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十一章 援军到了(三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十一章 援军到了(三十三)

    光头党那边在车内男人出现后,重新部署兵力。

    而胜利者联盟这边,段成伍见皮卡撤回敌方阵地,马上给予告警:“华子,皮卡撤回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毕大虎啐口吐沫戏虐:“没种玩意,这就撤了!华子,干的漂亮,一颗雷就把狗日的吓跑了。”

    华表没有做声,他并不会因为对方撤退而感到有什么值得戏虐地方。

    在战场,进进退退很正常。

    在他而言,没能及时将对方皮卡炸掉才是最该考虑事情。

    因为只要不打掉,对方就能随时随地杀上前来。

    这才是他们队伍最大麻烦。

    “呵呵,外面那帮家伙现在怕是不敢冲了啊!”毕大虎继续戏虐。

    由于对面重机枪还在持续压制,华表并不是太清楚外面人员情况。

    不过从目前情况看,光头党众在遭受这样打击下,怕是不敢乱冲。

    毕竟,两枚手雷杀伤力产生的震慑可是真切的。

    最重要,段成伍也未发出什么最新指示。

    “华子,这战斗怕是又要进入僵持阶段了啊。他们皮卡撤回,又得在那儿无聊突突突了。”

    耳边毕大虎似是看透了对方三板斧,继续调侃。

    而华表则是爬在地上抓紧时间调整身体状况。

    他和毕大虎不一样,遭遇三次火箭弹袭击,虽然险险保住性命,但是都遭遇了不同程度摔砸。

    特别是他脸部伤势,虽然之前做了些清洗,但为了后面战斗华表并未做太多包扎。

    这后期又经历这么高强度打击,伤上加伤,也就是他华表职业军人骨头硬,意志力强,搁着普通人早就病床躺着不能动了。

    可说到底他也是**凡胎啊,铁打的人遇到这情况也很难抗住。

    时下对面既然暂时攻势减弱,华表得抓紧时间恢复。

    没办法,整个团队谁都能撤,唯独他华表不能撤,他必须留在原地坚守岗位统一调度。

    非常怀念老徐在的日子,如果徐仁杰此刻在队里,华表相信这些事儿都会老徐担着。

    可惜老徐不在基地,主力队员也尽皆离开。

    这个节骨眼华表有那么一刻不禁是在想寻亲小队怎么样了,也不知道他们是否有道目标庇护所。

    只是华表不知道的是,这看似平静的战场,实际一场大灾难即将上扬,车里男人的命令将叫胜利者联盟村子受到重创。

    此次战斗光头党总共带来了7具火箭筒发射架。

    之前弄毁一具,现在还有6具。

    不过6具火箭筒对付村子是绰绰有余了。

    包裹手台男在内,总共6名光头党众各持火箭筒在阵地分散就位。

    为了避免被对方莫名其妙“神力”打击,手台男吩咐队伍拉开距离。

    并且每个火箭手守卫都安排两名观察手,以防止地方有人偷袭。

    至于车内男人嘛,则是早早退居二线。

    这发火归发火,恼怒归恼怒,但战场之上枪弹不长眼是事实。

    车内男人可没傻到待在一线督战。

    “都给我听好了,首先给老子把对面前排城墙给老子轰干净咯,老子看他们这回还往哪儿藏!!”

    吩咐一句,手台男当先是把火箭筒架起,然后扣动发射扳机。

    “咻!”

    一缕黑烟喷出。

    段成伍镜头中见得此景,登时心弦一紧:“华子,正前方,12点方向,敌方阵地rpg!!”

    听罢,华表赶紧是朝后翻滚,同时给毕大虎喝了句:“老毕,注意!敌袭!火箭弹!”

    话音刚刚落下,手台内段成伍呼喝再次传来:“14点众方向rpg!!”

    段成伍这厢说完,没曾想镜头中又是“咻!咻!”黑烟窜出。

    看到这一溜烟陆续射袭的火箭弹,段成伍惊愕了。

    对方这次不是小打小闹,对方这次是要重创村子啊。

    刚准备再给山下报点,但是“轰!”

    火光乍起,第一枚射袭火箭弹稳稳打在华表适才躲避城墙处。

    瞬间,砖石飞溅。

    翻滚的华表直接是被气浪推入了战壕。

    也得亏适才段成伍通报及时,华表提前做了闪躲,否则他怕是难得被炸碎的惨剧。

    不过华表虽然躲过一劫,这爆炸还未结束,准确说是刚刚开始。

    手台男第一枚火箭弹开了个好头。

    后面手下射出的弹头分别朝着余下城墙轰去。

    不过水平差距有限,有两枚直接是偏离目标在空中炸开,但余下都给村子城墙造成了严重损害。

    “妈的,妈的!!”石子就跟下雨样砸落在地。

    毕大虎躲在战壕被砸的非常狼狈。

    手台男一击了罢,见手下一个个都待在阵位不动,当下厉喝:“都傻愣着做什么,继续给我轰!”

    对面换弹之际,华表见脑袋叹气,整个空气都被浓烈硝烟弥漫。

    他冲自己右侧看看,迷蒙一片,他没法看清毕大虎那边情况。

    只能是喝叫一嗓:“老毕,你怎么样!?”

    “我没事儿!干他娘!这重机枪压制不行,该火箭弹了,这帮狗日的花样可真多啊!”

    毕大虎没事儿,华表继续:“小王,你呢?”

    “在华子,还没死!”这话说的有点悲催,但这就是事实。

    对面火箭弹一轮扫荡威力可是比重机枪强多了。

    “大家都在阵位待着别乱动,注意前面,小心老鼠摸上来!”

    自己这边城墙已经被毁,加上浓烟遮蔽,视野受限,华表必须堤防光头党众趁机从后摸上。

    听了华表吩咐,毕大虎,温泉鑫,简单清理阵地状况,完了赶紧是提着手里家伙密切紧接前方阵地。

    “快!赶紧装弹,城墙解决的给我继续打里面房子,老子没叫你们停,你们谁都别听!听见没有!?”

    “是!大哥!”

    求之不得是,只要不吩咐他们上前送死,躲在后方放火箭弹,这活儿手下乐得去做。

    时下的手台男在战场待了几个小时了,他还从未像现在这样表现积极。

    果然威逼之下有勇夫啊。

    为了自己小命,为了不叫车里男人现在就把他就地崩了,手台男麻溜装填好火箭弹。

    搁着以往,这冒险活他肯定是叫手下先行射击做试探,完了他再动手。

    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