无任何悬念,跳车后的身手本来还在庆幸自己反应迅速,可是没曾想,身子刚刚坠机落地,一连三点射就在他身上开了几抹雪花。

    打完重机枪射手,华表未做停留,枪口顺势移转,马上是追上撒命奔逃驾驶员司机。

    “哒哒哒,哒哒哒!”又是一连串点射,前冲奔逃司机登时前栽在地,完了身体抖动两下,再也没有反应。

    搞定两个光头党众后,华表快速确认车内情况,似乎是没有人,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冲车内扫了几发子弹。

    罢了,拉开入口大门,快速冲内绕出!

    以最快速度接近车子,接近后,华表再次确认前后车座位。

    没有问题!

    之后他立刻是猫腰登上皮卡车后厢。

    对面是否有发现入口这边战事华表已经没功夫确认了。

    段成伍适才手台告警说的非常清楚,对面大部队已经杀过,所以这个节骨眼,留给他时间不多。

    他必须赶在对面可能对皮卡采取行动前,利用这皮卡重机枪做些事情。

    瞧着自家兄弟登上皮卡,段成伍基本明白了华表适才做的事儿。

    他定是用“欺诈”手段把光头党众皮卡射手给吓跳了车。

    华表这种做法的确是有点不光彩,但在战场从来没有什么光彩不光彩一说。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战斗,哪有那些道道,只要能搞定对手就是王道。

    再说了如果不是光头党众射手胆子小,没种,战斗经验不足,怎么会被一块小石块吓到弃车逃跑!?

    所以他跟司机被杀一点不值得同情。

    身为战士,人在阵地在,被一块伪装石块及一句喝骂就给吓到放弃阵地,这种士兵不合格!死不足惜!

    不过对于华表而言,时下他脑中可没功夫考虑这些毫无意义复杂问题。

    他的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在可能情况下,尽量利用这辆皮卡做点事儿。

    他现在有点后悔,当时没把王忠瑜带在身边。

    不然这个时候,由王忠瑜开车,自己这边说不定能够保下这辆皮卡。

    而毫无疑问一点,村里若是能有这辆皮卡坐镇,那战斗就好打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