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三章 体育馆之行(二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千零三章 体育馆之行(二十七)

    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这柳哥面上也不带害臊。

    可他也是没办法,这个节骨眼,不这么说还能咋说。

    总不能当着王馆长面还在那装逼跟人下马威吧,那不是找死是啥。

    “还有我告诉你们几个,老徐现在已经被军队方面正式委任稽查管理队队员,以后就分管咱这二层建筑。你们要是搞事儿,不用我找你们麻烦,老徐头一个不会放过你们。话就给你们说这么多,具体你们自己掂量。”

    很随意道了这么一句,可王馆长此言落在柳哥,蔡狗子等人耳里,却是犹若重锤敲击。

    本来一个王馆长就已经够柳哥他们喝一壶的了。

    但没想到眼下又给整出这么一个重磅消息。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柳哥怔怔望着对面徐仁杰。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个刚刚从外面进来幸存者,竟然就这么给安排到督查管理队去了。

    这督查管理队什么组织啊!?那可是体育馆绝对实权组织,管理着馆内全部幸存者日常起居。

    那是所有馆内幸存者削尖脑袋都想去的地方。

    在此地幸存者都清楚,在这个儿地界有两种人不能得罪。

    一个是军方的人;还一个就是稽查管理队。

    这两个队伍里人员,无论得罪那一方,都不会有好下场。

    特别是稽查管理队,他们整人手段……令人发指!

    “好了,该说的就这些,你们也都是聪明人,以后该怎么做,我想你们能明白!”

    道完,王馆长转而望向胡晓东等人。

    “呵呵,几位兄弟,你们是老徐兄弟,以后就是我老王兄弟,要是遇上事儿,或者谁给你们找不自在,别客气,只管给我说。只要在我地头,我绝对叫他没好果子吃!!”

    这话是对说的不言而喻。

    柳哥,蔡狗子登时是跟霜打的白菜蔫了秧。

    而胡晓东,雷瞳呢,却是并未因为王馆长的“义气”感动,相反觉着很是恶心。

    还能比王馆长更不要脸的吗?他这大腿添的还能在露骨点嘛。

    不过王馆长这么“识趣”,胡晓东自然得给人点面子。

    毕竟,在这儿多一个“兄弟”终归好办事。

    “唉,王馆长你这太客气了。你这样……咱兄弟几个初来乍到,何德何能,以后还得多仰仗王馆长帮忙。”

    “哈哈,哪里哪里,以后大家都是兄弟,有啥事儿言语就好!好了,我这边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我这还有别的事,先走一步!老徐,咱们回见!”

    “好,好!王馆长你慢走,咱们回见!”摆手送别王馆长。

    老徐目光挪回帐内。

    应时,帐内气氛显得很是尴尬。

    当然这尴尬方自然和胡晓东等人没有关系。

    老天无疑是给柳哥一方开了玩笑。

    这柳哥好容易下定决心要给对面几人好好来点威势,叫对方明白这帐子谁是主子,谁说话好使,该听睡得。

    不曾想,剧情翻转太快,转眼功夫整出个老徐被认命为督查管理组成员,而且还就分派管理二层。

    你说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嘛。

    面对这个情况,柳哥思路清晰,他知道绝对不能叫老徐知道适才发生事情。

    或者说,在对方了解实情前,赶紧是尽可能溜须拍马表明态度。

    “呵呵呵~”连笑数声,柳哥那谄媚的笑声落在人耳叫人头皮发麻。

    不过他后面的话才是真正的不要脸。

    “徐哥,哎哟,徐哥,恭喜徐哥加入督查管理组。见着徐哥你第一面我就觉着有贵人像。你看看,这才多长时间,果不其然,徐哥就被委以重任。唉,徐哥你这急如督查管理组,我们这帐子都连带着蓬荜生辉。咱哥们走出去,那也跟着沾光啊!徐哥,刚才王馆长也说了,以后有啥事,馆内有他,咱哥几个没啥身份,但徐哥只要看得起,有需要招呼就好,哥几个保证鞍前马后,不待含糊。”

    “没错没错!徐哥啊,这以后你叫我向前,我绝不向后,你指东,我绝不去西。我蔡狗子听你调遣安排。”

    老徐冷眸扫过二人,没有说话。

    他不说话,胡晓东却是笑眯眯来了句:“蔡兄弟,柳哥,我想问下,那个饭的问题,我们该怎么解决啊!?”

    “呃……这个……”被胡晓东点到关键,柳哥,蔡狗子双双哑口。

    这真是装逼不成,反逐把米。

    “怎么?是觉着我们在有意刁难?”胡晓东邪笑追问。

    老徐垂目在地上几个饭缸,看见内里清哗哗的稀水登时明白了一切。

    不过他没有点名,而是明知故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一看老徐手指地上饭缸,柳哥赶紧是插口岔开道:“来来,都是兄弟,还说啥见外话,有饭大家分着吃嘛。蔡狗子,你还傻愣着做什么?赶紧把饭给分了啊!”

    这个节骨眼听到柳哥招呼自己做事,蔡狗子心理犹若一万头曹尼玛飘过。

    这本来就是吃力不讨好,遭罪的事儿,柳哥这是把屎盆子往老子身上耍啊!

    蔡狗子也不是完全没脑子,至少他明白这个时候被安排这个事儿,等于是柳哥在告诉徐仁杰,之前分饭是蔡狗子做的,跟他没关系。

    不过不管柳哥怎么甩锅,雷瞳都没兴趣搭理。

    他直接上前把对面四人脚下饭缸全都撸过来了。

    完了,朝己方座下一搁:“来,小胡,老徐,权子,咱们吃饭!”

    相继座下,老徐等人就这么捧着饭缸开吃。

    旁边,柳哥,蔡狗子四个人,八只眼干巴巴望着几人。

    挤兑人,气人有时候并不一定非要动用武力。

    雷瞳这不就是为了气柳哥,蔡狗子等人,愣是把一碗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稀水稀饭喝出了气吞山河的气势。

    几饭缸的稀饭,老徐等人喝的那叫一个干净。

    直到最后,他们是连一滴稀水都没留给柳哥等人。

    对付这样趋炎附势,不要脸之徒,根本就没必要给他面子。

    之前忍他们是无奈之举,现在既然老徐有了督查管理这样牛逼身份,那折腾整治帐篷内几个无耻小徒那还不是随便甩甩的事儿。js3v3