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一章 体育馆之行(二十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千零一章 体育馆之行(二十五)

    经过“纸条”冲突后,现在老徐他们帐篷气氛有些压抑。

    虽然胡晓东等人与柳哥他们,因为柳哥退让,事态得到了平息。

    但明眼人都能看出,这种平息不过是表面上的。

    胡晓东等人可以不在意此事。

    可这柳哥可不能当这事儿没发生过。

    正所谓有一就有二,眼下几人既然敢为了一张纸条跟自己划下道来叫板,那保不齐后面还会找机会**。

    他们现在不搞事儿,多半是初来乍到,不敢太过分。

    但时间久了,熟悉此地后,一切可就不好说了。

    柳哥不是傻子,他很清楚,能在外面活到现在的主肯定不是啥善茬。

    之前他还没有太过在意,现在看来,自己严重低估了面前人能耐。

    地位受到威胁的柳哥自然不会纵容四人组这样“嚣张”下去。

    他必须趁对方没有“壮大”起来前,给予对方必要打击。

    柳哥这厢正想着怎么打压四人组,不曾想,就听外面传来高喝之声:“打饭了!打饭了!”

    外面人嗓门很大,身处帐内胡晓东听的清楚。

    雷瞳掀开帐子朝外瞅了眼,但见一个女人推着个餐车正在招呼。

    “是饭来了!”雷瞳随口道了句。

    胡晓东当下取过饭缸:“雷子,你在这盯着,我过去看看。”

    说着话,胡晓东便是站起身。

    可不等胡晓东做出更进一步动作。

    身后柳哥喝了句:“你们干什么啊!?”

    莫名转过脑袋,胡晓东摇摇手里饭缸,理所当然道:“哦,饭来了,我去打饭!”

    “打饭!?看来你是忘了来时跟你们说的规矩了啊!”

    柳哥话音落下,马上落目蔡狗子身上。

    蔡狗子多聪明一人啊,见得柳哥瞅自己,立马明白老大再给自己下指示。

    身为一条狗,蔡狗子很有狗的觉悟。

    主子既然给了指示,他自当为主子犬吠上两声。

    “柳哥之前就给你们说过,所有物资啥的由我们统一分配!赶紧的,把饭缸给我,你们老实待着,我们去打!”

    说完,蔡狗子便是探出手掌。

    说真的,就蔡狗子说话口气动作,真是叫胡晓东看不顺眼。

    要不是看在这是在体育馆不好乱来,他妥妥要给蔡狗子“哈赛”一顿。

    但是现在嘛刚刚跟对方闹过不愉快,胡晓东不想把双方关系弄的太僵。

    退一步海阔天空,他没二话把手里缸子交了出去。

    “算你小子识相!”拿到饭缸的蔡狗子还不忘嘚瑟两句。

    没办法,之前己方被对方怼得,叫他心理很是不舒服。

    现在逮到机会可不得好好发泄一下。

    “好了好了,赶紧去打饭,老子他娘的饿了!”

    蔡狗子在那儿嘚瑟,柳哥可是看不下去了。

    他是想给对面三个一点下马威,但经过之前事情,柳哥心理还是很忌惮胡晓东等人的。

    他知道,真要打起来,己方这边四个绝对捞不到好处。

    所以这下马威要给,但绝对不能过量。

    他的目的只是想叫对方明白,谁才是这个帐子的主!

    只可惜手下蔡狗子平日里狗仗人势惯了,压根不能领会柳哥深意,习惯性的在那耀武扬威。

    你说就蔡狗子这种猪队友行为柳哥能纵容吗?

    以前,蔡狗子这么干,他柳哥能摆平,倒是无所谓。

    可压下面前几人,柳哥没这份底气。

    所以厉声催促蔡狗子赶紧滚蛋打饭。

    老大发话了,蔡狗子还能说啥呢?

    讪笑两声,领着帐内另外两弟兄各持饭缸行出了帐篷。

    这被人支配的感觉委实叫人憋屈。

    胡晓东拍拍恼火雷瞳,示意他冷静点。

    过了差不多几分钟,去打饭的蔡狗子等人回来了。

    手里每人都端着饭缸。

    进入后,胡晓东伸手想去取己方几人饭缸,但却被蔡狗子无视略过了。

    “呵呵,老大,这饭打回来了!”

    将饭缸搁在柳哥面前。

    柳哥看了眼胡晓东等人,对面不出意外也是望着他。

    柳哥随即把手一摆:“蔡狗子,来,把这饭给弟兄们分了。”

    “唉,好嘞!”蔡狗子轻应一嗓。

    完了,先见分装的稀饭合规一处。

    之后,摆定四个空饭缸,依序朝内倾倒。

    倾倒完毕,手指饭缸冲胡晓东吩咐一句:“呐,这是你们的,拿去!”

    闻言,胡晓东取过近前一看。

    好嘛,本来就是洪湖水浪打浪的稀饭,眼下给蔡狗子这么“平均”一分,哪里还有半点米粒,只剩下粘稠的稀水。

    “喂!你们这什么意思啊!?”雷瞳可没胡晓东那么好脾气,他见了对方递过稀水,当即质问。

    扬起眉毛,蔡狗子冷笑一声:“什么叫我们什么意思?你这什么意思?”

    “你们这分装的全是水?这未免有点太过分了吧!”雷瞳继续质问。

    “过分?”似是听了好笑笑话,蔡狗子“哈哈”笑道:“哈哈,过分?小子,我看你是忘了咱之前约定的事儿了吧。”

    “别给我扯那些,之前说你们分配物资,说好的是一半,你们现在这是一半吗?你们不要欺人太甚啊!”雷瞳语气开始变的强硬,他发现跟垃圾讲道理是他娘没用的。

    他已经不想再做无意义退让了。

    雷瞳一发狠,那气势自是不用说。

    被其咄咄逼人气势一弄,蔡狗子心理也是犯怵。

    不过似他这样狗腿子从来都是急先锋,老大没叫退,他就不会退。

    “欺人太甚!?老子有欺负你?妈的,给你分的不是一般吗?再说了老子今天就欺负你又怎么啊!?”

    这句话彻底点燃了雷瞳火气。

    本来今天各种不顺就让他憋着一肚子气,蔡狗子这算是点着炮筒子了。

    雷瞳蹭的从位上站了起来。

    他这一起来,蔡狗子也是几乎同一时间朝后撤步。

    撤步同时绊倒床铺,显现栽倒在地。

    相当丢人场面,蔡狗子也觉面上挂不住。

    当下抬起手,强自镇定:“哟,哟,咋的,你想干啥,想造反吗?妈的,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帐子!你当我们柳哥不存在啊!”

    这锅甩的真是恰到好处。

    别说雷瞳想揍蔡狗子,时下饶是柳哥都想给蔡狗子按地上好好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