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十二章 体育馆之行(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八十二章 体育馆之行(六)

    “啊,我们有的,还在弄呢,你就吃你的吧!”

    吃的当然有,只是山上物资有限,尉泱不可能给每个人都做这样大餐。

    没办法,现在村里这个情况,他们不知道得在山上兑付多久。

    所以物资的配给,尉泱都是尽可能控制,以让队伍生存的久一点。

    段成伍操心的事情已经很多,他不希望因为物资短缺再给段成伍压力。

    “对了小段,之前你在山腰不方便说,那啥,眼下村子到底什么个情况?”尉泱到底是忍不住开口询问。

    段成伍对此早有预料,这茬事肯定是逃不掉的。

    “也没什么,两方目前就是僵持状态。”给出个模棱两可答案。

    尉泱微微蹙眉,显然小妮子想要的结果不是这样含糊不清笼统回复:“那村子……咱们队员有谁受伤了吗?”

    “有!”段成伍这个回答倒是十分干脆。

    尉泱听后马上跟进:“谁啊?谁伤了?”

    “老越,老林,华子都伤了。”

    “重吗?”

    “还成吧,老越被打伤了腿,老林是胳膊,华子嘛,爆照冲击波震伤了。不过你已经处理过了,没有啥大碍。至于其它人,均是些擦皮小伤,不打紧的。”

    避重就轻,段成伍真真假假说了一通。

    无疑,老赵,吴超的死,段成伍没有提及。

    他清楚如果自己这个时候提出,山上恐怕立马就会乱。

    “小段,你看是否需要我下去给他们检查下伤口!?”

    不管段成伍如何轻描淡写,尉泱这心理终归是不放心。

    这打仗她是女人帮不上忙也就算了。

    但作为一名护士,尉泱认为给队员们处理伤口还是没问题的。

    可段成伍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派尉泱下去村里给队员疗伤?

    莫说现在山下情况不能叫尉泱知晓,就算能,段成伍也不能冒这个险。

    下去一个尉泱容易,可若是因此被暗处敌人知晓山上情况,那可就麻烦大了。

    “不行小尉!你不能下去!”

    “现在不是休战在吗?我趁夜色摸下去,处理完就回来,应该没有大问题吧!”尉泱不放弃争取。

    段成伍态度坚决:“不行!绝对不行!这现在虽然是休战!但战斗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打响。你下去风险太大,一旦暴露后果不堪设想。明白吗?”

    被段成伍这般一呵斥,尉泱立马止口。

    尉泱不是个胡搅蛮缠,不讲道理的主。

    尽管时下她心理一百个想去山下帮助村里队员,但听了段成伍话后,尉泱权衡利弊,的确现在下上风险太大。

    自己一人落难没什么,关键因此连累整个山上队员那就很糟糕了。

    “行吧小段!我知道了,我不下去!”

    有了尉泱这席话,段成伍悬着的心稍稍落下。

    “小尉啊,咱们眼下情况非常紧张,山下对峙我们没办法干预,但是山上……咱一定得稳住局面。我们千万不能乱,我们若是乱了,对下面战局势必造成连锁反应。我最近可能要长时间待在山腰给村里提供观察情报,所以我不在时,这家里还得靠你多费心!”

    “嗯,这个我知道,小段,你放心,这边我会盯着,你只管去做你的事儿,大家现在情绪还算稳定。”

    尉泱当然清楚段成伍有很多谁人需要做。

    另外,安抚山上队员情绪本来就是他分内事情。

    这个不用段成伍多做提醒他也会做。

    点点头,段成伍对尉泱办事自然是没话说很放心的。

    但仔细想想,段成伍还是开口提醒道:“小尉啊,这战事随着时间推移不知道会有怎样变化,山上兄弟姐妹思想也会因此发生变化。所以作为咱们不能松懈大意。对于队员心理方面安抚,你多费点心思!”

    “我知道,我会的!”尉泱再次肯定回复:“好了,先别说这些了,你赶紧吃饭吧!”

    这光顾着讨论山上山下事宜,段成伍的面条都快泡芙了。

    可就在段成伍准备再次开动之际,山洞帘帐被人从外掀开,赵丽娜,德米相继走入。

    见到赵丽娜身影,段成伍心理立马咯噔一下。

    他这辈子还从未说见到谁紧张,可眼下见着女孩儿,段成伍心弦那是骤然绷紧。

    整个神采也是变得不自在起来。

    说是紧张,其实也不能完全说是紧张。

    确切说来,是爱段成伍的心态更多是一种回避,作则心虚的回避。

    段成伍没去树屋用餐,其目的就是为了避开赵丽娜。

    现在的段成伍还未做好面对赵丽娜准备。

    可是……有些事儿终究没法躲过。

    段成伍有意回避赵丽娜,可后者心下满是自己父亲安危情况,如何能不来找他?

    “娜娜你怎么过来了!?”知道赵丽娜心思的尉泱,也是有意将赵丽娜与段成伍支开。

    因为她明白,如果将赵丽娜,段成伍搁一屋里,后者肯定没法安心吃饭。

    赵丽娜绝对会开启连珠炮式询问方式,冲尉泱询问其父情况。

    “唉,小娜想找小段问问赵叔情况!”德米直接给出答案。

    而她这厢回答完毕,赵丽娜马上跟进发问:“小段啊,我爸他现在怎么样了?”

    最担心就是父亲安慰,赵丽娜的焦促可以理解。

    只是这茬事你叫段成伍怎么回答呢?

    一个看似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问题,却是叫段成伍难以开口。

    “小段,你怎么不说话呀?难道我爸他……”

    听得赵丽娜这般推测段成伍哪里还敢沉默。

    扬起脸,迎上赵丽娜眼睛,段成伍随即回道:“小赵,你怎么能这么想!老赵他好的很,啥事也没有!你可不能乱说啊!尤其是打仗这种时候,凡事都得往好的地方想!你千万别瞎想。”

    就这么不自主把谎言给道出了。

    赵丽娜听后,本来凝固的神色登时舒展。

    尉泱马上附和一句:“就是就是,娜娜,人小段说的没错!你啊,关心赵叔是正常的,但别老是瞎想,尤其别往坏的方面想。我早就跟你说赵叔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怎么样?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吧。”

    善意的谎言,段成伍无疑是撒了个弥天大慌,但无可否认,他这席谎话没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