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激斗尸犬群(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零三章 激斗尸犬群(十四)

    见得车辆停靠稳当,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气的王强急不可耐的就要站起身子,谁曾想还未待他动作,却闻车顶猛的向下一沉,好似是被千斤压顶一般,紧接着又是连串的重踏脚步声响起。

    “大壮!你干嘛!快给我回来!”林俊夫扯着嗓子叫了起来,而随着他的叫喝身处车内的幸存者们也终于是搞清了脑顶的人物。

    “我擦!大壮哥,他,他这是干嘛?”没有目睹过大壮独闯尸窝的王强自然不能想象前者的疯狂。

    但与之有过小队经历的胡晓东不可谓不对大壮的“无所畏惧”心生骇然。

    一滴汗水悄然顺着脸颊滑落而下,胡晓东感到了一丝不详,他急切的想要制止大壮,可还未等他开口,适才刚刚平静的尸犬又一次发动了攻击。

    毫无疑问,尸犬也是被连串攻击失败搞的一头恼火,所以眼下这突兀冒出的猎物无疑是激起了它们的血性以及发泄的火种。

    尸爪在车顶留下了数声“砰砰砰”刚劲有力的奔踏之声,顷刻车内的众人便又是感到了车身一阵剧烈的颤动。

    待得一切归于平静,幸存者们面面相觑,眼神之中皆是透出一股惊骇之色。

    “情况……怎么样?”王强的话略显颤抖,虽然他不愿承认,但其内心已是对顶上的战斗结果有了自己的判断。

    毕竟,按照常理,如果大壮挡住了尸犬的攻击,那后者至少应该被反作用力弹飞一段距离,可事实却……

    没有人回答王强的提问,不过他们每个人的脸上所露出的颓然神色已是很好的说明了一切。

    然而……正当所有人都已认定大壮惨遭横祸的时候,一声震天动地的怒喝打断了他们的思绪。

    “啊!”伴着怒吼,背脊被重疮在墙的大壮坚韧地站了起来,在其胸前两柄镰刀死死的抵在尸嘴之上。

    他的刀是经过特别打磨的,所以不同于普通的镰刀,他的这把两面开锋,异常的锋利。

    阳光下,犬人对立而峙!

    丧尸犬四脚猛扣车顶,锐利的犬牙死死咬住嘴中的镰刀!而人方的大壮同样是俯身在顶,一双后退瞪在墙壁,死命向前。

    这是一个角力的过程!谁先力竭谁就将付出生命的代价。

    不得不说尸犬的咬合力着实太强,按照大壮原先的打算,他是想即由对向的冲力,用双刀撕开尸犬的嘴巴,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此刻的镰刀就跟焊在了犬牙之上般,根本动弹不得。

    而这对大壮无疑是非常不利的,毕竟尸犬除了嘴巴还有利爪,就算没有利爪,其身上的丧尸病毒也足以要了大壮的小命。

    可大壮呢,镰刀如果不能发挥作用,那既是意味着他最后的攻击手段都没用了。

    正所谓‘得理不饶人‘,占据了上风的尸犬自然不会给大壮调整战略的机会,它要一鼓作气击溃他,撕碎他,既而分食他。

    面对如此凶悍且又不对等的战斗,寻常人怕是早已经认命放弃,等待死亡降临了。

    可大壮显然不是普通人,他与这些异变的畜生有着不共戴天的家仇。

    饶是此刻他已身处下风;饶是他只有抵挡防御之力;

    但狭路相逢,勇者胜!妻子孩子的惨死给了大壮无穷无尽的力量!

    “啊!”血红的双眼几乎快要瞪爆了出来,大壮就像一只受伤的孤狼,嘶嚎着,咆哮着,不断迸发全身的潜能与着面前色尸犬做着对抗。

    他那犹若煞神般的无谓举动当真是把厂内的林俊夫一众惊呆了,后者甚至是忘了对其组织救援,只是那般傻愣愣的站着。

    终于大壮的勇猛取得了成效,在他的蛮力推动下,原本还牢扣在顶板的尸爪开始出现的松动的迹象。

    而你要知道,车顶的钢板不似地面,它光滑的表面根本没有多少摩擦力可供尸犬利用,所以尸犬的后退之势一旦出现,便是已无扼制之势。

    情势几乎是在瞬息间发生了逆转,大壮一步一步的挺近,尸犬一步一步的后退,这就好似正义于邪恶的对战,邪或许能惩一时之威风,但倒头来终究还是得拜倒在正义的脚下。

    王强抓过身边的蛇矛,他已经受够了这种窝在车里不作为的举动。

    他顾不得和身旁的兄弟打招呼,站起身子就要朝外探头,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这头还没仰起,一团黑影却是从车顶大开的车窗坠了下来。

    “啊呀!妈呀!”突兀而下的黑影着实吓了王强一跳,他半起的身形也因此重回到了椅坐之上。待得他冷静下来着目一看,原来是一对漆黑的尸腿正奋力地凌空蹬踏着。

    “nm!真是老天有眼啊!“几乎是从坐上弹了起来,王强伸手缚住尸犬的双腿,着力就要朝下拉去。

    而恰在此时,唐小权忽然出声叫喝制止道:“强子!别把它拉下来!”

    “啊?”短暂的一愣,王强有些莫名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为什么?”

    鉴于时间紧迫,唐小权没有回复兄弟的疑问,而是兀自提起手中的菜刀照着尸犬的腹部就是一刀抡去。

    “哗啦”刀锋闪过,登时一捧血水坠淌而下,躲闪不及的王强不偏不倚被浇了个正着。

    “我擦!你tm……”王强本愈是抱怨两句,可谁曾想他这话刚说到一半,身旁的吴超又是拾起他适才匆忙丢下的蛇矛,继而一矛穿上。

    好家伙,矛落的同时,王强的脑门又是不出意外的沾上了一些不知名的粘稠之物。

    一时间,车内的众人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抱怨,大家撒气似的纷纷用着各自手里的武器,轮番照着悬在半空的犬身就是一下接一下的招呼。

    而王强的脑袋也彻底成了脏腑收集站。

    不过饶是幸存者们这般卖力的‘dps‘输出,但开启了“无敌”光环的“**”却依然无视攻击的扑腾着。

    两只前爪在车窗的边缘留下了两道深可见痕的恐怖印迹,毫无疑问,它已经被猎物的举动给激恼的出离愤怒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