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激斗尸犬群(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章 激斗尸犬群(十一)

    身体后仰,双手死死抵在方向盘上,胡晓东眼眸中的黑影已至最大,撞击顷刻既至。

    然而……

    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胡晓东几乎做好了全部的碰撞准备,可待他再次睁开眼之际,预想中的撞击并未出现,相反饶是车子的正前方也未有发现理应被撞飞尸犬的身影。

    这下可就让胡晓东有些大惑不解了,电光火石间无数种念头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丧尸究竟到哪儿去了?难不成这帮畜生在自己闭眼的瞬间飞了?

    而就在胡晓东这厢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其后的吴超手指着身侧玻璃的外面大声促道:“小唐,强子,他,他们危险了!”

    “该死!”吴超的话好似电击般触动了胡晓东的神经,令他那混沌的大脑立时是明白了所有的一切。

    很显然,畜生没有迎头撞向疾驰的别克gl8,它们异常“无耻”地避开了车行的路线。

    虽然尚不清楚它们是出于胆怯,还是有意为之,但它们把目标锁定为唐小权等人却是不争的事实。

    没有人能比胡晓东更为了解二王此刻的身体状况了,要知道适才二人力战尸犬的全过程他可是全然收在眼底。

    汗水不自禁的滑淌而下,胡晓东赶紧是方向盘左打,登时一股强大的离心力令得他及车内的众人全都朝向一个方向倾倒身体。

    下一秒,又是一阵强劲的颠簸自车底传来,好在别克gl8的避震系统还算过硬,否则光这一下就足以叫胡晓东等人喝一壶的了。

    王强望着从两翼包抄而来的尸犬,勉力的想要拾起地上的尸盾,可红肿的右手却是跟筛糠机般颤抖不停,根本不受他的控制。

    王大国同样也好不到哪去,如果非要找出他与王强有和区别的话,那无非就是后者废的是右手,而他……是左手。

    怎么办!!眼见着两个几无战力的兄弟,唐小权一双眉毛紧蹙成团。

    毫无疑问,凭他一己之力,莫要说对付两只尸犬,饶是其中一只,也不是他这单薄身板所能对付的了的。

    防御,是唐小权眼下唯一能想到的应对办法,可他终究是一个人,没可能依仗一块防尸盾牌固守两侧。

    所以……

    “强子!大国哥!你们……”虽然也知道这个时候叫二王战斗有些勉为其难,但事关生死,不战则亡!

    思及于此,哽住半吼不再犹豫的脱口问道:

    “你们还能撑的住盾牌吗?”

    兀自互看了一眼,王强心有余而力不存地再次着手尝试拿抓了一下摆在地面的防尸盾牌,颤抖的右手好似举的不是纸板而是千金铁块。

    5秒,或许更短,眼看着王强的右臂就要被重物压垮,这时一只颤抖的左臂伸了上来,登时王强便觉一轻,待得抬眉望去,但见王大国那张质朴的大脸正肃然的望向自己。

    也不知道从哪儿涌起的一股豪气,王强只觉浑身都热血沸腾了。

    他毅然地拾起地上染血的蛇矛,然后将之架到了纸板窥孔的中央位置,继而沉声喝道:“好!nmd横竖就他娘的一条命!大国哥,权子,咱们今天就一起来会会这帮畜生!好叫他们知道知道,啥叫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铮铮冷语响彻稻田,王强的话无疑是给处于劣势一方的人类提升了士气。

    只是,丧尸犬显然不会理会他的叫喝,相反,你叫的愈响亮,叫的愈欢,愈是能激发它们的兽血,让它们觉着你是迫于淫威而在恐惧的讨饶。

    骄阳升的越来越高了,刺目的光斑下,两道迅捷的黑影快速的移动,很快它们便是……

    “当心了!强子!准备……”

    “迎敌”二字还未出口,唐小权便觉胸口一阵鼓荡,饶是他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对冲准备,但身体素质的悬殊,还是叫他不出意外的被尸犬撞飞了出去。

    二王虽然凭借合体之力侥幸挡下了这一击,但刺伤尸犬的行为却是极大刺激了后者的怒火。

    根本不给猎物任何喘息的机会,尸犬略微调整身形,一双强而有力的后腿再次向后一踏,又是朝幸存者奔袭而来。

    仰面望着头顶远处不断抵近的黑影,唐小权知道自己命数已尽,生疼的背脊,眩晕的大脑严重延缓了他的神经反应速度。

    而你要知道,在与丧尸犬这样一个完美猎杀机器的对弈下,分秒的迟疑就足以决定你的生死!

    王强眼角的余光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自己兄弟倒地的情景,心乱如麻的他很想返身去给予救援,可尸犬似是明白他心思一般,再次开启了炸弹轮番轰炸的模式,让他根本找不到任何脱身的机会。

    或许这就是老天的惩罚吧,唐小权认命的闭上了眼睛,他固执的认为自己眼下所遭受的一切,都是他适才放弃保护妇女所致,说白了就是所谓的罪有应得。

    他无力的垂下了原本还落于胸口处的“防尸盾牌”,这么做的目的只为丧尸犬能给他个痛快。

    毕竟他也明白凭他目前的状况,做出任何的抵抗都是徒劳的。

    所以与其在受恐惧和折磨,还不如早点接受现实,一了百了。

    想到这里,唐小权倒是突然间豁然开朗了,虽然还是对死亡有着那么一丝敬畏,但较之过往那如坠冰窖的恐惧,眼下的他显然是看开了许多。

    他已经能够清楚的听到尸犬抓挠地面,掀翻泥土的嘈杂声,阵阵粗重的低吼好似地狱的丧钟,敲打着他生命终结最后的秒数。

    爸爸,妈妈,妹妹脑海里浮现出了自己最亲的三个亲人,一丝泪水忽然不争的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原以为自己可以无谓的面对死亡,但唐小权终究还是错了,因为当硕大黑影那极具压迫的呼啸风声席卷而至的时候,适才还略显淡定的唐小权突兀的不可抑止的颤抖了起来。

    “吱!”生死存亡之际,一道扎耳的紧急制动声打破了田间应有的平静,旋即又是一声闷响传了出来……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