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激斗尸犬群(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九十九章 激斗尸犬群(九)

    “小胡,叫兄弟们快上车!我们撤了!快!”

    失神中的胡晓东被赵云海的喝声拉回了现实,他下意识抬腿就要迈步,可脚尖还未落下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然后举目望向了远方,继而又看了看近前的尸犬,最后移目递向车里赵云海,果断回道:“你先走吧!老赵!我待会开商务车带兄弟们走!”

    一听胡晓东不走,老赵登时急了,虽然他与前者的接触时间并不长,但在其失去妻女消息最失落,最彷徨,最无措之际,是后者一席暖心窝子的话,叫他重拾了“活下去”的勇气。

    所以……

    “别废话了!你tm赶紧叫兄弟们上车!凭你们几个对付丧尸犬那是找死啊!”老赵也是真的给逼急了,以至于平日里很少有的粗口也被脱口爆了出来。

    可是胡晓东对此,依然保持静立不动的姿势,他何尝不知与眼前尸犬的战斗是在搏命,可远处的二王与唐小权还在田里,所以如果他就这么逃命上车,那不等于是至后者于不管不顾之地嘛。

    这是胡晓东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做出的事情!

    要么一起生!要么一起死!胡晓东已经想的很清楚了,头掉了不过碗大块疤,只要能和兄弟们战斗在一起,饶是壮烈了也是值得的。

    思及于此,胡晓东当即开口道:“老赵,听我的话,别管我们,我们会想办法离开的。倒是你,赶紧带车上的妇女离开!不然待会想走也走不了啦!”

    似是为了印证胡晓东的言语似的,几乎就在他话音落下的同时,适才那两只还纠缠在一起的尸犬,突然从地上腾跃而起,只不过它们这一次的目标并非是对立而战的胡晓东,而是散发着“隆隆”轰鸣的大货。

    “乓!”犬身不出意外的撞在了车尾的铁板上,它们腾跃的力度显然还不足以越过车尾的高度。

    但饶是如此,它们那凶悍的攻击还是令得车尾一众妇女惊叫连连,有的甚至直接是被吓到了**裤子。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老赵还能再说什么,他抬眉看了眼头顶的后视镜,继而气恼的一掌拍在方向盘上,然后眼眸圆睁的冲着车外的胡晓东咆哮道:“好!小胡!我带她们走!但是,你们tmd必须给我活着回来!”

    “哐!”又是一声巨响,话闭的老赵血脉喷张,他脚下油门一踏,早已调转好车头的大货应时疾驰而去。

    望着缓缓离自己远去的大货,胡晓东轻吐了口浊气,继而重拾心情,将目光再次投入到了眼前的战斗中来。

    狗有种习性,喜欢追逐奔跑的东西,所以当货车离开的同时,丧尸犬也紧随其后的奔了出去。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胡晓东还是命令温吴杜三人维持目前的防守阵形,而他自己则马不停蹄的朝向别克gl8跑了过去。

    这是难得的脱逃机会,因为没有人能够知道丧尸犬会不会折返回来。

    上车,关门,而几乎就在他将要放下手刹,推档前行之际,两声犬吠由远急近的传了过来。

    “该死的!”虽然对畜生的“回马枪”早有预料,但胡晓东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预料竟会来的这般迅速。

    “阿城,超子,小温,上车!”摇下车窗,胡晓东用力拍了拍车门,同时猛按喇叭,其目的就是为了吸引尸犬的注意力。

    毕竟,田间的二王状态他非常的清楚,尽管他们各自成功击杀了一只丧尸,但付出的代价也是极为惨烈的。

    至少从目前来看,他们走路都显困难。

    果不其然,尸犬的确因为喇叭的响声奔袭了过来。

    只是这一次,胡晓东不再畏惧。

    待得吴杜温三人上车坐定,胡晓东沉声示意三人抓紧扶牢。

    而后者在见了其面上的那对凛冽目光后,登时是明白了各中的意思,纷纷系安全带的系安全套,抓扶手的抓扶手。

    总而言之,他们一个个那都是严正以待,做足了准备。

    “都好了吗?”淡然的话语不着一丝情感,胡晓东借着顶上的后视镜扫了眼身后的众人。

    也是被丧尸犬折腾的太过狼狈,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气的吴超等人齐齐回道:“好了!胡哥!”

    “嗯!”照例沉声应了一声,胡晓东稳稳的收回了目光,此时的尸犬距离他所驾乘的别克gl8已经不足20米。

    眼见着逐渐变得清晰的黑色身影,胡晓东的唇角浮起了丝冰冷的笑意。

    右手用力一推档杆,右脚应时用力踏下,急转的轮毂登时便是在灰黄的地面扬起一阵沙尘。

    仪表盘的码数以着极快的速度向上攀升,在如此空旷的乡道上,胡晓东可以毫无顾忌的体验速度带来的快感。

    当然,他这般做法绝对不是为了享受速度,而是……杀戮!!一次有着明确目标的杀戮!!

    轻轻将方向盘朝左微移了一下,虽然只是稍移了片许,但在高速运转的车速下,别克gl8的车身还是不可避免的猛的摇晃了一下。

    不过得意于此车良好的操控性能,胡晓东在左移之后,他又是迅速回正了方向。

    而这一切仅仅发生在一秒之内,但于车底的地面却是意味着一场血腥惨剧的发生。

    吴超清楚的感受到了轮毂好似碾到了什么东西,他甚至还听到了一声挤压碎裂的声音。

    他他下意识的侧目朝后望了一眼,一团血肉模糊的肉泥登时出现在了他的眼眸之中。

    这……是什么?先是一愣,旋即吴超便是豁然想起,肉泥所在的位置不正是适才被胡晓东一刀消去四条腿的“倒霉蛋”坠落的地方嘛。

    毫无疑问,对于这个“倒霉蛋”的惨死,吴超没有任何的怜悯,相反,如果可以他更希望由自己手中的高尔夫球棍去亲自结果它的性命,并将之碎尸万断,以好为那些叫它扑食猎杀的妇女报仇雪恨。

    而就在吴超这厢感慨寻思之际,胡晓东发出了警示的信号:

    “大家坐稳了!咱们要跟畜生们撞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