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十八章 援军到了(三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十八章 援军到了(三十)

    尽管没人这么说,也没人这么强调。

    但于李国来说,事实就是如此,他肩上担负的是村里几个大活人的生存希望。

    所以他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无人机旋翼动静其实不小,只不过此刻重机枪轰鸣巨大,有它的掩盖,空中无人机动静反倒没那么明显。

    加上战场双方都处紧张状态,大家目光都自然聚焦在对方阵地,光头党众压根想不到危机会从头顶传来。

    视野内,正在嚣张朝村内宣泄弹药的皮卡已经出现了。

    透过搞清摄头,李国可以很清楚在屏幕瞧见站在重机枪后肆意宣泄射手的兴奋劲头。

    目光凝聚,一直待在屋内的李国并没有遭受什么火力压制,但在看了老毕,华表,越贵山等人伤势状况后,李国对外面光头党众恶劣行径早就是窝了一肚子火气。

    都说不要欺负文化人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或许似李国这样工程师没温泉鑫这些人战斗力强。

    但是惹毛了,他们搞事儿能力可是十个温泉鑫都比不上的。

    因为人的力量终究有限,但知识的力量却是无限。

    你永远不可能知道这些学者会用自己脑中知识力量创造出何等恐怖的攻击武器。

    时下无人机轰炸机就是李国要给对方送上的“大礼”。

    “小李,再靠近点!”段成伍不断给李国提供参考。

    李国稳稳将无人机悬停在目标皮卡上空。

    射手还是没有察觉到任何,他依然在那操控重机枪扫射。

    而前方光头党众在手台男威吓下只能屋外爬行向前。

    华表,毕大虎爬在地上紧握手里枪械。

    小李!你可得快点了啊!

    没有手台催促,华表知道越是道了最后时刻,越是紧张紧迫,这个时候给李国催促,搞不好就会弄巧成拙。

    所以只能是在心下祈祷。

    如果李国失手,那自己跟毕大虎就得想办法跟外面匪众蛢命了。

    只是单靠自己跟毕大虎能抗击住外面几十人冲锋吗?

    坦白讲华表没多少信心!

    没有武器优势,没有距离限制,一个人的战斗素质再强也没可能在这种硬碰硬,面对面冲锋对战下取得胜利。

    说来说去,一切都得看李国的。

    他能搞定皮卡,万事大吉,己方将逆转局势,化被动为主动。

    只要他能搞定皮卡,外面冲锋光头党众心态绝对大崩,那这冲上来几十人队伍就是白送的大餐。

    胜与败,全看接下来几分钟了。

    李国稳定飞机后,着手调整摄头,将之对准下方。

    这样做,更加便于他对准投弹,以确保手雷可以准确落在皮卡车内。

    此刻的李国注意力非常集中,心头什么杂念都没有,两只眼睛紧紧盯着屏幕。

    说实话,这种投掷难度非常大,毕竟,无人机搭栽的是手雷,这东西没有任何制导辅助,李国所有投掷都得靠他一双眼睛完成。

    而受高度影响,这样目测是很容易产生偏差的。

    汗水顺着额角缓缓滑下,林俊夫在旁看的,也是相当紧张。

    年轻人这一击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林俊夫想要开口提醒李国不要紧张,不要着急,尽量把稳。

    可看着年轻人那般注意力集中模样,林俊夫还是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根本没有必要,从年轻人举止态度,林俊夫知道自己这是多此一举。

    终于,在微调距离后,李国觉着差不多了,确定完毕的他,没有任何犹豫,相当自信着手按下发射按钮。

    随着他扣动操纵杆发射扳机,林俊夫的心不由一紧。

    紧接就见大屏幕上一个小圆球顺势坠落。

    那是什么不言而喻,小圆球的出现表面手雷顺利脱落。

    “手雷已经丢出!!”林俊夫手台与前方通报一声。

    听得林俊夫发来通报,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

    李国两眼照旧是紧盯屏幕,现在他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了,一切就看老天爷站在哪边了。

    小圆球在重力驱使下自由坠落。

    此刻天气晴朗,没有昨日的狂风。

    从屏幕看,手雷是稳定下坠。

    不过李国心理不敢丝毫松气,不止如此,随着手雷愈发接近皮卡,李国心下紧张愈发增强。

    虽然从屏幕轨迹看,手雷炸毁皮卡问题不大。

    但不到最后事实成定局,李国不敢松气。

    没办法,这一击对于村里而言,关系东西太多。

    如果搞不定,后果不敢设想。

    而这次老天最终是站在了正义这边,没有任何意外和悬念,手雷在经过很短坠落后,稳稳落在后车厢内。

    手雷坠落车厢不可避免发出“啪嗒”声响,正在兴奋“发泄”的重机枪射手听到了身边异动,他本能是落目朝车板看去。

    但见一个圆球在车板鼓动,待他盯紧瞅清圆球面部之际,双眸登时胀大:“这是……”

    这是什么不待重机枪射手脑中反应,他的眼眸便是一团火光冒出,紧接他整个人便时在爆裂冲击波下掀飞出了车外。

    “轰!”一声炸响,皮卡升天,重机枪四分五裂。

    炸到天上的皮卡在气浪掀动下来回翻转,继而又是重重坠落在地,腾起浓密烟尘。

    刺目烟尘瞬间是将趴伏前进光头党众笼罩期间。

    登时整个场上安静了下来。

    另外一台还在射袭的重机枪皮卡也是停止了射击。

    光头党众完全搞不清发生了什么状况。

    炸裂声响起,他们所有人都是被惊了一条。

    尽管爆炸并未波及到他们。

    但如此近的距离,一辆皮卡被炸飞,光是手雷,皮卡,以及车上弹药三重合击搞出的巨大动静就足够吓破一般人的胆。

    想想吧,平日里咱门过年听炮竹都觉着吵人,何况眼下战场情况……

    不少靠近皮卡的光头党手下耳朵当场失聪。

    战场上的恐惧,压力可不是非得子弹打在对手身上才有效。

    战场上的恐惧是多方面的,比如时下这皮卡弄出的爆炸就是如此。

    李国整出的这一炸不仅是炸掉了光头党强有力火力压制点,更重要,他炸掉了光头党众战斗意志。

    任谁在这种莫名其妙状况下都会心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