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十七章 援军到了(三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十七章 援军到了(三十九)

    王忠瑜也不含糊,直接是把老赵手拉到自己脖颈,然后俯下身子。

    见得这般情景,老赵还能说啥,大战在即,分秒必争,自己这边纠结矫情,最后还不是给队伍添麻烦。

    所以……“那成吧小王,就麻烦你了!”

    将老赵背到里屋。

    没办法,这外屋在火箭弹轰击下已经面目全非。

    王忠瑜担心把老赵等人放在外屋,万一待会再有火箭弹来袭,屋里人是否还有适才幸运可就两说了。

    里屋相对安全,另外敌人就算地面队伍进来,依托里外屋防御尚且可以一战。

    待将老赵,温泉鑫弄进里屋后,王忠瑜便是着急离开。

    外面说是有老毕,华表守着,但是王忠瑜很清楚,不管是华表,老毕,都在之前战斗受伤不轻。

    他应该是目前一线战场状态最好一个,这个节骨眼理应担负起战斗任务。

    “小王!当心点!”

    最后一刻,老赵还不忘叮嘱。

    王忠瑜感动点点头:“老赵,你也是,小温,照顾好老赵。”

    “知道,你去吧!”温泉鑫摆摆手,完了将枪架在墙头。

    不管身体状态如何,接下来战斗都是事关整个团队生死存亡大战。

    外围城墙没了,这正面接火在所难免。

    时下局面对于胜利者联盟而言多少有点悲壮。

    华表趴在战壕,得亏之前利用战斗空闲期间堆彻了这些战壕。

    否则眼下城墙破后,他们所有外围区域就得彻底放弃。

    眼下至少……还有三个人可以在前缓冲一下。

    战场就是这样,转瞬即逝,前一分钟毕大虎还在为自己这边无人机轰炸取得战果感到兴奋。

    但是没想到,一会儿功夫,局面便是被扭转了。

    己方现在不可谓不是伤兵满营,王忠瑜回来后,华表第一时间手台确认了老赵,温泉鑫状况。

    得知二人还活着,华表长吐了口气。

    可听到二人皆重伤后,华表又是心弦紧绷。

    太惨烈了,整个团队队员除了王忠瑜外没有不挂彩,不带伤的。

    想想越贵山,林俊夫断腿,伤臂还端枪做着战斗防御准备,华表心理就一阵难以言表酸楚。

    过去有狼牙山五壮士,华表自知己方没法跟英雄相提并论。

    但他们眼下为了守卫自己小家拼死搏杀的信念和对方是一样的。

    如果豺狼来了,等待他们的只有猎枪!!

    “小李!无人机做好准备!随时出发投掷!”拿起手台,华表干净利落吩咐一句。

    战斗打到这个地步,胜利者联盟团队已经无路可退了。

    不!应该说从战斗伊始他们就无路可退。

    时下,虽然他们情况非常糟糕,人员基本全都挂彩,但对面光头党众其实也好不哪儿去。

    在被他们歼灭大批人马及数量皮卡重机枪改装车后,手台男同样是逼迫到了背水一战局面。

    华表知道接下来的战斗怕是就是决定这次战役最终胜败时刻。

    至少对他们胜利者联盟团队是这样。

    对方一旦冲锋,己方即便能够守住也势必得付出惨痛代价!

    “好了,别轰了!”手台男这边装弹完毕,真准备继续射袭,但不曾想却是被从后绕前车内男人给叫停了。

    “大哥,不打了吗?”

    手指前方,车内男人斥道:“睁大你狗眼看看,墙壁都被炸没了,还他妈轰,你是不是傻啊!?真当这些弹药是大白菜啊?你耍呢!?”

    无语!相当无语!手台男真不知道该如何去回道车内男人斥责了。

    这明明就是他吩咐不计代价轰击对面村子了。

    自己这边正战火显著之际,他又跑出来横插一杠,说什么自个儿这边在浪费弹药,你说这……上哪儿说理去?

    只是时下心理再多火气,手台男也得打碎牙朝肚里咽啊。

    他深提口气,调整烦躁心绪,当下回道:“大,大哥说的对,现在对面城墙已毁,我,我这马上派弟兄们冲上去!”

    说完,手台男便是拿出手台准备吩咐。

    不曾想,车内男人一巴掌扇过,好家伙,那巴掌力道,直接是把毫无防备手台男手里手台给拍飞了出去。

    “你是不是傻啊!?你他娘不一直跟老子扯什么兵不血刃吗?这妈的死了这么多人,你那狗屁法子成过一次吗?现在对面城墙被毁,这千载难逢机会,你他妈咋不说用你那兵不血刃法子了?”

    “大,大哥,你,你你,你的意思是?”手台男嘴巴结巴。

    车内男人见对方面上嘴脸便是气火不打一处来,可惜他得留着手台男背锅,否则以他暴脾气绝对现在就崩了对方。

    讲过猪脑子的,真是没见过这么猪脑子的!

    “你说呢?难道打到现在你还没看出来对面依仗是什么吗?他们最大依仗不就是外面那堵墙吗?现在墙没了,他们的防御就等于没了。你觉着凭他们村里那点人,有你能耐继续跟咱抗吗?”

    “可是……大哥,那些家伙……跟正常人不太一样啊。他们……”

    “啥叫他们跟正常人不太一样?我他妈要我看,全场最他妈不一样脑残的就是你了!!”

    “成了,大哥,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这马上就给对面喊话,叫他们缴械投降。”多说无益,手台男知道跟车里男人说对面胜利者联盟人员战斗力,他这个后来人是不会理解的。

    最重要,车里男人位阶比自己高,这个时候自己说啥都是放屁。

    与其这样给自己找不自在,还不如老实识趣点先认怂算了。

    “想好了再说!!别他妈本来是逼他们投降,最后再给人反击嬉笑!”

    没有理会车里男人话语,手台男明白男人现在是有意找自己麻烦。

    对付这种人最好办法就是保持沉默。

    将适才被打飞在地手台捡了起来,手台男调整下心绪,尽可能让自己恢复到早前战斗的情绪。

    罢了,按下通话按钮笑颜道:“呵呵,对面的朋友还好吗?刚才的大礼可能有点猛了,不知道有没有吓到各位。如果没有,就给回个话吧。完毕!”

    确实是最初的味道,手台男的心理战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