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十六章 体育馆之行(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八十六章 体育馆之行(十)

    “嘿,柳哥,这四个是新来的,面给分到咱帐子来!”蔡狗子如实回复。

    从其恭敬态度看,似是比较惧怕躺地家伙。

    徐仁杰不动神色暼了提问之人一眼,男人身套背心,不算壮实,但却是一身腱子肉,看来平时也是喜好锻炼的主。

    在其两侧俩货就显单薄许多。

    不出意外,男人应该是这帐子一霸。

    否则这蔡狗子也不至于这般恭敬与其说话。

    听了蔡狗子回答,被唤作柳哥男人面色登时一沉:“面分给咱的?他妈的你是棒槌啊,你他娘的不长眼啊,你自己看看咱这帐子还他娘能塞人吗?”

    对此,蔡狗子面露无奈之色啊,心道是:面安排的,老子有啥办法?

    “唉,柳哥啊,我这也无奈,这是王馆长亲自给带来的。”

    “他带来你就得接啊,你不会说咱这已经人满了嘛!”

    “这……”无言以对,蔡狗子没法回答男人这种不讲理的提问。

    人馆长不是傻子,自个儿若是真按男人要求回答,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

    “妈的,真是晦气!!你说你们四个跑我们这儿来干什么!!这么大体育馆没地方去了!?”

    也是没想到,这刚被安排住处,就被室友不待见。

    “对不起各位,这个我们是刚刚过来投奔,没想到给各位添这么大麻烦,还请见谅!”

    胡晓东礼节性开口。

    未来终究是要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他们初来乍到,免不了需要和这几货了解体育馆情况。

    所以可以的话,还是尽量和对方搞好关系为妙。

    只是胡晓东想的好,对方却……

    “少他妈给老子废话,还见谅!?我他妈见你个大头鬼!!”不客气给胡晓东呼吁怼了回去。

    雷瞳双拳登时握起,老徐当下横挡在雷瞳身前。

    对付面前几个家伙易如反掌,但真把对方打了……惹出乱子不好收拾。

    队伍最终是要离开的,所以时下能不和对方冲突就不和对方冲突。

    “不好意思柳哥,被分配到这儿我们而是没办法,这是王馆长意思,我们……”

    “咋地!你他娘这是拿王馆长吓唬老子是吧?”眉尖一挑,柳哥蹭的从地铺站了起来。

    不用说,这货也是个暴脾气。

    只不过他显然他这股气是撒错了对象。

    帐篷之内,他对付原来室友或许很强势。

    可雷瞳,徐仁杰,胡晓东,三人随便哪个搞死他……易如反掌。

    好在老徐他们现在不想搞事,所以柳哥的莽撞行为倒是还算安全。

    “柳哥你看你这话说的,我们绝对没这个意思。我们几个初来乍到,啥都不懂,日后还得仰仗柳哥您多给指点。至于这住宿安排实在我不是我们能左右的,还请柳哥见谅!”老徐态度依然良好。

    他是真心不想跟对方交恶。

    主要是实在没那个必要,他只想安安稳稳低调帮己方队员寻找下家属亲人。

    至于其它,能忍则忍。

    “你他妈给老子讲毛的大道理,我告诉你,老子这里……”

    “柳哥,柳哥!”男人正值暴怒之际,旁边一贼眉鼠眼男凑前在柳哥耳际低声耳语几句。

    一看贼眉鼠眼男溜溜转动眼睛就不是啥好东西。

    不用说这货肯定是在给男人说道啥坏主意。

    果不其然,在贼眉鼠眼男说道完毕,这柳哥本来暴怒的面色稍稍好转。

    后者微眯眼睛,不断在四人组身打量。

    完罢,摩挲了几下牙齿,冷哼一声道:“今天看在王馆长面,老子就不跟你们一般计较。不过你们住下可以,但是有些规矩,老子必须得给你们讲清!!”

    “呵呵,柳哥请说,不知道有啥规矩?”老徐跟进询问。

    柳哥唇角露出丝阴毒:“这规矩嘛,第一,你们住在这儿就得听老子指挥!第二,面分发下来物资,一半交给我!第三,这屋里卫生你们得负责!第四,他娘的别给老子在外惹事!怎么样?听明白没有?”

    这哪里是规矩,这根就是压榨。

    不过老徐想都没想,满口答应:“没问题柳哥,一切听你吩咐!”

    这句话柳哥听的舒坦,他也是没想到来人看起来挺壮实,没想到这么软蛋。

    适才不想叫对方住在帐内,就是怕老徐等人抢了他的场子。

    现在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眼前几个家伙就是典型的外强中干。

    既是如此,留下他们,顺便为自己所用,何乐不为呢?

    柳哥小算盘打的好,可惜他如何能够想到,自己今日的大意注定日后给自己埋坑。

    “柳哥,这样,咱们可以住下了吗”老徐现在的说话听着叫人憋屈。

    以他们四人组能力摆平屋里几个菜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这也就是没把魏大壮带来,如果魏大壮在身边,眼下柳哥,蔡狗子等人估计已经被整成猪头了。

    “住下吧!老子今天就卖王馆长一个面子!”得了便宜还卖乖,这柳哥说话真是不要脸。

    这今天老徐等人若真的被其赶出,或者去跟王馆长道明实情,可以肯定,柳哥嘴脸绝对大变,反正没眼下嚣张。

    “多谢柳哥,多谢柳哥!”老徐道谢。

    柳哥在道了句“记住老子给你们立的规矩”后,便是兀自坐下。

    得到了帐篷老大首肯,老徐招呼队员铺陈床铺。

    打开包裹,取出内里被褥。

    老徐找到了块空地铺下。

    而就在他这边刚刚铺好,准备动手拿去其它生活物资时,突然蔡狗子呵斥一句:“哎哟我去,那个谁,黑皮,你干啥呢!?”

    侧目扭脸,老徐在队员中扫了眼,随即落目在雷瞳身。

    他手里正从地拿起个脸盆。

    知道对方是在说自己,可对方唤叫自己黑皮……这叫雷瞳有点火。

    “这个挡着地儿了,我没地方铺床,往那儿挪一下!”雷瞳回道。

    闻言,蔡狗子唇角一撇:“哟呵,你还有理了是吧!没地方铺你他娘的就被铺,动老子东西,谁允许你动的?”

    “这位兄弟,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吧。这帐篷这么大空间,我们四个人,动一下脸盆问题不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