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十七章 受制于人(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六十七章 受制于人(十)

    “山没什么问题,大家现在主要是很担心村里情况!”

    尉泱的话稍稍叫段成伍安心。

    “村里没有大碍,看目前情况今晚多半会休战一段时间。”顺势继续找个扯谎,段成伍现在这么说就为到晚尉泱他们再来询问好有托辞。

    “这样啊,那就好。对了,既然这山下暂时打不起来,小段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今晚不打算回去了。”直接道出此点。

    尉泱听后微微一愣:“你不回来了?”

    “是的!这仗只是暂时休战,不知道啥时候又会开战。晚总是不安全的,我在这边有高点优势,可以给村里弟兄提供必要视野监视。”

    合情合理的解释,段成伍话语很难找出毛病。

    尉泱琢磨了一会儿:“你这能行吗?要不叫阿城他们下去替替你,反正现在暂时也没打,你来休息下。”

    尉泱是出于好心,但很显然段成伍这个节骨眼不可能返回。

    他直截了当回道:“不行!晚林子里不太安全。他俩山林地形不是很熟,晚活动危险太大。另外现在是战斗关键时候,我留下我放心。”

    想想也是,整个团队时下也就段成伍对山林较为熟悉。

    论及战术素养,余下人确实拍马都赶不。

    更为重要一点,尉泱也是担心这大晚叫阿城下去会出危险。

    而眼下他们是再不能出叉子了。

    “那你晚呢?我叫他们给你把晚饭送下来吧。”

    不得不说尉泱这后勤做的是真没话说。

    段成伍听后感觉回绝:“不用麻烦了尉泱,早离开时我带着罐头面包,晚兑付足够了,你们不用操心我。叫阿城他们守好庇护所!你呢把大家安抚就成。我这边自己会应付!”

    段成伍这倒是说的实话,整个山人员加起来都没他野外生存能力强。

    话说道这个份尉泱知道多说无益。

    时下一切都应该以大局为重,虽然他心理担心段成伍食宿情况,但为了村里战斗,不是考虑其它时候。

    “好吧,既然这样,我就不多说啥了。总之小段你自己注意,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的,记得一定要开口。不要什么事儿都自己扛。”

    “明白!”段成伍现在是多想找个人说说话,排解排解心理苦闷。

    可问题,心理的那些事儿那如何跟尉泱他们说呢?

    不过不管怎样,靠着适才一些托辞总算是把“汇报”难关给糊弄过去了。

    段成伍就怕自己说话露出啥破绽叫尉泱发现,更担心赵丽娜再次向自己求证赵云海事情。

    如若那样,段成伍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能从容应对。

    毕竟,老赵的死他是全然看在眼里。

    现在只要听到“赵云海”三个字,赫雷砸击老赵脑袋场景就会不自主浮现在其脑海。

    所以此刻跟段成伍替老赵,他怕是难以控制情绪。

    但是老天爷这次还算给力,总算是没有节外生枝。

    时下段成伍啥都不想,之期盼老天这份给力能持续长一点,或者说老天能继续站在自个儿这边,确保今夜村里能够平安。

    还算不错,知道次日早,村子也未发生意外。

    不过村子虽然没有发生意外,但村里队员昨夜却是并未睡的安稳。

    悲伤的情绪并没有因为一夜流逝而有所削减。

    想法一夜无话令的队员面愁容更深了几分。

    “华子,说吧,今天怎么安排!”天色一亮,林俊夫便是迫不及待开口询问。

    他这样问等于是把领导权交到了华表手。

    这并非林俊夫逃脱重责,只是眼下情况,他身体状况实在不方便领导团队。

    “好,那我就来给大家安排下今天任务!”经过昨晚细细思量,华表对于接下来村里要做什么大概有了计划。

    “第一,待会小温,小王你俩跟我去后面找块地,咱们把超子,老赵给葬了!”

    “没问题!”

    “华子,葬超子,老赵时麻烦辛苦下把我也抬过去,我想送老赵,超子一程。”说话的是越贵山。

    经过一夜休息,他终于是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还有我,我也去!”毕大虎不出意外附和。

    本来华表是没打算安排两人过去的。

    但看现在此二人模样,华表没道理拒绝。

    “好的,等我们挖好坑,准备妥当就抬你们去!”

    “第二,葬好老赵,超子,我们就去村内外仔细巡察一遍。一,是看看能不能找到可用物资二,确认尸体都切实死亡。”

    死尸变丧尸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事情了。

    所以外面尸体处理那是必须进行的。

    对于此点,王忠瑜开口:“华子,光确认尸体死亡还不够吧,这些个尸体就这么在村外堆着,时间长了总不是个事儿啊。”

    这才过了一夜,死尸还未完全腐烂。

    但那流淌血水的腥臊已经是足够呛人。

    而这些尸体如果不及时处理,就这么摆着,长此以往就会成为一堆熏人烂肉。

    对于此点,华表当然知道,但目前村里人手有限,所要处理工作有比较多。

    像这种肃清尸体工作又极为耗费人力,华表实在抽不出多余人力处理。

    毕竟,村里能够动用人力就他自己,温泉鑫,王忠瑜,还有李国。

    所以……

    “清理尸体事情暂时融后,现在春天,尸体腐烂速度相对慢一些。我们还是以手头棘手事情处理为主。”

    点点头,王忠瑜对华表分配没有异议。

    “第三点,现在咱正面围墙都被毁坏。我考虑弄些木桩铁丝做个隔离栏。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意见!?”

    现在村子没了围墙,如果有歹徒进攻,完全可以长驱直入,村里连点基本预警都没有。

    华表的提议再次全员通过。

    准确来说眼下众人只要有事儿做,能忙碌起来都没问题。

    现在大家是不怕忙碌就怕安静,这安静下来就容易去想那些伤心事情。

    “第四点,就是物资问题。对方给了咱一个礼拜时间,我算了下,跟进咱们今天事情安排,怕是没时间外出搜集物资了,所以我的意思,小王你回头抽时间把咱后面停的那辆下货给检查下,等事情搞完我们就出去搞物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