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十八章 受制于人(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十八章 受制于人(一)

    放下枪的赫雷来到胜利者联盟团队跟前。

    队员们横列被押在地,有的跪,有的躺,反正每一个正常站立。

    赫雷缓缓从每个人身边走过。

    手里枪口在众人垂落眼眸前滑过。

    没人知道赫雷要干什么,待得温泉鑫面前是,赫雷停下脚步着枪在地上点指了几下。

    完了突然开口:“你现在是不是很想死?”

    温泉鑫仰头怒视赫雷:“有种你就杀了老子!!”

    赫雷耸耸肩膀:“都听到了吧,这货居然求着去赴死,老赵看来你的队员和你不同心啊。你想救他们,他们似乎不领情。既然这样,那就由不得我了。我这人心最软了,既然你这么恳求想死,我一定满足你的心愿。”

    “小温!!赫老大,你别乱来啊,要杀你杀我,拜托你放过”

    “唉,再我没改变主意前你最好别开口说话,否则万一我控制不住自己反悔他们可都得完蛋!”

    枪口左右在场上扫了一圈,赫雷的话叫老赵止口。

    憋屈啊!相当的憋屈!

    老赵当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自己已经给温泉鑫说的很清楚,可年轻人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控制情绪。

    见得老赵止口不再说话,赫雷满意点点头:“很好,这就对了。咱们的事待会儿再说,现在我先帮这位小兄弟排解下心理困扰。你这么想叫人死,那么”

    再次移动枪口,紧接赫雷枪口对向队列末尾越贵山。

    “ok,就他了,把他给我拉上来!”

    本来已经做好赴死准备的温泉鑫,听得赫雷吩咐,下意识抬头看去,发现对方目标竟然不是自己,而是越贵山。

    老越之前就被小头目脚踩伤口生不如死。

    现在被点名唤叫,小头目等光头党众还不是跟打了鸡血似的操动起来。

    在小头目亲自受益下,两个光头党众手下左右拉着老越胳膊,就那么蛮力将之拖拽上前。

    “你们!你们混蛋!放了他!冲我来!!”

    身后看守一脚跩在温泉鑫腹部,同时骂咧:“他妈的,给老子安静点!”

    似是拖死尸,毫无反抗之力的越贵山被光头党众手下拖到赫雷跟前。

    到底后,赫雷望向温泉鑫:“你刚才骂我们什么?混蛋!?”

    转脸冲身后众手下笑笑:“你们都听见他叫我们什么了吗?混蛋啊!”

    说完,赫雷面色一沉:“好!既然你这么给面子,那今天我就叫你看看什么叫混蛋!”

    陡然举起手里钢枪,赫雷毫无征兆照着越贵山手伤伤腿怒劈而下。

    “咔!!”

    “啊!!”钢枪砸在伤腿处,越贵山一双眼睛几欲爆出,那种深入灵魂的剧痛叫他不能肆意凄厉惨嚎一嗓。

    而不等他惨嚎了罢,紧随其后,又是一记劈砍顺势而下。

    越贵山不出意外再次哀嚎。

    “不!你们放了他!你们这群混蛋!你们冲我来!”

    “混蛋是吗!你还说我们是混蛋!?”

    “咔!!”

    “我们是混蛋,那我就叫你瞧瞧混蛋是啥样!”

    “咔!!”

    枪托一下又一下无情抡砸在越贵山腿上。

    老越的意识在剧痛洗礼下那是渐渐模糊。

    他数次痛到昏厥,但下一秒又被剧痛痛醒。

    在这样反复煎熬下,越贵山最后的精神防线崩塌了,他时下生不如死,他高喝哀求:“你杀了我吧,求求你杀了我吧。”

    “哈哈哈,真是有意思,老赵你听到没有,你这有一个队员求死啊。你说我该怎么办,杀还是不杀?”

    老赵浑身颤抖,低垂的眼睛双目通红。

    他不敢抬头。

    因为他怕赫雷看见他愤怒一面更加暴走。

    同时他也不忍看到老越被摧残场景,因为那实在是太残忍了。

    “怎么样!?这样够不够混蛋!?你觉着怎么样小兄弟!?我这你还满意吗!?”**裸的摧残。

    赫雷的暴行,摧残的不仅仅是越贵山的身体,更是一众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的心。

    温泉鑫看着赫雷一下下砸击越贵山伤腿,听着自己兄弟那撕心裂肺的惨嚎与哀求。

    温泉鑫快要崩溃了,终于,他无法在继续承受场上惨烈场景,他也是哀求道:“我求求你,放了他!是我错了!我错了!”

    “啊?你说什么?什么你错了!?你在说什么啊?我这不明白啊!”揣着明白装糊涂。

    很显然,时下温泉鑫以及一众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悲情模样,看的赫雷那叫一个爽快啊!

    “我放屁!我刚说的都是屁话!都是我的错!有什么冲我来!拜托,求求你们放了他!”

    “啊呀,你说的声音那么小,我听不太清楚啊,你刚说啥来着,求我?是这样吗?”

    “是!是的!我求你!求求你放了他!”温泉鑫扯着嗓子咆哮。

    “你不是说我们是混蛋吗?我这可是为了你才这么卖力做的呀!怎么样?你这到底满不满意啊!?”

    “行了行了,够了,是我错了,你们不是混蛋!我是混蛋!我是垃圾!我有眼不识泰山!求求你们收手吧,求求你们了!”

    跪伏在地,温泉鑫原本心底那股子浓烈杀戮之气此刻是完全丧失了。

    取而代之的只有自责,归咎,以及被赫雷打击的崩溃。

    如果自己听从老赵规劝不去强硬逞能,越贵山何至于被对面畜生这般凌辱。

    这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

    “呵呵!”轻笑一声,赫雷终于是停下了手来。

    而此刻再看身下越贵山,右腿早已是被砸的稀烂。

    血肉糊满了地面,不用说,他这辈子右腿妥妥是废了。

    越贵山本人一动不动在地上抽抽,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没去理会越贵山的身死,时下赫雷更有兴趣去调弄被打击过的温泉鑫。

    他知道这个时候的年轻人心理防线很脆弱。

    而这正是他向周围看戏手下彰显他身为大哥风采时候。

    毕竟,之前战场一直被面前队伍压着打。

    赫雷需要为自己证明。

    而无疑眼下就是最好机会。

    丢掉手里钢枪,赫雷整了整褶皱衣服,完了故作舒坦吐了几口气。

    殊不知他这几口吐气落在众胜利者联盟队员耳里那是相当叫人气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