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十三章 援军到了(三十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十三章 援军到了(三十五)

    相较而言,他应该算是时下村类状态最好一人。

    所以,责无旁贷,在见了村长房被毁后,王忠瑜很自然提出前往探查。

    他自己心下也是十分担心老赵,温泉鑫状况。

    这二人,老赵带自己就像是父亲。

    而温泉鑫更不消说了,自打王忠瑜入了团队后,年纪相仿的温泉鑫就与之始终是很好兄弟。

    出生入死,患难与共这么久,什么风浪都挺过来了,眼下他二人深陷这般危险境地生死未卜,王忠瑜没理由坐视不理。

    听到王忠瑜的请求,华表再次犹豫,不过随即他便是否决:“小王,你老实在阵地待着,哪儿也别去!”

    对面的轰击不知道何时又会开始,王忠瑜这个节骨眼出战壕危险系数太大。

    尽管华表也想搞清村长屋里老赵,温泉鑫情况,但若是因此再把王忠瑜至入陷阱,那是绝对不可以的。

    王忠瑜自是明白华表顾虑,手台回复道:“华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多的我就不说了,老赵,小温是咱们兄弟,家人。不管怎样,我们都必须得救他们。我这里位置最好,受到攻击也最弱,我会匍匐过去的。放心,没事儿。就是正面阻敌任务就拜托你们了!”

    说完,王忠瑜便是将手台踹进腰际,完了拾起枪,举在头前,按照当初老徐教授训练的一点点朝战壕外爬动。

    “喂,小王,你别乱来!听我说,留在阵地,小王,听到我说话了吗?,小王!!”

    没有应答,王忠瑜没去理会华表的呼叫。

    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前往村长室。

    不管老赵,小王他们现在是什么状况,不管前路会遭遇怎样打击。

    身要见人,死要见尸,王忠瑜决议要把赵,王二人救出。

    就算二人真的不幸毙亡,那至少也得把二人尸体弄出,以好日后安葬。

    该死的!!华表手捏手台发出咔咔响动。

    不是懊恼王忠瑜的行为,年轻人的举动没有错,如果不是处在自己这个位置,如果徐仁杰在场,他华表也会毫不犹豫做出跟王忠瑜一样举动。

    但问题眼下华表所处的位置决定他不能冲动形势,一个指挥无论何时何地,无论遭遇何种变故打击都必须保证清醒头脑和冷静心态。

    要不怎么说一将成名万古枯呢。

    很多时候,古之成大事者不是他们没有心,而是为了大业,为了国家,为了将来的美好,他们不得不做一些违反本心,甚至遭人唾骂的事。

    搁在华表身上虽然没有到达这个高度,但意思是一样的。

    老赵,温泉鑫深陷险境,华表内心同样想不顾一切前往村长屋救援。

    华表也绝对有这个胆量与能力面对险境。

    可他现在不是队员,是一线绝对指挥,时下战局状况,本就对团队不利。

    不客气说,胜利者联盟团队现在那就是处在悬崖边缘岌岌可危局面。

    稍有不慎,满盘皆输。

    所以这个时候,他这个指挥若是犯险行事,损害的可是整个团队利益。

    说的难听点,为了老赵,小温两个人死活而至整个团队存亡大计于不顾,这个买卖不对头。

    尽管华表心理从未这般比较平衡,但现实状况就是如此。

    眼下华表作为指挥不可避免要在老赵,小温两个人与团队存亡大计间做取舍。

    而这对华表来说无疑是种煎熬。

    但作为指挥这是必须承受的东西,即便日后会被队里队员误解甚至责骂,他也必须承受。

    王忠瑜拒绝接受他的命令,华表现在无能为力。

    事以成定局,王忠瑜时下能做的只能是做好自己分内事情。

    仔细紧接前方,浓密烟尘外围光头党众地面人员随时可能杀入。

    现在城墙已经被炸毁,他们冲锋最后障碍已经全部扫清,时下是最佳进攻机会。

    王忠瑜一点点朝前挪移,在眼下村路匍匐可不是件舒坦事情。

    村子在经过几个小时不简单被凌辱下,早已是残破不堪。

    地面之上散落着各种有的没的碎石砖瓦,还有玻璃碎渣。

    匍匐经过身体膈应不说,还随时可能被这些障碍物弄到二次伤害。

    不过即便如此,王忠瑜还是不顾一切前行爬动。

    手掌早已是在战斗中磨破了皮肉,胳膊也在匍匐魔动中生疼,但这些皆是丝毫不能阻止王忠瑜前往村长屋的决心。

    可是,目前村里面露的问题可不仅仅是地面的狼藉,这不,就在王忠瑜安稳爬行没十秒功夫,在其身旁不到30米地方,又一件房屋被火箭弹炸飞了天。

    爆裂开的碎石在气浪席卷下好似喷泉般飞射在天,紧接石雨落下。

    已经出了战壕的王忠瑜没有任何遮蔽之物可以替他抵挡,他就这么双手护头用身子硬抗这些不断下坠的碎石雨。

    一块足有王忠瑜半侧手臂长的石板就在他脑袋不到半米地方坠落。

    着落的石板直接是在地面砸出个深坑。

    试想,如果王忠瑜此刻身子在便宜那么一点,适才着落石板砸击的不是他地面而是他脑袋,那后果王忠瑜脑袋怕是已经稀碎。

    又是一轮密集火箭弹攻击。

    段成伍在山上尚且看的心惊胆战,触目惊心,更何况是山下队员。

    “小段,现在什么情况!?这爆炸声是怎么回事?”关键时刻,山上发来询问,段成伍自己这边还处在极度焦急状态,面对尉泱征询,段成伍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尤其这事儿涉及赵云海生死情况。

    毫无疑问,段成伍想都不用想,这通征询百分之七十五是赵丽娜要求的。

    自己该怎么回答?

    告诉赵丽娜,一切没事儿,老赵好的很?

    现在这么告诉安抚赵丽娜,段成伍只要动动嘴皮,很好糊弄。

    可问题,若是后面事实老赵出了问题,他段成伍又将如何面对赵丽娜?

    尽管他给出的是善意的谎言,可给力人希望,后面又无情粉碎,这样结果岂不是更加残忍?

    但段成伍也不能直接给赵丽娜坦白实情,现在这局面若是把山下实情坦白,最后癫狂的怕是不仅仅是赵丽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