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十六章 援军到了(三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十六章 援军到了(三十八)

    “来,搭把手小王,扶,扶我起来,我去外面看看情况!”

    闻言,正扭脸调整情绪的温泉鑫慕的转过脸:“你疯了老赵!!你现在这样”

    意识到自己言语不妥的温泉鑫当下改口:“外面有华子统一指挥,我跟小王出去就可以了,你就好好在屋里待着吧!”

    “我说了,我没事,我自己身体我了解。”老赵执意争取。

    温泉鑫听得这些不能忍受了:“行了老赵,别强撑了,什么叫你的身体你了解!你知道刚才你差点就要不是小王给你卖力做心肺复苏你早就总之,你不能出去,给我待在屋里。你不会相交小王刚才努力白费吧!!”

    搬出王忠瑜做托辞,老赵了解温泉鑫性格,温泉鑫何尝不了解对方。

    他知道这个时候不整出些特殊理由,是很难说服中年人留下的。

    “好了,听我说句吧。小温,老赵,你们两个谁都不要出去,都留在屋内。”

    温泉鑫状况同样不佳,虽然没到老赵那种悲催地步,但适才那他连锤击都显费力的表现,出去战斗根本就是找死。

    现在外面已经没有城墙提供庇护了,没有好的身体反应力在危机来领时就是死路一条。

    “我没事小王,老赵留在屋里,我可以出去!!”小温诧异望向王忠瑜。

    他觉着对方说的话很搞笑,自己把他搬出来是叫其一起说服老赵留下的。

    没想到对方居然把他也给连带捎上了,这让温泉鑫不能理解,所以出声强调。

    王忠瑜当然明白温泉鑫意思,但眼下节骨眼,面前二人谁都不能离开屋子。

    屋子虽然残破,但好歹还有砖墙。

    时下屋顶已经在之前轰炸中没了顶部,躲在内里也就不必担心被头顶碎石掩埋危险。

    总而言之,从任何角度看,都肯定比待在外面强和安全。

    “小温,我知道你没问题,但是老赵他需要人照顾,明白吗?还有别忘了你们本来任务就是驻守屋内!”

    “可是”

    “我来说吧,”缓抬起手臂,老赵粗喘两口大气,待得平复后,道:“小王,我知道我这样子看起来跟废人没啥区别。但是我还是打的动枪的。我不需要人保护,我自己可以保护自己。还有,现在局面,多一个人,多一条枪对村子防御都至关重要。你就不要废话了,扶我出去!”

    老赵话是说的没错,仗打到这个局面。

    村内任何一个活人战斗力都是非常可观的。

    因为下面战斗已经毋庸置疑,将会进入到实际村子攻防战。

    没了城墙阻挡,光头党众最后障碍破除,他们全面进攻随时可能打响。

    现在村里正是需要人手防御时候,林俊夫,越贵山这样重伤员都尚且在前线备战。

    老赵,温泉鑫这样好手好脚之人如何能待在屋里逼祸?

    更何况,老赵是村里三巨头之一,这个节骨眼他更应该是在前线做模范带头,稳定军心之用。

    道理王忠瑜都懂,可是内心他是无论如何不能叫老赵再出现送死。

    己方队伍过去几个小时已经承受了太多东西,王忠瑜不希望队伍在出现伤亡了。

    他永远无法忘记,适才将老赵从废墟里抛挖出来他一动不动没有反应时自己心里悲痛赶紧,也忘不了温泉鑫泪眼婆娑与自己争执不放弃执念。

    “老赵,你说的没错,这个时候,咱们每一分战力都是宝贵的。真是因为如此,你才更不该出去!你应该清楚接下来战斗重点将会从村外移转到村内。要战斗,你在屋内同样可以战斗。并且比较在外面,你在屋里价值更大。小温也是,你要在屋里协助老赵,听从他安排调遣。非常时刻,两位就别和我争了,外面多你们两个意义不大。”

    王忠瑜已经很婉转把意见表达清楚了。

    你老赵,小温在外面死伤概率打,留在屋里尚且可以保存性命参与战斗。

    老赵听到此处,细细琢磨,也觉有道理。

    都是战斗,就眼下情势,屋内还真应该留守人员。

    而且自己身子骨状况,确实不易出去当拖油**。

    思定,老赵便是不再废话:“那行吧,就按你说的,我们待在屋里。”

    “小温,你呢?”目光落在温泉鑫身上。

    被安排照顾老赵,面对这个任务,温泉鑫就算再想出去跟光头党众战斗此刻也只能服从。

    点点头,温泉鑫回道:“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啥,听你的,我留下!”

    “好,来,老赵,能站起来吗?”探出手臂,王忠瑜征询。

    说实在的老赵时下腿部情况如何,王忠瑜心底没底。

    毕竟,适才爆炸威力恐怖,老赵被重物砸压是否伤及腿脚都是个未知数。

    “试试吧!”老赵也不清楚自己腿脚状况,在塔上王忠瑜胳膊后,与后者一起用力。

    勉励站起后,老赵只觉腹部一阵绞痛,身形登时下沉。

    感受到老赵下坠趋势的王忠瑜赶紧是上手将之扶住。

    “怎么了老赵?哪里不舒服吗?”

    强忍着喉头鼓出的一口鲜血,这个节骨眼老赵不想队员再为自己情况担忧。

    咽下血水后,老赵蹙眉搪塞回了句:“头有点晕,没事的。”

    定定神,老赵重新用力直起身子,完了右脚抬起朝前迈了一步,不曾想刚一落地便是一股难以忍受的举动席卷全身。

    老赵身形不自主又是一委,这下王忠瑜意识到不妙:“老赵,你到底怎么了?”

    汗珠顺着额头大颗滴下,就他这幅状况,若是再说没事,傻子也不信呐。

    扶着王忠瑜肩膀,老赵又是大喘了几口气息。

    了罢,指指右脚:“可能是歪倒或者砸到了脚踝,这暂时没法走了。不过左腿没事,我拖着走!”

    说着话,老赵便愈再次前行,但是却被王忠瑜一把拦下。

    “行了老赵!你都这个样子了,就别硬撑了,来我背你!”

    “不没事,小王,我可以自己走,我左腿没事,真的。”

    听着老赵执拗话语,温泉鑫看不过去了,当下出口道:“老赵,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就别犟了,小王你背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