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十一章 援军到了(四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十一章 援军到了(四十三)

    到底的光头党众立马是子哇乱叫起来。

    有这几个家伙摇旗呐喊,整个战场立马变得混乱。

    那些本来射击华表的光头党众,齐齐侧目。

    见得同伙中断,褪去之意再次浮起。

    这猪大肠是无论如何也扶不上墙的。

    这些家伙太容易被环境影响了。

    这也是常人上战场最容易犯的错误。

    被吸引目光光头党众很自然停下攻击,他们总认为自己不打了,同伙也会打。

    可他们就没想过其他人可能和自己想法一致。

    就这样,场上光头党众就跟是商量好似的齐齐停火。

    他们这般友好停止攻击,华表却是不会错过反击机会。

    说实在的华表也是没想到事态会发展成这样,本来对面压制的他根本抬不起头,没想到……

    “哒哒哒,哒哒哒!”战壕枪弹一停,华表立马是举枪抬头射击。

    几枪了罢,登时几个光头党倒地。

    华表虽然只打了几枪,但对光头党而言,他们本就惊慌失措,这下心里防线是彻底崩塌了。

    别觉着不可思议,人心就是这样。

    恐惧这东西一旦在心下滋长,很难恢复。

    余下光头党众立刻做出本能举动,再次是先后趴地,就地当起了乌龟。

    整个战斗,怕是也只有趴下这个动作是这些家伙最愿意也是最熟练动作。

    “那帮家伙有歇菜了!”段成伍在山腰纵览全局。

    他对光头党众没种行为非常鄙夷,明明是几倍于村里人,但却没胆子动手。

    听了段成伍最新战报,华表轻吐口气。

    刚才别看他打的从容,实际却是相当危险。

    一旦光头党众有人发狠冲击投掷手雷,那对他们来说是致命的。

    毕竟,密集枪弹压制他没法从战壕出来,而这时只要随便一颗手雷投掷过来,那他可就是瓮中的老鳖,死的妥妥。

    不过好在对面光头党众都没这个胆子。

    他们遇到打击首先考虑的是保命而非进攻。

    从某个侧面说,是畜生给了华表活下来机会。

    “注意警惕,都小心点!”华表当下再给王忠瑜,毕大虎提醒句。

    既然前面对面会用重机枪威逼前线人马冲锋,现在肯定还会照做。

    毕大虎冷笑一声:“哼,华子,就外面这些傻叉,不足为惧!”

    “不要大意,他们人比我们多,小心他们投掷手雷!”

    战斗轻敌是最要不得的,更何况对面人数比己方多,武器也比己方强,己方根本没有轻敌的资本。

    而在光头党那边,车内男人手里手台都快被他捏碎了。

    这些狗日的玩意真是……

    难得真要叫己方重机枪扫上一排吗?

    说实话,车内男人真有这个想法,在这个问题上他跟手台男想法出奇一致。

    但问题……现在情况能这么做吗?

    如果前面重机枪射手枪法准头不错,或许可以一试。

    可……就那家伙准头,这一梭子过去,万一每个把门,直接把自己人全给报销了……

    自己可还在战场啊,这后面也没援兵了啊。

    己方阵地剩下人……别回头没把村子拿下,反倒是叫自己这边阵地被人反端了。

    所以时下车内男人也是有些两难啊。

    面对前方那些软蛋兵,他竟然没有制约办法。

    恼怒之下,车内男人目光落在前方手台男身上,完了喝骂道:“喂,你妈的,傻愣做啥呢?干!现在你说了怎么办啊?”

    &bsp;微微一愣,车内男人的问话有些出乎手台男的意料。

    &bsp;这货是在征求自己意见?

    &bsp;呵呵,你不是很你能耐嘛,咋这时候不bb了?

    &bsp;“看什么看,老子问你话呢!!”车内男人见手台男望向自己眼神有些特别,当下再次喝道。

    &bsp;“大哥,依照我的意思,指望咱按下手下是没希望了,他们现在胆子已经被对面吓破了,咱再怎么恐吓怕是都没用。”

    &bsp;这不是废话嘛,听了手台男的回答,车内男人额头青筋爆起。

    &bsp;这道理傻子也知道。

    &bsp;“你当老子是白痴吗?说重点!别跟老子整那些没用的!!”

    &bsp;车内男人提高音调。

    &bsp;手台男听后吞咽口吐沫:“呃,那个,大哥,这事儿其实吧也好办,我们可以继续利用原来火箭弹轰击方法压迫他们。”

    &bsp;“妈的!刚被人损的是不是还觉着不舒坦?还想找不自在呢?”

    &bsp;自己刚才已经手台明确恐吓过对面。

    &bsp;可胜利者联盟那边傻叉根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bsp;不仅不接受他们投降提议,还反叫他们投降。

    &bsp;这种事儿,现在手台男又叫车内男人重复去做,你说不是在寻开心是什么?

    &bsp;“不不,大哥,此一时彼一时,你看对面情况,他们现在虽然还在坚持,但火力点不多,我刚仔细看了下,貌似外面就三个!所以他们也是强弩之末,咱们继续强势轰击,他们绝对招架不住。只要把他们心里打崩溃了,剩下就好办了!”

    &bsp;讲的头头是道,可手台男就不想想,他这年头通达念想……搁在自己手下身上才更合适吧。

    &bsp;车里男人手攒手台捏的紧紧,事到如今他也是没办法了。

    &bsp;打自己人也就说说,他还得指着那些软蛋在前面构筑防御阵线替他保命。

    &bsp;“行!妈的!你整的祸,你解决!我告诉你,今天这仗要是败了,你知道下场如何!”

    &bsp;就算不败,自己又能讨得怎样好?

    &bsp;手台男对自己接下来命运早就是不保什么希望了。

    &bsp;不过这场仗还是得继续下去,打赢了或许还有翻盘机会,若是真输了……自己就真的思路一条了。

    &bsp;“都傻愣这做什么,没听到老大吩咐吗?做事,给我继续轰!!”朝手下发泄下不满,手台男重新会阵地取过火箭筒。

    &bsp;他这家伙适才就已经搞定。

    &bsp;“怎么突然安静下来了!?”对面迟迟不动,叫王忠瑜觉着意外。

    &bsp;“哼,被打懵逼了呗,这又不是第一次了,现在那帮家伙指不定又在想啥坏事儿。”毕大虎撇嘴打趣。

    &bsp;

    华表蹙眉左右看看,随即吩咐:“都别说话了!注意盯着自己前方。”

    &bsp;仗打到这个地步,对面死了这么多人,华表确定,对面是绝对不可能轻易放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