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十六章 援军到了(四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十六章 援军到了(四十八)

    手台男话里意思已经表述的很清楚了,傻子都知道他在担心村里人给出“战”的回答。

    如果村里人真的拒绝投降,坚持抵抗,手台男虽然无惧,但对方等于是抽他大嘴巴。

    这车内男人之前说的清楚,提醒他务必搞定,不要再给对面戏虐挖苦机会。

    各位,脑子放聪明点,别做傻事啊!

    心理默默祈祷,想来这手台男也是够凄惨的。

    这给对方活命机会,最后弄的自己跟祈求似的。

    对此,华表给出回答是:“让我们投降,你们有什么要求!?”

    要求!?

    听到这席话,手台男略微一琢磨,便是知道此事有戏。

    当下赶紧回道:“呵呵要求这种事儿嘛不是我说了算,得等上面确定。不过我基本可以传达下意思。首先,你们得归顺我们。其次,按时按量上缴物资。最后,给你们下达任务你们的无条件服从完成。基本就这些了,怎么样?条件不算苛刻吧?拿物资换性命,要是我一定毫不犹豫就答应。”

    “那是因为你是狗奴才!!”温泉鑫没好气暗骂一句。

    “怎么样?现在可以给我你们想法了吧”手台男明显有些按捺不住情绪,有点急不可耐了。

    深提口气,自己说出那几个字实在有些憋屈。

    华表从军数十载,还从未向自己敌人缴械投降。

    可眼下,看看身边一个个重伤在身的兄弟,华表不能那么自私去要求兄弟去白白送死。

    所以这个耻辱如果要人背,理应有他这个意见发起者承担。

    “我们刚才经过讨论,决定接受你的提议,缴械投降。”

    难以抑制心底激动,手台男兴奋冲车内男人方向打了个手势。

    车内男人也是很兴奋,不过还是板着脸给手台男泼了盆冷水:“你激动个屁啊!事情是没成了,确定他们是不是忽悠晃点咱!!”

    手台男不以为意,心道是:没有胆气家伙。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这对面村里人一个个性子都刚烈的很,万一对面真是搞假投降,真突袭,那可就

    “呵呵,识时务者为俊杰,各位能给这样答复我感到非常欣慰。不过再次之前我必须把有些话说清楚。我给的提议是很真诚的。所以我希望各位也能真诚对待这件事儿。我不希望我们当中有任何一人打着投降名义私下盘算别的买卖,如果这样呵呵,那就别怪我们光头党不讲情面了。”

    “没那个必要!!如果决定战斗,我也不会废话这么多!你们现在可以派人过来接收村子!我也希望你们能履行你们承诺!!”

    “哈哈哈!放心!放心!我们光头党做事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嬉笑着给出肯定保证,但是手台男眼眸中却是闪烁着几抹异彩。

    “前面的人听着,派十个人进村,对面缴械了!给我把村里人全部带出,完了搜查!”

    没有动弹,前面乌龟根本不清楚大后方手台交谈情况。

    他们本能认为后方给出对方投降不过是忽悠他们前进占村的谎言。

    所以命令下达,前方竟是无一人行动。

    这个场面看大手台男蛋疼尴尬啊。

    人对面村子都决定投降了,己方竟然没人敢上去接收。

    这种情况实在是丢人啊。

    手台男恨的牙根直痒!

    既是如此,按理你手台男就驾车带人上去呗。

    可是手台男自己对对面投降这茬事也没底啊,他如何确定对面不是跟自己刷花样,玩心思?

    所以安全起见,先派手下人上前探路方为王道。

    可哪知道一帮手下全是软蛋,没人听令执行。

    “你还在等什么!?”见手台男这边迟迟没有动弹,车内男人直接是提着枪从后面抄了上来。

    他这一动作,手台男可就有点紧张了。

    他旁的不怕就怕对方手里那杆枪啊。

    自己这个时候若是说前面队员怕死不听命令,估计车内男人非但不会降火气降在前方队员上,还会对他发飙。

    所以吃一堑长一智,这次手台男没在甩锅推卸,而是立马冲己方阵地余下队员喝令道:“都在这傻站着干什么!?看戏吗?赶紧给我抄家伙把对面村子站了!!”

    话闭,为了防止手下再把自己命令当放屁。

    手台男紧接跟进补充句:“我和老大会在这边看着,你们谁先进村,回去重重有赏!”

    手下们闻及此言,马上麻溜操作。

    他们在阵地那是对对面村子给出投降回答听的真切。

    所以从心理上讲,绝对比前线那些软蛋要少许多顾忌。

    不过车内男人在手下准备期间还是不忘提醒:“都他娘的给老子打起精神,进村后,先抓人,把所有屋子都给老子全部清理干净!没问题,马上通知我!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大哥!”

    “大哥,你就请好吧!”

    “这次一定拿下村子!”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光头党众这个时候终于有了那么点战士应有的意志。

    “他们来了!”段成伍在山腰给华表送出命令。

    华表听后,回道:“好了小段,我们知道了,从现在开始,咱们就保持静默吧,不要再来电了!!”

    无论如何要保住段成伍。

    闻言,段成伍咽了口吐沫,完了淡淡道:“明白!”

    放下手台,段成伍心情异常沉重。

    他有点没勇气继续看接下去事态发展了。

    因为他实在担心接下来画面会让他控制不住情绪,做出不理智事来。

    如果现在村内队员决定于他们而言是场宿命豪赌。

    那作为山腰处见证的段成伍就绝对是煎熬。

    光头党众阵地手下提着各自武器嗷嗷叫的向前冲。

    前方趴地乌龟听得身后动静皆是满脸诧异。

    他们不清楚情况所以心下本能戏虐:一般不知死活东西,没见哥们都在爬着嘛,还这有活腻歪的,你们都眼瞎啊!没见前面村里人是怎么攻击的?还可劲向上冲,想奖赏想疯了吧。

    不过心里虽骂,乌龟们却是没有任何一人想给自己弟兄上发条意思。

    在他们而言,有这些人替他们冲锋陷阵去送死,总好过被后面手台男枪击逼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