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丈八蛇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十五章 丈八蛇矛

    死尸上盖着床厚实的被褥,但即便如此,还是无法遮掩它那腥腐的恶臭。

    唐小权捏着鼻子,额头紧皱地伸手撩开了被褥的一角。

    好家伙,顿时一股难忍的恶臭便是朝他袭来,令得他当场便是干呕了起来。

    片刻的平复,唐小权起身走进浴室,从中取出了条湿巾,将之绑在了面上,算作简易的防臭罩。

    虽然防臭罩并不能完全阻隔恶臭的侵袭,但有总聊胜于无,至少他现在不再似刚才那般有做呕的迹象。

    有了抵御恶臭的措施,唐小权再次俯下身子,然后……操着两双套着皮套的手掌,开始在死尸身上胡乱地摸索了起来。

    相较于在玄关这边为着死尸安静做着“按摩”的唐小权而言,窝在厨房里的王强则是显得忙碌了许多。

    他在干嘛?他在做东西。

    做什么东西?能够爆烂丧尸脑袋的东西。

    俗话说板砖在手,天下我有,王强一直寻思着弄把趁手的武器来对付丧尸。

    而在有了上次对敌丧尸的经验后,他的这个念想就更为强烈了。

    并且为了此事,他也是经过了番相当仔细的考量。

    首先,对付丧尸头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距离。

    距离丧尸越远,便意味着你越安全。

    所以王强选择了拖把,这玩意有着将近1米5的长度,在如此长的距离下,相信任何一只丧尸都无法触及到他的身体,从而危及他的生命。

    而解决完距离的问题,还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在战斗中避免武器卡在丧尸身体部位的问题。

    毕竟在上次的对战中,王强就险些因为刀刃欠在尸脑中,而险些丢了性命。

    对此王强也是早早想好了解决之道。

    他先是用果刀将退去拖把头的柄干削至尖头。然后又用封箱带为其绑缚了两把尖刀,最后为了保证尖刀在使用过程中不至于脱落,他还特地绕了几圈铁丝,以做固定之用。

    待得做完这一切,王强已然是汗透了衣襟,成了水人,不过饶是如此,看着横摆于地的杰作,他还是满意地露出了死笑容。

    抓起武器,王强在手里掂了两下,他能明显感觉到其重量较之球棒要少了许多。

    这也即是说,在同等使用的情况下,这把自制武器所需消耗的力量,比之球棒同样也会少上许多。

    而毋庸置疑,在面对丧尸的战斗中,或许就是这多出的丁点力量,就能在生存存亡之际救你一命。

    起身舞了两下武器,王强异常臭屁的摆了几个飞爷的造型。

    末了他还恬不知耻的为着这把他平生第一件diy武器取了个霸气十足的名字,

    名曰:丈八蛇矛!!

    简单将地上的狼藉收拾妥当,王强提着长矛,拖着步子,慵懒的行出了厨房。

    俗理云:人会因为过分专注一件事儿而忽略周遭的事儿,王强便是如此。

    由于适才全身心投放在伟大的创造事业上,神经紧绷的他,全然忘我,完全没有感觉到疲惫。

    然而此刻,当一切搞定,松弛下来之后,那股深入骨髓的倦怠,顷刻便是袭满了他的全身。

    随意地摸了摸鼻子,王强眉头不由微皱,他隐约嗅到空气中有股令人作呕的气味。

    他下意识的伸手挡在鼻前,然后缓缓抬起了头来。

    “我操!”一身惊叫,王强本能的便是朝后退了两步,继而手中的丈八蛇矛也是在第一时间被他横在了胸前。

    也难怪他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因为就在他抬头的霎那,一个头戴面罩,沾染着混血碎肉的年轻人刚好出现在了他的眼眸之中。

    那么此人是谁呢?无疑,正是将将结束死尸“按摩”工作的唐小权。

    唐小权此刻同样也是被王强吓了一跳,后者浑身浸透,恍若水人,加之横在胸前的那把怪异武器,让唐小权怎么看怎么觉着对方像个非洲的土著。

    “你是?”几乎同一时间二人抛出了心中的疑问。

    “是你!”然后又是几乎同一时间各自做出了回复。

    王强扭脸深吸了口气,他放下横在胸前的武器,然后低声喝道:“我说,你y搞毛飞机啊!玩cosplay啊!你tm知不知道老子差点把你捅了啊!”

    王强此话倒非是虎呵唐小权,适才若不是后者及时出声,他怕是真的会一矛捅穿对方的脑壳。

    “呃~”讪笑着摸了摸脑袋,唐小权也意识到自个儿这幅造型确实有些另类,所以面对王强的斥责也不好反驳什么。

    可王强却是越看越觉着心疑,当下他不禁继续追问道:“你y该不会是搞了那个死尸吧?”

    肯定的点点头,唐小权的眼眸突然放亮了几分。

    无语,相当的无语,王强伸手扶在额前,原地转了两圈后方才开口道:“你tm脑袋被驴踢啦,没事你去弄那死尸做毛?鬼知道那玩意传不传染!你说,万一你被传染了咋办?”

    没有料到王强的反应会是那么大,不过瞧着对面兄弟那副愤慨的模样,唐小权的心下却是流淌过一股暖流。

    毕竟,末世之下,人心难料,饶是亲人家属都有可能为了丁点物资大打出手。

    而从适才王强口中的那番话来看,他们友情没有变,虽然后者的表达方式略显粗鲁,但眸中不经意透出的那抹真挚,还是不会骗人的。

    微笑着伸出了手掌,唐小权捋了捋其上的手套,含笑道:“放心吧,强子,我做了完全的防护,不会有事的。”

    王强眉间一挑,显然是不以为意,他冷哼一声接着道:“我不管你做没做防护,我就问你一句,你没鸟事碰那畜生做什么?”

    “这个嘛~”意味深长的拉长了音调,唐小权露出丝诡异的笑容:“我是在为接下来的行动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