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十七章 体育馆之行(二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九十七章 体育馆之行(二十一)

    王馆长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弄的老徐有些呆愣。

    当然咯,老徐还没傻到去信王馆长的屁话。

    只是王馆长适才说话口气及态度较之过往完全不同。

    老徐清楚记得中午王馆长给己方几人安排帐篷时嘴脸,那架势简直就是一方霸主,压根不给老徐他们好脸色。

    不仅不给好脸,还整了一通威胁恐吓之言。

    可刚才……王馆长态度委实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反正给老徐感觉,对方似乎隐隐有种讨好自己意思。

    也正是因为此,老徐才觉着莫名其妙。

    他可不会天真认为王馆长需要讨好自己。

    他徐仁杰就是个醒来的,在此地无权无势,人生地不熟,不论从哪方面王馆长都必要跟自己低三下四。

    相反王馆长的反常更加是叫老徐觉着事情不对劲。

    只是看对方态度,想靠询问了解实情那是没指望了。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

    屋外的天色也在百无聊赖中渐渐驱暗。

    胡晓东,唐小权,雷瞳,待在帐内并不自在。

    一方面,跟柳哥,蔡狗子这些人同处一个屋檐下本身就很晦气。

    对方四人又以为胡晓东一行人是软柿子,时不时就招呼吩咐两句叫他们做这做那。

    这胡晓东等人真要是软柿子被蔡狗子,柳哥招呼也就算了。

    但问题他们不是,所以……

    另一方面,唐倩的下落不明,老徐的莫名被遣走,这两件事都是叫帐内三人担心不已。

    唐倩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己方为什么没能在其纸条给出位置找到她。

    王馆长突然带老徐出去又为了什么?

    所有这些都在侵袭胡晓东等人心绪。

    只是唐小权时下脑中相的都是自己妹妹。

    他无疑是队伍里最心烦意乱一个。

    种种念头想法就跟是决堤的洪水不断在脑中冲击。

    相的太多,唐小权只觉脑袋生疼。

    探手伸进口袋,唐小权摸出纸条。

    看着纸条上熟悉的字体,唐小权感慨万千!

    妹妹啊!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哥哥来了,哥哥来找你了!你到底在哪儿啊!?

    “唉,那个小子,你手里看啥呢!?”帐内响起柳哥声音。

    唐小权注意力全在自我思绪中,哪里会在意外界声音。

    所以很自然,柳哥的询问被无视了。

    这种事,你叫柳哥面子往哪儿搁。

    不过既然是帐内老大,像这种出头事情自然有马仔替他出头。

    而柳哥马仔中就属这蔡狗子最会溜须拍马,要不也不会被人唤作狗子。

    这年头能够唤作狗的人,哪个不是阿谀奉承,拍马高手?

    双眸一瞪,蔡狗子当下喝道:“他妈的,柳哥给你说话你当放屁呢?问你看啥你装傻犊子!?”

    蔡狗子这般提声一喝,唐小权终于是后知后觉扬起脑袋。

    他这茫然迎向蔡狗子的目光,被对方误读成了一种挑衅。

    敢挑衅?这还了得?

    蔡狗子刺溜从床铺跳了起来,完了径直冲到唐小权跟前,完了一把从其手里夺过纸条。

    “你还给我!!”那是自己妹妹唯一笔记和线索,也是唐小权身边仅存妹妹物件。

    所以于他而言其意义是十分重要的。

    唐小权的突然暴走,也是把蔡狗子吓了一跳。

    似蔡狗子这类人,他们素来欺软怕硬,外强中干。

    你这一硬,他那头就软。

    唐小权什么人呢?虽然跟雷瞳,胡晓东比,他真算不得什么。

    但好歹也是在末世大风大浪里逃过难的,比之躲在高墙体育馆内,靠着部队保护蔡狗子,唐小权无疑要强太多。

    旁的不说,光是那股子气势,就绝对不是蔡狗子这种人能有的。

    也是没想到唐小权会敢呵斥自己,蔡狗子几乎是下意识朝后退了两步。

    他这一退,顿觉面上无光。

    不过这次不用蔡狗子再行出头,自己狗腿子被人呵斥,柳哥看不下去了。

    刚才自个儿问话就被对面人无视,现在自个儿手下也被对面人呵斥,这种事儿他若是再不出来说道说道,对面几位还不翻天啊!

    “哟,怎么着!?他娘的想造反呐!”给出这么一句不痛不痒话语。

    在柳哥看,自己这已经是够范儿了。

    至少这话落在蔡狗子人耳里,那绝对服帖不敢再行作乱。

    没办法,柳哥身子板在那儿,这年头拳头是最好说话工具,他们加起来不是柳哥对手,自然不敢造次。

    可问题,不管是唐小权,胡晓东还是雷瞳那都不是好惹的主。

    雷瞳作势就要给唐小权出头。

    他已经憋了许久,加上因为徐仁杰被叫走,唐倩下落不明两件事儿弄的他心烦意乱,气火没处消。

    这蔡狗子,柳哥偏偏在这个时候想骑他们头上拉屎。

    雷瞳也是个暴脾气,对方把唐小权手里唯一关乎妹妹讯息纸条给抢了,这种事儿他忍不了了。

    胡晓东觉察除了自个儿身边雷瞳气息上的变化。

    这要是任由雷瞳暴走,那屋里几人恐怕都没好果子吃。

    关键时候,胡晓东还算理智,他没忘记老徐一再嘱咐他们的话。

    咱过来是寻亲的,其它事情务必低调。

    探手按住雷瞳攒紧的胳膊,随即胡晓东开口道“柳哥,蔡兄弟,我们不想找麻烦,你手里那张纸对我兄弟很重要,那是她妹妹唯一东西。希望你能还给他。不然弄起来对你对我,对咱们大家都没好处。”

    不卑不亢,有礼有节。

    胡晓东很清楚把己方态度表明出来。

    听罢胡晓东这席言论对面四人不约而同阴历面色。

    柳哥冷哼一声:“怎么?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威胁?要不是在体育馆,老子早就打到你跪地唱征服了。

    胡晓东还从未像现在这样想去暴揍一个人。

    可是现在情况不容许他这么做。

    但是胡晓东也不想就这么一次又一次被对方践踏,尤其是在自家兄弟唐小权事情上。

    年轻人已经为妹妹事儿承受了太多,现在对方把他妹妹仅存东西夺走,这种事儿……做兄弟的怎么也得帮他说道说道。

    目光微微凝聚,胡晓东紧接是低沉嗓音道:“柳哥,一张纸而已,对你来说,他没什么作用,对我兄弟那就是个念想,希望你能还他。还是那句话,咱兄弟几个不想惹事,但也绝对不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